2016年10月14日 星期五

人皆可殺

以相同的角色,串連起超過一個獨立故事,使之成系列,據沈西城文章介紹,在日本稱之為「連作小說」。以這種寫法,基本上除了用來作串連的主角外,人皆可殺。

從前的小說及漫畫作者,沒有所謂「連作」的概念,通常是大量創作新的人物,寫成獨立的故事;偶然遇上靈感,覺得人物還可發揮時,才再寫下去,否則小說可能一期已完結,又或者寫了三幾個故事後便不會繼續,又再構思全新的角色,創作新的故事。

在「連作小說」中的非主要角色,在創作者眼中猶如工具,用以在不同的「當下」營造故事性,反而讀者投入閱讀,對二三線角色亦產生了感情,便會對作者處理角色的決絕,大惑不解。

「衛斯理故事」中,傑克上校是大家熟悉的配角,怎料到在一個不算很著名的短篇之後,竟然便被倪匡收拾了;他的繼任者黃堂,也是失驚無神的,說掉職便掉了職。木道人陸小鳳的老友,是個很可以發揮的正派角色,但爾後的故事中,居然成了一個邪派大對頭,這一點,我相信古龍在角色誕生之初,是沒有預計過的。

和朋友談起上官小寶筆下的港漫「李小龍」,他們很多都在相當早期時已經停止購買,但有一段發生在美國唐人街的故事,卻是看過的讀者人人不能忘懷的───在一場打鬥中,在一班連名字都沒有的閒角攻擊下,竟然有三個知名度不低的角色同時陣亡了!雖事後得知,情節意念應是出自公司的編劇團隊,但也要主筆本身接受得到及畫得下手才行吧。


新派的小說及漫畫,襲用日本製作模式,一開始已構想定了故事是短篇抑或長線,並對每個角色的過去及未來有了一定的設計。從前的故事中,歹角改邪歸正的情節可以寫得較熱血,因為作者本來就沒預料那歹角會變成好人,前期描寫之時極盡負面之能事,所以前後對比較大,亦能令讀者始料不及;新派故事中,主角的一些對手,作者編寫之時已知道───很多時連讀者在他們初登場時也已經看出───他們最後會與主角站在同一陣線的,故事的張力和戲味便隨之削弱。

至於新派故事中的角色,既然構想之時已有既定作用才會存在,當然不會出現突兀消失的情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