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7日 星期六

雷同

剛看完一本奇情小說,把它信手插回書架上同類型書本中時,發現旁邊的那本書名為「死亡鑽戒」。那不是我剛看完的那本小說中,對那標的物鑽戒所作的形容?拿出架上那書來一翻,一比較,根本就是同一個故事!

基本上除了一本書中男女主角名叫唐納蓮娜,另一書中名叫羅傑安娜,及一本書分為 15 回而另一本書分為 34 回外,內容應是完全一樣的。

我剛看完的那本,書名「鑽戒上的黑名單」,是「飛天狐唐納奇行錄」之一,作者白蘋,香港「黑貓出版社」在 1969 年 11 月初版,定價 HK$ 2.5;另一本早在我的書架上,我卻記不清楚曾否看過的,名「死亡鑽戒」,是「金蝙蝠羅傑故事之三」,作者馮嘉,香港「宏安出版社」印行,定價 HK$ 2.6,其它出版資料不詳。

這樣的情況,當中自然有詐,不過箇中故事如何,事發經年,便耐人尋味了。

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統一格式

Blog 友留言,約略旁及文章格式一致性的問題。這方面,我亦有些執著,希望寫東西時,處理手法不會時時變動,例如知有「什麼」和「甚麼」兩種寫法,便早就選定其一,以後沿用。

像「什麼」這樣用得頻繁的詞彙,容易記得,但有少用者如廣東話口語中的「幫趁」,上次二選一時是揀了「幫趁」還是「幫襯」,便要翻舊案才能肯定了。


少時堅持正統,長大了懂得妥協,所以現在分成「那裡」和「哪裡」有助更清晰溝通,也不會要求非劃一用回「那」不可了。假若堅守傳統至極,從前也只一個「他」字走天下,何來他/她/牠/它的區分?

近年中文文章中的書名等,多採用書名號《》;我幫忙別人的書本,編輯多亦如此指示,但我自己寫東西,仍然一律只用單引號「」和雙引號『』。有些例子像「我和他是在『藍血人』事件中認識的」一句話,言者無心特定指明「藍血人」是一本書、一件事、一個檔案還是一種特別人種,作者亦無必要寫明,採用引號,含含糊糊,大家都看得明白;若是書名便要用書名號,其它情況便用引號,即要迫作者在這裡搞清搞楚,我認為反而不佳。

2017年6月15日 星期四

十大之外


終於,經過足足三年半的掙扎,昨天,把「它」擠到「十大」之外了!

───「它」是 2013 年 11 月 1 日下午 1:00 刊出,「龍之天地」在 Blogspot 這個新平台上的第一篇真正網誌,名為「新地盤第一擊」!

舊日在 Yahoo Blog,「龍之天地」中的網誌也是寫得不好,不過那平台互動性較強,加上積聚了一些好友,定時到訪,令到部落格的瀏覽量可以維持在不太叫人羞愧的水平。到了 Blogspot 這裡後,絕對不敢回望過去跟昔日比較了。

就在 Blogspot 這新地盤開張之時,借助舊地盤的「餘威」,進行宣傳,所以一開始時寫的東西,瀏覽數字也不錯,但以後,便無以為繼。這篇「新地盤第一擊」那時候借勢成為了瀏覽量排名的「十大」之列,之後的三年多,它仍是「十大」之一,即是在其後所寫的東西,沒勢可借時,憑實際的吸引力的話,都不足以取得那麼高的瀏覽數字。這個赤裸裸的事實,真是殘酷得可怕!

但若是只維持著舊成績,不斷重提舊事來烘托自己是如何威風、如何利害的話,更是可哀。所以,每當有朋友談及多個世紀前那次寫作比賽的獎項,都很不好意思,急急把話題轉換了。

2017年6月14日 星期三

雨中的巴士


平時乘搭上班的那幾道巴士,到達最近我家的中途站時,大約是在 20 分、40 分及 50 分至 55 分左右;有時去到車站,見自己「幸運地」排了頭位,便知道應該剛走了一道車。

下雨天時,預算時間又是另一番考慮,我預計 40 分出現的車,往往早到。下雨時也許巴士會駕駛得慢些小心些,但同時選擇乘巴士的人又可能少了,變成在之前的中途站,上落客的時間短了,到達我等待位置時,反而比平常更早。

有次我到車站時,是 28 分,自以為時間預得很鬆動,居然有班巴士剛到了!到底那是遲到了的 20 分車,還是早到了的 40分車呢?我至今都不知道,只知道我若如往常時間才到達,也許便要在雨中乾等十多二十分鐘了。

2017年6月13日 星期二

中英夾雜


近年幫手校對的書本,很多都是中英夾雜的。遇上中文內容是直排的時候,加插其中的英文詞彙及字母,便會變成不同方向,於是出來的放果,看也不好看,讀也不好讀。

過上年份、數字時,現今世代,時興採用阿拉伯數字;在中國內地,規範用法也是如此,不過現在大陸出版的書標準是橫排的,所以反而不成問題,而在香港,許多書本內容仍是直排的,當頻密地加入數字、字母,橫橫直直的,礙眼之至。

我個人喜好,如無特別原因,盡量漢化,但又不是徑用真正傳統規格。例如我會取「二○一七年」而捨「二零一七年」,會取「第三九二頁」而捨「第三百九十二頁」,以便閱讀者汲取訊息。

有個情況,多次見到,都是在律師樓的卡片上,不知是否行規:卡片兩面,一中一英,英文那面電話號碼全用阿拉伯數字,這不會有人有異議;中文那面電話號碼卻全漢化,像成了「九八七六九八七六」之類,我覺得這種寫法,令人閱讀後不易記得住,堅持守舊至此,真不可解。

2017年6月12日 星期一

廣告有瑕

從前修讀關於廣告製作,教材強調導演的要求會很嚴格,甚至超過電影,因為廣告一般只 30 秒鐘長,但播放頻密,就算只是小瑕疵,觀眾多次重看之下,也必會被發現。

記得有個陳百強的歌曲 MV,畫面上主角和女孩子對望交談,本來想插進西裝口袋中的手,卻沒有一下成功,要再做一次才把手插進袋內;主角臉上不動聲色,但之後我看那 MV 到該段落時,目光焦點便再也離不過那個口袋了。

有一個「金象米」的廣告,經過一段時間,原來仍在播放。

廣告拍得不錯,不過當我看到臨尾的鏡頭,見男女主角裝作大口在扒飯,但基本上都沒把飯吃進口內後,一直耿耿於懷。雖然演員的表情也算「交足功課」,但整個廣告都給我一個不認真的感覺了。

───情況甚至比起一些不對口形的配音歌唱片段,更令我介懷。


2017年6月11日 星期日

嘉賓易當?

「無線電視」的節目「兄弟幫」( Big Boys Club ) 常邀得嘉賓,談論玄學題材;尤其是在農曆七月期間,常見連續一段時間,全是講玄學的。恐怖故事,我並不特別喜好,但作為使用電腦工作之時解悶,也無妨。

不同嘉賓有不同風格,當中羅泳嫻上過該節目多次,令我不解。


有些嘉賓,因為所當的職業或具有的異能,會講述自己遇上的第一手個案;有些嘉賓會轉述友儕間聽來的消息,第二手新聞,若嘉賓不說,觀眾難有機會得知。羅泳嫻的分享,則常見是她從網上搜尋到的故事,在節目中,一面講述,時而要一面低頭看著資料閱讀;有時主持詢問進一步詳情,通常回答不到,又或者是以常識空泛答之。

近期某次,羅小姐透露是因為要上該集節目,所以在之前一晚於網上找故事;雖說是會揀選自己「有感覺」的故事才作分享,但終是觀眾非靠嘉賓不可知的內容,相當大路。

任何清談節目,這種充數之作,最是無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