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風波難息

今年風暴消息甚多,熱帶氣旋/颱風/颶風數目多而且影響大,世界各處的風災新聞經常聽到。在友儕間,每當有風吹草動有機會懸掛風球,便開始在 Facebook 及手機群組上通消息,齊齊關注會否出現額外假期。

早陣子有兩個熱帶氣旋一左一右趨近香港,最後又各自繞彎它去。由於在香港並無因這兩個熱帶氣旋而掛起風球,我便沒再理會,隔了幾天,我開啟「我的天文台」應用程式,赫然見到又有提供熱帶氣旋路線圖。怎麼這次沒聽朋友提過?


進入有關版面一看,原來顯示的,是之前兩個熱帶氣旋其中之一的資料;風已遠走北上,卻未消散,看來都不會再影響到香港的了,但仍保留了在系統中。

大概是有熱帶氣旋進入有機會影響香港的範圍,便會作出提示,卻沒有「退場機制」,熱帶氣旋一天不消散,提示都會繼續保留?

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平凡難尋

很多外語電影的英文名稱都簡單直接到極,中文片名則要多花許多心機,在名字中加入多一些訊息。

近日有部電影,原名「IT」,非乃「資訊科技」(Information Technology) 的略稱「I.T.」,而是第三身單數指稱「牠」或「它」。

這種平凡得很的名稱,用作關鍵字到網上搜尋相關資料時,相當欺人,即使加添些資料性質的分類,例如「IT 電影」,可把搜索範圍收窄點兒,不過找出的結局還是會有大量不相關、不需要的資訊。

在中國內地有位作者筆名「那多」。我追捧過他的一些科幻故事,曾試過在網上找他的作品清單,誰知他的名稱二字,常見到極點,那找出來的搜尋結果會是多麼的海量啊!

書名/人名/電影名太過普通,要精準有效地追尋到相關的內容,殊不容易哩。

2017年9月18日 星期一

九型餅格

有公司以「九型人格」概念推廣月餅,拍了九條廣告;當多條廣告連續播出時,相當吸引眼球。

自然地,該公司是以世上存在多種人格,以突顯他們旗下有多種口味月餅,不過又並沒有特別地把哪種特定人格和哪種特定款式月餅掛勾。甚至廣告推出已有一段時間,觀眾都能數出「九型人格」是哪九型時,都未必能講得出一款特別口味月餅的名字。───也許有些朋友,連那家其實是什麼公司亦講不出來。 ( 雖然廣告的結尾語已很「洗腦」。 )

有些廣告就是紅了廣告,卻未能令消費者把廣告跟特定品牌聯想起來,若出現這情況,無論廣告如何火紅,廣告計劃也應不算成功了。這個「九型人格」系列,明顯避開特定商品,主要推廣公司在消費者腦海中的浮現名次,我覺得也頗成功。

2017年9月17日 星期日

賣萌化


周日難得早起而又沒事出門,在家中看到電視中有套日本特攝片的尾段,在輕快的音樂下,超人、怪獸都在像「櫻桃小丸子」的角色般載歌載舞,稀裡古怪的舞姿,叫人哭笑不得。

現在的超人片集都似必要加入搞笑元素,角色造型常在賣萌,武器裝備式樣多多,相當千篇一律。超人應有超人的格調啊,總是搞笑的我有點兒抗拒,自然,這是我個人口味,難與大趨勢相左。

小說也出現賣萌化,就算是不特別針對年輕人市場的書本,就算書中主角本不是青少年,常會有個繪畫得日本化的封面,畫面上的角色看起來都似仍在就學。

有不少著名小說,主角都是中年以上的,但改編成漫畫、劇集等,通通年輕化。可能,萌化了的封面可以吸引到一些本來不會捧場的年輕客人,但會否又同時令到年長客人誤會作品太過跳脫,而錯過了呢?我覺得這可能性是存在的。

2017年9月16日 星期六

發洩品


收到宣傳電郵,標題有「發洩神器巨型 USB Enter 鍵」,本來不明所以,直至看到相片,才明白少許。

要拿這東西來拳打腳踼發洩,和用枕頭何異?為何要花近百元買個放在桌上?又為何會有「USB」功能?原來這東西,插了在電腦之上,真可代替本來鍵盤上的「Enter」鍵使用!

設計搞笑之至。香港人真有那麼多怨氣要即時發洩出來才行,稍待不得?之前已見過有什麼手指陀螺之類的產物以解人們手癢之用啊。世人真是煩燥者多?

2017年9月15日 星期五

厚書

有機會遇上了,稍作猶豫,便一咬牙的買下了陳浩基的新書「網內人」。

對於陳浩基的作品,水準是有信心的。猶豫是因為這本書甚厚,一來價錢較高,二來攜帶不便;若只留在家中有空時閱讀,則這本書不知要經多少時間才可以消化得完了。


有些文學作品,篇幅較長,從前做法,有時會分為上下冊或甚是三冊出售;現今市道不同,若是分冊分售,有可能連第一冊都銷不好,便連第二、第三冊都不知推不推出好了,倒不如一次過賭一舖。

───所謂「賭一舖」的說法是我等外行人的外行話,是否真相不得而知。市場上的厚書愈來愈多,則應不是錯覺。

2017年9月14日 星期四

撤換


中國內地收緊廢紙回收,造成香港多個相關行業出現連鎖反應;本地出版業本已陷於低潮,若如上世紀某個時期紙價不斷上升,報刊結束消息增多不是過濾。

香港除以製造業揚名外,曾有個「轉口港」的身分也很吃重,不過時移勢易,當昔日需要由別處轉口貨品的地方變成可以直接入口時,這角色便不再需要。出口廢紙的情況其實有點類似,不過平穩了那麼多年,大家都欠缺了危機意識,以為有事情可以長做長有。

眾所周知,大凡有新款手提電話推出,香港人必是最先的重要用家之一,其中也造就出幾許炒風,替不少人帶來些外快。我們常可購置最新電話,一定程度上也因為可把舊機售出,把回收金錢幫補一下新機成本;而舊機有價,因為對於某些「較落後地區」的朋友來說,那些舊款機的功能和價格正好合適。

但「較落後地區」是否會永遠落後於香港?若外地不再需要香港市民銷出的二手手提電話,情況又會如何?似乎不是有那麼多人想過。

2017年9月13日 星期三

註銷書本

我知道不少朋友和我一樣,一些買了回家的書可能一直都沒有閱讀。那些書在購入之時,我們已經有閱讀的打算,尚且如此,公共圖書館添置的書往往是「預計有市民會閱讀」,多了一層不肯定因素,結果出現失衡,原來書本的借閱率甚低的情況,絕不稀奇。

常聽到提及在書店中陳列的新書,展示期愈來愈短,因為書店地方有限,而新書推出甚多,儲存成本太高所致。那便也可以理解,公共圖書館也是不能無限量地收藏每天海量的出版物,但是把不打算再存放的書本,當成廢紙處理的做法,實在叫人難以接受。


但又有哪些其它更好的方法處理呢?送贈出去?若我知道很固定地會有些二手書由公共圖書館送出,莫說買書,甚至借書的動作,可能也免了。

有些朋友想看港漫而想減省成本的,便到二手書店購買剛過期不久的書,接受「滯後閱讀」來節省金錢。

又是以漫畫為例,我知道現在有一些「救書員」,會接收別人本打算當廢紙棄置的書本,再作轉售,但這一定程度上,只是把本來分散多處的書集中到一處而已,若久沒人需要,累積起來,大概最後也是被運往堆填區一途。公共圖書館的藏書面對之問題,應也類似。

真是難題。

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

「亞視」與「佳視」

家居處寬頻服務被壟斷,所以要再參加一個新的計劃;而計劃選項間的費用相差太近,便順帶開始了採用「無線電視」的「MyTV Super」。

有了這個機頂盒後,可供選擇的電視頻道多了,不過始終閒時太少,主要功能,還是在錯過了節目後重溫之用。

近日發現在外購節目的一欄中,原來放置了一些「無線電視」購入的「亞洲電視」和「佳藝電視」之劇集,真是驚喜。

第一套選看的電視劇,是當年兩台爭拍同一題材的「俠盜風流」,由潘志文飾演盜帥的版本。古龍筆下的「楚留香故事」內容何其豐富,那時候只拍了八集,但主要脈絡仍在,亦甚有古著味道,編劇者真是高手!

2017年9月11日 星期一

零食何名

收到一張關於懷舊零食的圖片。製作這張圖片的人,年齡大概也是如我輩者,所以我曾吃過幾乎所有清單上的零食,絕不稀奇。


但是當中的「欣欣杯」我卻不知何物。

若這清單有配圖,看到物品的模樣,也許一眼便可看出是哪種零食的,偏偏沒圖,便連猜也沒得猜了。

事實上,清單上的名字,很多都未必是正名,但全港各地的青少年各自為零食命名,約定俗成之下,居然大同小異;就算大家的稱呼並不雷同,聽到別人所講,也都能知道對方是何所指。這樣便形成了一代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