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9日 星期四

受寵若驚巴士遊


2018 年 7 月 19 日,早上約 8 時 30 分在元朗「喜利徑」站登上一輛往九龍方向的 268X 號巴士,車牌 SK4742,有段奇遇。

登上車廂,還未坐定,聽到司機叫乘客握緊扶手,小心汽車擺動,已經意外,之後沿途每一中途站,都聽到如此溫馨提示;此外,在轉車處有乘客上了車,車子未再開動前,又有一問:「還有否乘客下車?」這又是前所未聞的舉動;巴士再起行前,又有提醒乘客注意,亦是沒有遇過的情況。

或者有人會說這是正常之舉,但也許正是這種應是正常行為卻是鮮見,「物以罕為貴」,所以才令人有受寵若驚的感覺。

下車時匆匆一瞥,車長姓名應是「曾浩賢」,特此一記。

2018年7月18日 星期三

美化造型


在網上看到一本溫瑞安小說的封面。書是「四大名捕會京師」的第一部,合理地推想,封面上的四個人像,便是主角「四大名捕」。

這四人造型,當頭一個是有鬍鬚的中年人,背後還有一個年紀看來更大;另兩位比較年輕一點,但也不是十分英俊的模樣。───這應不是出自職業漫畫家之手,而也正因如此,才可以呈現出如此真實性!

原著故事中,「四大名捕」雖然好像沒有一個是老頭,但確有年紀已經較大者,但我們看看近年所拍的「四大名捕」劇集或電影,總是把他們都設計得美形,由年輕人扮演,完全漠視原著的形容。

古龍筆下的李尋歡是中年漢子,現今拍攝「小李飛刀」故事的,哪還會選像當年朱江那樣年紀的藝人來飾演?他的遺作「獵鷹。賭局」並未拍成戲劇,但假設成事,主角卜鷹莫非真會如故事中所講,造型是個禿頭的中年人?

想想連虛竹這樣在原著中結結實實把他寫成十分醜陋,而且他的醜樣還要和情節相關的,到了戲劇製作人手中,也可以找個唇紅齒白的藝員來飾演,便知美形當道,忠於原著什麼的,完全沒人重視。

2018年7月17日 星期二

書展招風

本屆「香港書展」開幕在即,天文台先是掛了一號風球,再升至三號。

雖然看這颱風走勢,大概也不會再掛上更高風球,但記起去年的書展也是遇上風災,八號風球之下,活動一度暫停,到風球除下了便又隨即重開,所以覺得,這個活動好像相當招風。


現今世代,從事與出版相關的行業,經營艱辛;在大型展覽會租用攤位,效果成疑,不少公司已經不再參與,或是縮減規模。本來已經很大機會不能收支平衡的活動,若再加上颱風侵襲,可以運作的時間再短一些,那麼參展商的輸面,便又會再大一些了。

我並非直接在出版行業中工作,不過有不少朋友卻是從業員,而且對於創作和出版仍然很有熱心,並參與了這次的「香港書展」,希望他們能順利完成整個活動,並取得理想成績吧!

2018年7月16日 星期一

今年書展


看看資料,原來後天便是「香港書展」的開幕日。至今都不大感受到活動的氣氛。

認識的單位也不是沒有動靜的,甚至有老友首次擔大旗編輯的書本,也是在今年面世,不過書本在早於書展開幕許多天前已經可在書店找到了;講座之類的活動,亦沒有什麼足夠吸引要特地前往,親自觀看。

在我最近到會場看「香港書展」的年頭,已感覺它的主要活動除了替新書作推廣,便是清銷貨倉中的舊書,不知到了今天,情況又如何?

2018年7月15日 星期日

食物限期


家中的杯裝乳酪,由本地大公司出品轉為外國品牌,有較大顆果肉的。據相熟醫師推斷,可能後者沒前者健康。但它的食用限期卻較長。

平時生活已夠緊張了,家中放置的物品也不想再添壓力,若食用限期太近,常要念著何時可先把那些食物消耗了,除了有心理影響,也會牽連到其它原定的安排,少了自由。

若那些食物的衰敗,是容易看見的,壓力更大。故此,家中便少放置香蕉了。

2018年7月14日 星期六

電腦替換


幾年過去,差不多又到家中手提電腦需要替換的時候。

通常這種情況,都是找個專家,說出目的需求後,便「闊佬懶理」,但有時又要有逃避不了的參與,以及抉擇。

例如當軟件正在新舊更替之時,專家會問想用新版本,還是舊的;我通常傾向用回舊版,因有時軟件改版,並不只是畫面變動、功能鍵遷移那麼簡單,有可能我一直慣用常用的功能,在新版中根本消失了,那便麻煩。

有些習慣我想盡量保留,但電子器材配件,陸續改制後我就是想仍用舊款,也沒舊零件可用,唯有妥協。例如電腦鍵盤,我還是在使用傳統掣鈕粒粒緊貼的那種,今次,可能亦要改用掣鈕之間分開如朱古力粒那款,要重新適應了。

2018年7月13日 星期五

「倚天」之正與續


有則新聞,全套「倚天屠龍記」的初次連載剪報售出,金額十餘萬元;小插曲是當中有段資訊,該小說連載至中途,忽然有段啟事,說「正集」已完,次日開始連載「續集」,但兩段故事仍是緊接的,為何如此安排,耐人尋味。

在網上流傳關於倪匡先生的事件中,有說在「倚天」連載完後,星馬書商想金庸寫續集,但金庸已動手寫「天龍八部」不能抽空,便找倪匡商議,想由他續寫,結果是因倪匡婉拒而事情不了了之。這傳言即使是真,也是發生在「倚天」完結之後而非中途的,所以能用以解釋上述謎團。

事情發生已久,金庸身體狀況已不復當年,從前的真相到底如何,對於外人來說,有可能永遠是個謎了。

2018年7月12日 星期四

地牛翻身

有關於台灣地震的新聞,標題用字,是「地牛翻身」,一看之下,有點愕然。

即時想到的是:「這是否台灣方面傳媒的報導,所以用的是當地的詞彙?」再看真些,又似乎不是。

寫這段新聞的記者和編輯,真是文藝。


2018年7月11日 星期三

修訂版


陳浩基的「13。67」早已拜讀了,幾年前亦已在「龍之天地」這裡寫過一點淺見。現在看到書店中,有本「修訂版」。

若要知道兩個版本有什麼地方不同,除了把它們並列一一比對之外,我都想不到有什麼好方法;而如此的「閱讀」方法,其實並不是閱讀,只是校對,不可能同步可以享受到閱讀之樂趣的。不錯,我們可以用正常方式閱讀新版,但我相信只有小說情節出現很大變動時,這樣讀法才可發現,在各處有任何小修小補的地方,讀者能記得起之前版本的所有細節?即使是如「13。67」這等重量級厚著也可全記下來?我存疑。

又有些出版社有不同做法,在初版中若有錯漏,及時發現的話,便會在以後的版本中修正,但不會特別通知讀者。所以可能兩位朋友看過同一本書,但版本不同,他們看到的是不同的內容哩。

2018年7月10日 星期二

救人的方案

泰國營救被困山中足球隊隊員一事,有了突破性發展,十幾位被困者,分階段已救出超過一半了。

似乎啟發是:關鍵在於找出對的方法,一找出方案,便可水到渠成。

事情雖是這樣說,但太過事後孔明。若花了許多動手營救的時間去研究其它方案,最後卻找不到更佳選擇,要重回舊路時,不也是會有人埋怨應該把研究時間也用作動手?

看過一段傳銷公司的視訊,告訴人們「被動式收入」(Passive Income) 的好處及重要性,片中兩種方案比較,就是一人努力天天挑水,另一人則把部分挑水時間架設輸水管,於是建造期間後者得到的水減少許多,但是一旦水管建成啟用,便可得水更多更輕鬆了。

視訊中的概念是對的,當然它也沒有提及架設輸水管時也會有困難,也有可能花了時間後卻最後建不成的。

大概也會有人見泰國現在救人過程順暢,而質疑過去是誇大了拯救難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