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7日 星期四

飲品容量


看到網友貼到 Facebook 上的一張「玉泉」牌矮樽裝汽水廣告,才記起有過這種包裝款式。

除了容量較一般的包裝小,樽蓋也是另外的設計,並非傳統有咬齒狀要完全撬起的款式,而是拉揭式的,要勾著拉環把薄蓋扯爛拔走。

飲品包裝只得一種容量選擇的話,會有人因不能一次過飲完,想再封存起來又不能或效果不佳,故索性不買;這是常存的問題,故形成了一個市場空間。

不過情形有些奇怪,例如在超級市場,我們可以看到細小包裝的「維他奶」及鮮奶,卻不見有那種包裝的檸檬茶及菊花茶等。當然,直覺上小朋友胃納小,是小包裝的主要目標顧客之一,但同樣道理下,不少女顧客也應是目標啊,而那批顧客的口味,卻未必會那麼孩子氣。

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幼稚領導

美國和北韓,兩個國家,各具實力,連核彈都能製造出來,泱泱大國,現任的兩位領導人,表現起來,卻都幼稚得很,攻訐對方的說話,好似都不必與任何人商討,信口而出,然後才由自家團隊去盡力自圓其說,任性程度,猶與小孩子,令人氣絕。

偏偏其它各國又不能不理會兩個當事人,因為他們身隔萬里,若對戰起來,飛機、戰艦、導彈往來,都是在別人的地方經過,怎能不理?

有時在公共交通工具上,看到有些任性的小孩子,大吵大鬧,擾人很甚,而帶同他們的的成人,不論是看來像父母也好,像傭人也好,表現得沒有辦法似的,而旁人又沒有身分、角色可以教訓那些小孩,也是無奈。

2017年8月15日 星期二

從迷離傷殘案看市民質素

「疑是虜人後再以釘書機書釘傷殘身體」一案峰迴路轉,主動召開記者會揭露情況者,反而被拘留調查。

有人說「用書釘如此自殘身體」的行為難以置信。誠然,但「被用書釘如此傷殘身體後,把書釘保留那麼長的時間不去拔除,期間更如常生活行動」,就算不是更匪夷所思,不也起碼是同樣的難以置信?

現在的香港市民,涉及政治因素的事件時,常出現「相信的便無論如何都相信,不相信的便無論如何都不相信」情況。這「無論如何」,即是罔顧事情的客觀真相和各樣可能性的相對高低,以自己的感覺或目的為支持一件事情與否的關鍵。這樣的公民質素很低,而當優質的民主制度遇上低質的公民時,情況可以變得極差。

人們常在討論民主制度的好壞。情形可能是:就算民主制度是極好,也許還不適用於香港,因為以香港市民普遍的質素來看,還不配擁有。

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

地下輕鐵?

據說政府打算把現有的兩條輕鐵路軌,分撥到兩條路上,從而減輕元朗大馬路 ( 青山公路元朗段 ) 的超荷。然後,據說,有人建議不如把輕鐵搬到地底去。

所謂「地下街」、「地下購物街」、「地下城」的概念,頗常被提起,有時,可以造就令地產代理行業的一時興盛。若干年前,尖沙咀碼頭的巴士站遷址及建設「羅馬廣場」,及在銅鑼灣「崇光百貨」前的馬路底建立地下街,引起了不知多少人的無限暇想,帶動舖位升值,產生不少生意,終於,未能成事。

香港本身地小人多,再上現在不少旺區其實開發很早,而不同時代的不同發展商在地下工作,都是自己管自己一套的,形成重重疊疊千絲萬縷許許多多的物料,在地下下糾纏起來;當中可能有不少都是廢置的,但已經極難分辨出來了。

在地底下挖走一公噸泥土,可能當中有 99.99999% 東西都是可棄掉的,當若其中有一樣物事是極關鍵的,被挖走後會引至十分嚴重而且不能挽回的惡果,誰能說得準?誰能擔得起?

「地下城」的意念,大概也只有在重新發展的地點,才有機會產生的吧?

2017年8月13日 星期日

食肆餐具

不同食肆,餐具的安排各異。

有些是客人就座前已經把餐具擺放在桌上的,有些是座位有客人時,店員才會把餐具擺上。

有些食肆是無論客人進食什麼,都是提供同一套餐具的,這種情況在西餐廳和日式食肆中常見;有些食肆是視乎客人所點是什麼食品,才因應地提供餐具,所以同坐一桌的人,可能個個所用的餐具都不相同,這種情況在港式茶餐廳中常見。

近年又時興把餐具都放在桌上或桌子抽屜之中,由客人自助選用的,若因應安排不會令客人就餐時變得擠迫麻煩的話,我個人認為,這種安排甚佳。


有些食肆,只提供中式調匙,若想用西式金屬羮匙便要特地向店員要,未必所有客人好意思開口,唯有自行遷就。服務較貼心的食肆,客人點選麵類時,店員會問客人想要用叉還是用箸。

有些食肆,桌上本無餐具,凡客人剛坐下,店員便即在桌上擺好「標準餐具」,當客人點選的食品和該等餐具不合時,便又把餐具撤換,我認為,如此這般既費時,又容易把未用的餐具弄污,不如等客人點餐後,再安排餐具配合好了。

2017年8月12日 星期六

10 個免費圖庫

2017 年 8 月 9 日的「ED 經濟一週」網頁,文章標題「10 個高質免費圖庫」。

習慣了在「龍之天地」這裡都是採用一文配一圖的方式呈現。有時,文章寫好了,配圖卻需時,可能遲了數天才終於補回。

在以上文章,列出了 10個免費圖庫,當中的圖片以 CCO 授權者,都是可供使用者自由複製、修改、散佈或使用於商業用途,不用取得額外的許可授權,亦無須標示出處來源。


我自己並未測試有關圖庫是否如文章所講,既高質又免費,但也先作分享。希望對大家有幫助。


01|BURST
註冊:不需要
圖片數量:目測數量頗多 ( 實數不詳 )
網站鏈結:https://burst.shopify.com


02|VISUAL HUNT
註冊:不需要
圖片數量:號稱超過 3 億張! ( 其中一萬多張以 CCO 授權 )
網站鏈結:http://visualhunt.com/


03|UNSPLASH
註冊:不需要
圖片數量:超過 20 萬張
網站鏈結:http://unsplash.com/


04|FREE STOCK IMAGES
註冊:不需要
圖片數量:超過 15,000 張
網站鏈結:https://www.freestockimages.ru/free-images


05|MMT
註冊:不需要
圖片數量:目測數量頗多 ( 實數不詳 )
網站鏈結:https://mmtstock.com


06|PICJUMBO
註冊:不需要
圖片數量:超過 1,500 張
網站鏈結:https://picjumbo.com


07|BOSS FIGHT
註冊:不需要
網站鏈結:https://bossfight.co


08|STARTUP STOCK PHOTOS
註冊:不需要
網站鏈結:http://startupstockphotos.com


09|攝圖網
註冊:需要
圖片數量:超過 40 萬張
網站鏈結:http://699pic.com/index/invite/from_86744


10|ILLUSTAC
註冊:不需要
圖片數量:超過 9 萬張插圖
網站鏈結:http://en.ac-illust.com

2017年8月11日 星期五

新寬頻

多個星期沒有寬頻可用,終於在家居安裝了新的寬頻。

本來申請行動已有拖拉,落實申請後又要過若干天技師才會上門安裝,然後再在次天,買了路由器回家裝好,才算重新和網上世界接軌。不過在新環境下,工作流程仍未重新整理好,平時每天清理的電子郵件、部落格更新、網上拍賣交易、重溫電台節目事宜等,都未回復到一向的步伐。


期間除了利用公司的電腦,就是在戶外時以平板電腦處理上述事情,不過各個網站的「桌面版」和「手機版」運作可以相差頗大,就算是 Yahoo Mail,我在流動裝置閱讀及回覆到電郵,想把檔案附加到信件上時卻是怎也不能成功,有時迫得要回到家中,用手提電腦分享手機數據上網,花費額外金錢了事。

有些家中舊書舊物,本擬放到拍賣網站去清理,現在安裝了新的寬頻,希望可以進行得順利一點,向「斷捨離」行近多半步吧。

2017年8月10日 星期四

打手

元朗新開了不少食肆。在網上看到對同一食肆的評語,參差可以很大,雖說人人口味不同,但也令人懷疑有「打手」居中誤導。

若干年前,有朋友介紹一份工作給我,是替某家公司在網上討論區上留言及回答,增加人們對該公司的好感,減少別人對它的反感,從而希望公司的生意得以提升。回想起來,那工作應即是現在所見的「打手」了,儘管那時候並不預期需要經常做假,只看作是一份公共關係的工作。

最後沒有接下那份工作,所以「打手」的生涯如何,不得而知。

每家店舖,能順利成立開張,並能站得住腳,得花許多花機,「打手」們隨意發放的惡言,卻可能令店家的投入毁於一旦。所謂「壞人衣食,如殺人父母」,「打手」們可以辯說是「受人錢財,替人消災」,但如此這般的工作,真能過得了自己良心的一關?


2017年8月9日 星期三

公園座椅

公園的座椅,從前幾乎是一律的,走到哪區的哪個公園,都是那些款式;現在不同的公園,可能便有不同的設計,與公園的主設計概念統一。

各種在公園內的座椅,以長椅為主。以前就是木板一道,左右有扶手,中間坐的人或寬或窄,自由調整,真要的話,也可橫臥到一個人;現代設計,主要改變就是防止用者躺臥,所以即使是長椅,也會分成獨立幾格,就坐的人,互不干涉。


個人意見,最令人坐得舒服的,是一種金屬製的單人椅,呈蚌殼開啟狀,雖然比較佔位,不能擺放得多,而且又是硬質,不能就著身體曲線改動,但因沒有刻意地造出形狀擺放特定身體部位,只是一個窩形,反而不同人士使用時也覺舒適。

2017年8月8日 星期二

硬臥


在市面行駛中的巴士,有不同型號;不同的巴士,有不同的座位安排和設計。

有種巴士,應是新型,座位卻是硬膠的,好像有回倒退。多年前在中國大陸坐火車,便要選擇「軟臥」和「硬臥」,前者會較舒服。

硬臥最主要的問題是形狀既定,能坐得舒服者便可以一直舒服下去,不能坐得舒服者則會一直不舒服,無論怎樣挪動身體坐姿也沒幫助。

2017年8月7日 星期一

課金方式,捲土重來的「熱血少年」


牛佬黃洋達以「課金」形式經營一個「熱血少年漫畫網」。之前我評「熱血少年」時,有略提及一些支持方式,與這「課金」概念類似。

叫做「課金」也好,叫做「打賞」、「捐獻」、「集資」、「眾籌」都好,大致上付出金錢,是以支持某個「行動」或「信念」本身,而不太計較那行動或信念執行時水準如何。這樣打正旗號,反而沒所謂。

像之前的「熱血少年」,以商業方式運作,水準又不夠商業世界的標準,又想付款支持者不作計較,盲目支持,這已經是個錯誤。

這那樣的「受保護環境」下,讀者───或叫購買者更合適───對作品水準無嚴格要求,說能給時間讓資淺作者成長,更是不合邏輯。

2017年8月6日 星期日

反正賺不到錢?


最近一年,香港漫畫市場似乎出現了些曙光。說的是「香港漫畫」市場,並不是偏狹的「薄裝港漫」市場。

題材多樣化了,包裝多元化了,各式合作多了,作品趣味高了。

莫說在港漫最輝煌的年代,就是在市道仍不俗的時候,創作及出版,很難完全沒有商業考慮的制肘; 現在市場低迷,「反正也賺不到錢」,製作人反而能豁出去,純粹依從自己的喜好、專長去發揮。

這是好事!

2017年8月5日 星期六

物之命?


有過不少次如此的感覺和想法:好像在短時間之內,出現了多宗涉及同類型物品的事故,故懷疑是否如人類一樣,物品在世上「誕生」之時,也同時帶著了命運,也有相沖的日子和時辰。

有時是火車意外,有時是船隻意外,這次,是小型飛機。

真是在連續一兩天之內,世界上出現涉及小型飛機的意外事故數目,比長期平均數高?又或是在新聞報導的編審環節時,製作人員有意無意間把性質相近事件放在一起報導,而造成的錯覺?又或是觀看新聞的人自己產生的錯覺?

意外數字是客觀存在的,雖然統計起來未必很容易,不過理論上要分辨出上述三者到底哪個是真相 ( 又或三者皆非 ) 應是可以做到的,不過應沒有人會做這樣的比較了。

2017年8月4日 星期五

遙控機械人大戰


許多年前,看日本漫畫「模型神童三四郎」時,以為現實生活中真能做到故事中所講,那麼靈活細緻的遙控機械人大戰,後來才知道,原來那只是幻想。

到現在,印像中以為過去的遙控機械人對戰技術十分落後時,卻又發現原來未必是那麼一回事。

這段短片,相當有趣。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sN2WfQsjcc 

2017年8月3日 星期四

吊癮


從在出版社工作的朋友處,拿到一份打印的文稿,用的是「環保紙」,即是其中一面已經使用,另一面仍然空白的那種。這種紙張,出版社內存在甚多,不能用於正式公文,但一般的閱讀之列印,正好物盡其用。

就是在那已用的一面紙張上,常可看到未出版的書本的一瞥,讀起來,很吸引,但可讀到的內容卻很少,而且還不一定是連貫和順序的,那便叫人十分吊癮。

那些「未成書」的吸引處,不一而足,可能是題材吸引,可能是作者吸引,可能純粹是內容寫得好。這些書,一鱗半爪地閱讀時覺得好看的,會否當有完整一本在我手上,任我閱讀時,反而不會提得起興趣呢?我常這樣想,但卻又沒有機會做到「實驗」,所以至今仍是一個謎。

2017年8月2日 星期三

充電救急站


電子儀器成了現代人隨身用品,因而替那些用品充電又是一大課題。用家會自攜後備電源,商場等地方又會提供免費的充電站讓顧客使用。

現在連巴士上也有充電器了。

我暫只見過而未用過,而聽聞速度不快,一段車程可能只能提升一兩個巴仙的電力。

但可能不少朋友都有共鳴,有時,能令電子儀器從全無電力變成有一兩個 % 電量,幫助已經極大,本來只在機中有記錄的電話號碼,可以查看到,另找電話和朋友通訊,又或可以以 Whatsapp 告訴相約的朋友工具快沒電了,商定碰面地方或方法。差別相當大哩!

2017年8月1日 星期二

小動作


美國現任總統特朗普的團隊,總是令我看起來覺得欠缺大將之風;由特朗普個人的坐姿開始,他本人、和他一起出席記者會站在一旁的人、走出來代表官方發表見解的白宮發言人,等等等等,小動作之多,前所未見,幾乎連在購物商場舉辦的大型活動之司儀,也比他們好樣。

有句話,叫「將相本無種」,套用現代的用語,擔當任何職位的人都沒有必定的形象、條件,戲劇中便常用言行破格的警察、律師、教師等秀主角。

不過生活上,有些人的行為明顯是做作的,但非此又不能營造去他們應有的形象。例如五星級酒店的門僮,難道他們在私生活中,和朋友打招呼也會常作躹躬的?但試想你入住一間高級酒店,門僮一見到你面便揮手叫「嗨」,你會覺得那酒店親切可人,還是不夠格調?

現在的特朗普團隊,在我眼中,一舉手一投足,都太隨意了。

2017年7月31日 星期一

懶法吃老本

電影如是,漫畫如是,世界各地市場,都在「吃老本」。

在舊故事的基礎上,衍生出枝節,或是前傳,或是後傳,或是外傳,如此做法,都已是正統且勤力。

創作新的故事,但摻合多少為人熟知及受歡迎的角色,勤力程度更是平均以上了。

想到把舊故事重拍一遍或重畫一遍,只是手法不同,這種「吃老本」的方法,甚懶,但可能亦有一定銷量保證,這一點,叫人無可奈何,但又不能完全否認。第一個想得出這種懶惰方法的,可算天才。


牛佬公司,把「古惑仔」的概念,化成「古惑娘」的「新作」,擺明是在「吃老本」,但懶惰程度又達什麼水平呢?這種「怪招」,又是否能逆市大受歡迎?

想到從「賭神」惡搞化而產生出的「賭聖」,不止成功,更成系列,更成經典。誰能說得準。

2017年7月30日 星期日

乾電池包裝


幼時到雜貨舖購買乾電池,最常見的是 AA 大小的四枚裝。那年頭,電器用品吃電量大,買一包四枚回去,即使一次用不完,餘下作備用的也不會太多。

近日需要用乾電池,在不便利的鐘點,最便利的就是到便利店或通宵營業的超級市場了,但現今的乾電池包裝,為什麼全是那麼大堆頭的?

難道我只是想用一枚電芯,卻非得買二三十枚回家不可麼?

2017年7月29日 星期六

飄不起來

見在網上有人回顧多年來由馬榮成漫畫「風雲」改編而成的演藝作品,認為以鄭伊健郭富城的主角組合最令人滿意。我認為聶風一角,誰人去演都是難以讓人看得順眼的,因為漫畫中那頭飛揚飄逸的長髮,變成一直軟垂時,便保持不到英氣。

也許聶風的情況還好些,「新著龍虎門」中的王風雷,長髮是永恒地飄起來的,若在戲劇中看到的不再飛揚,與原作的形象便相去太遠了。


還有「中華英雄」中的鬼僕,在書中常在飄逸狀態的雙䄂,拍成電視劇時,笨重地垂在兩邊,令讀者當年觀看時,除了苦笑,還是只能苦笑。

要把漫畫拍成真人化而討好,甚難啊!

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自由裸體?


20 歲青年裸體外出,更乘搭地鐵從尖沙咀到北角,最後被捕。

現今世代,思想怎麼奇怪的人都有,有人作出如此舉動,不論是精神不健全、嗑了藥又或是純粹的十分愚笨,都不是千載奇聞,我反而覺得這樣的一個「怪人」,從離開家中、走到街上、前往地鐵站、進入車廂,必要經過一段不短的時間,竟然並未惹人報警及被更早拘捕,才更古怪。是世人已經見怪不怪,忙於拿手機拍照,未暇報案?又還是警方的行動實在太慢?

想起在日本及台灣都有人在公共交通站內胡亂殺人,又想到事主若真是一個有攻擊性的精神病患者,真不敢想像事情可以嚴重到什麼程度。

這事的處理,比起這事的發生,更值得深思。

2017年7月27日 星期四

素淨

幼時初開始在填色畫冊上,於事先印好的圖案上填上色彩,通常是在每一密閉線條之內填上一隻顏色,填得又滿又均勻,後來慢慢地,學習到光暗、陰影、漸變色等等技巧,便會覺得從前一格一色的手法太過簡單、笨拙,因而棄用。

不知是否因為有如此這般的逐漸成長的普遍過程,所以當在現實中看到大塊素色的時候,很多時都會令人有份童話般的感覺。

多次,當看到天空是一片素淨的藍,便有夢幻般的感覺,像是走進了幼兒故事書中的世界,超脫世俗。

 

2017年7月26日 星期三

為變紅


中國內地某少年,憑一首歌曲「我的小可愛」變成紅人,不是因為受到許到人喜愛,而是令許多人認為他欠揍───用廣府話俗語說,即是「五行欠打」。

後來他還上了電視節目。節目主持人問他的目的,他說目的是要變成紅人,然後當獲得很多人的支持───據他所說───他便可以想幹啥便幹啥。

邏輯聽起上來還蠻合理的,不過在過程中,所謂「變紅」,是要爭取更多人喜歡自己才對吧?「不能留芳百世,也要遺臭萬年」的做法,令自己變成天下皆知,卻人人討厭自己,真能達到想要的目的?

實在古怪透頂!

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土炮味道

現在很多公用洗手間都是在水喉旁配有潔手液,一體設計,十分美觀。

當本來設計擺放潔手液的位置有所損毀或欠缺,找來功能相同的現成物品替代又如何?可能,是土炮的味道十足啊!



2017年7月24日 星期一

內部資料?

我懷疑───只是懷疑───在地鐵荃灣站附近的這條通道旁,玻璃窗上的這組顏色方塊,就是設計的全部,而上面的「Pantone XXX」等字眼,本來只是給同事作指引的內部資料,讓他們知道在哪個位置上應放上哪種顏色,設計者的原意並不會顯露於路人之前的。

不知會否有人能確認到我猜測的對錯?

2017年7月23日 星期日

風雨書展


「香港書展」遇上了突然襲至的八號風球,遭到暫停,猶幸風球在中午稍後便降至三號,所以書展應可在兩小時內恢復運作,真是不幸中之大幸。

上海來的老友,本打算今天前往書展,不知如此波折下,會如何影響到他的行程了。

又想起一起今天有新書推出的網友,本來可能在會期中,只安排了於周末才到場和讀者會面、簽書,差點兒便跟讀者碰不到面了。

撰文之時,看到說是來自「榆林書店」的一篇文章,寫到書店經營之困難,及在書展中看到的「市況」,更叫人感嘆。

2017年7月22日 星期六

下。落


香港的商業世界,手寫的、口述的訊息,常中英夾雜;中文方面,除了廣東話版本,愈來愈多同時附有普通話版本的通告。

元朗一個初入伙的地標式屋苑,升降機向下層移動時,系統以普通話通知說: 「電梯落。」咦!北方話不是應該說「電梯下」麼?

可見南方語言受北方語言影響的同時,北方語言應也受著南方語言的影響。

2017年7月21日 星期五

黎明將至?


2017 年的「香港書展」前後,香港漫畫界有多本作品推出,而又有不少是多人合著的。

現今市道不佳,出版書本的財務風險甚高,但亦幸好因為市場低迷已有一段頗長的時間,許多人都沒再視出版漫畫為謀利工具了,即使預期了銷路不太高,也肯出手,而且不會為畫而畫,投放心機更多,如此一來,成事的可能反而J較大。再加上合著、合資,投資風險便可以更低。

集體著作,最重要是有人發起、統籌、追稿,而很多時,都是所有這些工作集於一人身上,所以如此的有心人,十分難得。這兩年在香港畫壇,見到的有人心/有心作品漸多,莫非市場果然到達「黑暗過後,黎明將至」的時候了?

2017年7月20日 星期四

食肆在元朗

近日在元朗有不少新食肆開張。有的我知道它們落實設點,而不知原來它們已經開始營業了;有些則是沒看到別人的分享,我都不知道它們的存在。

元朗的飲食業情況如何?甚難概說。現在經營之中的食肆,常在叫苦,可能是顧客不足,可能是員工難找,也可能是成本太高,有得做而沒得賺;但一家食肆結束之後清空出來的舖位,又往往短時間內已有另一家食肆接手,「一雞死,一雞鳴」。


「業主大幅加租,租客支持不住而結業」,這種消息,時有所聞。基本上若被業主知道租客生意甚高,便會來分一杯羮────而且分的還可能比起五十五十的比例更高,在這情況下,飲食業又比其它的許多行業吃虧,因為一般來說,透明度極高。店子不同時段有多少客人?店內售賣的東西賣多少錢?這些都是外人可見的,營業額如何便難瞞人。

知道區內有家美容店,地產代理行家以為門庭冷清,便以生意不大為理由,想游說業主把物業放售,其實該店有不少熟客在閣樓接受服務,單只一位女士紋眉一次已經收費可觀了,屬於悶聲大發財的一類。這種優勢,便要那種關起門來納客的食肆,才有機會享受得到了。

2017年7月19日 星期三

書展到了談談書

2017 年的「香港書展」揭幕了。我已久沒進場參與這活動,不過仍有不少朋友會捧場,因為除了作者簽名會之類的活動,還有限定只在會場才能拿到或買到的紀念品。

熟悉的作者今年所出的書不算很多,但不熟悉的朋友的作品也有不少題材吸引的,只是我也應該不會怎麼掏腰包購買了,一來阮囊羞澀,二來家居擺放空間有限。


朋友贈書可替我省回一筆,當然是好,不過很多時候贈書都有簽名甚至上款,閱讀過後,便不好放出到二手市場。有些書我都未必會怎麼重看,不過自己有參與製作的,習慣上會留存一本作記錄,幾年下來,也積了一批,佔了書架的一隅。

現今的書本,文字內容就算不多,體積卻不少;有本名人散文集,算起來總字收應只 4 萬多,不過排版之時,字形大少許、行距加少許、圖案添少許,整體看起來,又不怎麼覺得單薄,但所收錄內容,卻只是從前一本書的二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而已。

若是精裝本,硬皮封面加上書殼,便更佔位。核心商品體積不大,加上包裝之後體積大了數倍,像很多電器用品那樣;不同的是電器用品的包裝物料可以立即拋丟,精裝書的包裝物卻是棄之可惜,反成負累。

2017年7月18日 星期二

廣東話版

看到有本廣東話版的「小王子」中譯本。不知道出版社/譯者推出這個版本,有什麼市場目標及策略?

我們平時口中稱為「廣東話」的,應叫「廣府話」為宜。廣府話不比普通話,基本上難以做到「我手寫我口」,講話時的用語發音,化成文字記錄時的「書面語」便成了不同的文字。


從小看到大的連環圖漫畫,有些文字是採用純「語體文」的,不過比較普遍的,還是以「書面語」為基礎輔以間中出現的「語體文」為主流;武打書中的高手,若全部說話對白都「好似平時講嘢咁」照寫出來,便難以營造出應有的氣勢了。

又見過有廣東話版本的「聖經」,個人感覺,用來作為工具書,向人誦讀及解釋時是比較方便的,若是自行閱讀,大概所謂識字不多的朋友,也還是寧可看「書面語」寫成的版本。

推出廣東話版本,而最具有野心的,難忘由「自由人」推出的日本漫畫「男兒當入樽/灌籃高手」中譯本。日本漫畫的授權,通常是「中國大陸」、「台灣」、「香港 + 澳門」三區分別洽談,但香港及澳門雖說是的「語體文」,出版時往往寫的仍是中、台也可大致看得懂的「書面語」;劉定堅想在香港推出全屬香港本土化的版本,有其理想,不過不為讀者和市場所接受。

2017年7月17日 星期一

書店 POP

看過一集日本劇,主角是出版社的銷售人員,成功令到進貨的書店願意在店內撥出地方,專門擺放某本新書,並加以特別裝飾佈置,最後該書銷量甚佳。

這種 POP (Point-of-Purchase) 行銷方式,在香港不算流行,近日見到有一個例子,很覺新鮮。


一本筆記簿,浸沒在一瓶水中,上面的文字有寫道:「防水筆記簿,濕水都用到」。所推廣的商品是旁邊黑色面的「防水筆記簿」,應無疑問,但具體地,這商品如何防水呢?卻不太明白。

這種筆記簿的特色,是「浸過水後仍可在上面書寫」,還是「浸在水中時仍可在上面書寫」?若是前者,又覺其它筆記簿應也可做到,若是後者,則突顯功能者,應是用作書寫的筆,或是筆中的墨水吧?若說是「寫了在上面的文字,即使浸過在水中,仍然清晰可辨,那標榜的,仍然應該是墨水而非紙張啊。

所以難明。

2017年7月16日 星期日

舊告示留痕

舊日香港的路標和告示,有當時特色,除了圖案設計上有份古樸的味道,上面的文字運用,若是中英夾雜的話會如何對譯,若是純中文的話又會如何帶著洋化,都反映了那個時候的民情。因為那時的中文版本,是由已批准的英文版本翻譯而成的,英文才是主導。

有些告示深入民心又常被提起,如在食肆之內,那塊「隨地吐痰乞人憎,罰款二千有可能,傳播肺癆由此起,衛生法例要執行」,數十年來,大家仍可記住全文,亦不時掛在口邊,可見舊時的「口號式廣告」自有其威力。

現在的政府招牌和告示,設計已經新派,文字也再撰寫過,累贅長文的版本已經不多見了;個人所見,主要就,是下面的一種。不知各 Blog 友有否留意到其它的,可以分享?

2017年7月15日 星期六

手尾


在家居附近,見到這塊告示,已經有多天了。猜想有關的活動已經完結了吧?但並無人清理有關物品。

早陣子經過元朗新啟用的公共圖書館,門外有班穿著制服的年輕人聚集,手上拿著墊寫板及問卷,間中有一班一班穿著另外制服的人跑到,填答問卷,看來似是類似「野外定向」方式的活動。我所見到的告示,令我聯想到那活動,覺得有可能是給與參賽者方向的指引。

這類遊戲,從前公司舉辦的訓練營中也有玩過,大家投入的話,也會甚有氣氛、相當好玩。但無論活動搞得是否成功,事後完全沒意識把手尾收拾好,卻是不該。

2017年7月14日 星期五

退而求其次


書店中的書架上,貼出了警告字眼───或可視作「溫馨提示」,叫顧客不要拍攝書本內容。

難道書的封面便沒有版權?但大家都明白,封面流傳在宣傳之時有幫助,而且以現今科技,要把封面拍下來而不讓人察覺,實在太容易,即使明文禁止,也是防不勝防,徒然無端引起挑釁和聲討,不如「大方」一點更好。

像手提電話初流行之時,許多學校都明文禁止學生帶手機回校的,現在,根本連家長及學生都不會贊同和配合,怎禁?最多也就只是在使用量/時間/方法各方面加上規限而已。

2017年7月13日 星期四

「豬肉枱」


書店中陳列新書的桌面,行內有個不大雅聽的稱呼,叫「豬肉枱」。

每年臨近書展,新書紛紛出爐,除了在出版社及印刷廠工作的朋友大叫救命外,相關的各環節資源,都甚緊張。「豬肉枱」亦是如此。

上年推出兩本倪匡先生的新書,多見也可並排陳列出來的;今年同樣出書兩本,卻見不少「豬肉枱」上,倪老的兩本書只能共佔一棟了。

連倪老的書也遇上這種情況,其它書本「爭位」是何等激烈,可以想像。

2017年7月12日 星期三

鬆綁


有好幾天,在家中利用手提電腦上網極不順暢。

「電訊盈科」的上網服務常說較穩定,我都不大認同,不過通常也不致於那麼差勁的,簡單如開啟一個 Yahoo 首頁的版面或電子郵箱版面,都有許多圖案顯示不出來;想在線上看視訊或進行網上繳費,更是妄想。

經過多天的極度不便,不知怎的心血來潮,記起就在差不多問題出現時,桌面上多了個「AVG」圖示,於是找出一個叫「AVG Internet Security」的軟件,斗膽把它關閉了,情況才好了些。

之後我見電腦仍未徹底復原,索性把那軟件移除了,頓時才重現生機。

應該是那個「Internet Security」替我把關,上網之時什麼都要仔細過濾後才放行給我瀏覽,那怎會不慢?現在把它擱置了,可能有副作用風險,也沒辦法。

2017年7月11日 星期二

果然甩漏


剛把書本拿到手,之前懸心的事情,果然出現───預期中擔心會出現的甩漏,真的甩漏了。

可以說情況不算很嚴重,甚至可以賴說事情發生的原因,有點奇怪,可以找到個藉口說一聲「非戰之罪」,但明明可以免除的錯誤,只差半步,便避免不到了,總是不甘心。

沒其它話好說了。


2017-0712後記:
一些文字,寫了上面的網誌後,本來補上,後來又刪走;最後還是決定貼出來。不能代表任何官方的聲明,大家就當是一個讀者把他的個人見解作為分享吧:「由『豐林文化』出版的『港漫回憶錄 II 玉郎傳奇』中的『玉郎傳』,P. 204 應該抽調到現時的 P. 227 之後才對。」

2017年7月10日 星期一

網上報案室?


愈來愈常見到一些「好人好事」,有人拾到別人遺留下來的東西,然後在 Facebook 上貼出相片,請失主常他聯絡,或說東西已留在什麼什麼地方,請失主前往領取。

如何是在商場或公共交通工具,知道有相關的「失物認領處」會處理,把責任轉交給相關機構,會有些道理可講;在街上拾到的東西,怎不直接拿到警署去?

若是失主已到警署報失,事發後一天兩天還持有那些失物的,會否反惹上什麼責任?尤其是當失物中有錢財,而失主最後說數目最後不相符的時候。

見過有「好心人」把別人遺留在銀行提款機的鈔票拿走後,再請當事人聯絡領取,卻不知當時若不理會,過些時間提款機會把鈔票收回,再退回當事人的戶口中,這才是保障到當事人的利益;鈔票拿出來後,即使交到銀行,銀行當證明不到當事人便是失主,反而未必可以重回當事人手中,最終便是「好心做壞事」。

以一般在路人遺失錢包為例,通常最急切的,是喝停信用卡及把證件作廢,若拾到錢包者把錢包直接交到警署,當事人要去報失時,便會得知錢包已找到,而不必再作出下一步行動;若是過一天兩天才在別人手上拿回錢包,往往信用卡和證件都早作廢了,錢包即使拿回,證件仍要補領補發。

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溫瑞安的「江湖閒話」

溫瑞安的短篇小說集「江湖閒話」,我當年第一手買入的初版,應該仍在家中;早前見到有本新版的,價不高,便也買下來,剛剛才開始重溫。

這本新版似是全新的庫存品,不過依我看書習慣,並不特別敬惜,應該不很久便會變成九品以下了。是 1993 年 8 月所出的第三版,距離 1988 年 6 月的初版,事隔五年,由「敦煌出版社」出版。


全書共收錄了 19 個故事,每個故事的字數我沒算過,但據書中所講,應各 6,000 字;當年我在「東方日報」看連載,每個故事分三日刊完,即每天 2,000 字,每天配上一幅精美插圖,可惜沒有剪存。

溫瑞安筆下系列甚多,人物互相穿插,江湖架構極大;這本書的故事以二人對話方式,講述故事───故舊的事,每次主要關於一個角色,旁及甚他,可說是那些角色的外傳。我那時對短篇小說興趣不濃,也覺得很好看,現在便更能欣賞它們的美。

版權頁上寫著「插圖:梁應鐘」,不清楚是什麼意思。可能是說負責挑選插圖應用到書中,和版面設計的人是梁應鐘?那些精美插圖的繪畫者,當然是董培新了!

如前述,當時連載,每個故事三天完,每天都配有一幅插圖,所以應有近 60 幅畫,可惜結集成單成本時,或者是因為版面求變化,那些插圖沒有全包括在內,經年之後,已失傳了。

2017年7月8日 星期六

書展的書


2017 年的「香港書展」,有 5 本新書是我或多或少幫過一些校對工作的。數字聽起來頗驚人,其實有些只涉及一兩天的工作,並不正式;有些工作是去年的,只是後期製作太過花時間,書本終延至今年才推出。

若把只沾到些邊兒的也算上,還要再加兩本───昨天提及「豐林文化」所出的「倪匡寫武俠」及「倪匡寫奇情」。

這兩本書的製作我完全沒有協助,不過借出了少許舊稿,聊算貢獻,哈哈!

2017年7月7日 星期五

倪老新書!「倪匡寫武俠」及「倪匡寫奇情」


今年「香港書展」,倪匡先生再有兩本新書出版。───書是新的,稿是舊的。

倪老似乎退而不退,常有新書面世,因為一些有心人如施仁毅兄等, 致力把倪老久難在市面買到的作品,陸續重新普及。

上年書展出版的「倪匡談往事」及「倪匡談命運」,基礎是一九八○年代「香港周刊」的兩本書,在二手書市場上已不常見,網上倒見人有電子檔作分享;今年的「倪匡寫武俠」及「倪匡寫奇情」,收錄的一批中短篇故事, 有些是極可能未出版過單行本的報刊連載,有些即使出過單行本, 亦絕版上半個世紀了,更是難得。

這兩本書能趕及今年書展前和各讀友會面,有賴網名「藍手套」 的王錚兄之努力,工餘之時把文章打入電腦,又仔細校對, 研究排版,結果大家才可有這兩本好書閱讀, 大家細嚼倪老舊稿的味道時,實應給王錚兄掌聲才是。

2017年7月6日 星期四

錯讚


在時間比例上,我看 Facebook 大約是一半使用桌面電腦,一半使用平板電腦。

使用桌面電腦時,完全不會有這個問題,但在使用平板電腦時,一面瀏覽一面要把畫面撥上撥下,便試過多次手指誤按了在不適當/適當的位置上,給了某些帖子一個讚或一個笑臉或一個心什麼的,不懂如何取消。

猶幸暫時沒有因此出現過大問題,亦未在意見十分相左的帖子上給了正面評語,不過總有點被系統「偷襲」了的感覺,不大甘心。

2017年7月5日 星期三

看過的人?


在 Blog 友的 Facebook 帖子上,看到有「看過的人」一項,很是新鮮。從前 Yahoo Blog 有過類似的功能,現在我採用的 Blogspot 新地盤便沒這項,若有人到訪瀏覽了某帖內容而沒留言的話,我便不會知道。

但 Facebook 這功能如何界定呢?我在表面上看也看過了,點擊放大了相片後,逐張都看過了,離開之後,那「看過的人」清單上也還沒有我的記錄。

實在莫測高深。

2017年7月4日 星期二

懸心


有份幫忙的一本書終於付印了,有點懸心。

雖然百忙中抽時間校對了兩次藍紙,本來建議要修改的地方不多亦不大,對善後的同事的仔細程度亦有信心,應該相當放心的,偏偏最後找出來要修改的其中一點,要把其中一版調動加插到別的位置,如此的改動,牽一髮而動全身,有好些版面本來在單數頁的會褪到雙數頁,本來在雙數頁的會褪到單數頁,這樣的話,當中有可能需要人手整理,便叫人擔心。

現今的排版工作和和許多其它涉及電腦的工作一樣,由電腦處理的環節之前看過沒問題後,可以撥在一旁,放心不理,集中只看別的地方;但經人手的步驟反而要校完再校。

尤其是遇過慘痛的教訓,初校時沒問題的地方,其後卻出了亂子,後悔莫及。

2017年7月3日 星期一

追風逐雨


早上,在元朗外出時,雨勢甚大,一直以為是「黑雨」或「紅雨」,但又無有關宣報。

到了旺角,公司所在大廈的管理員見我傘袋濕透,十分奇怪,因為旺角早上一直無雨。

上到公司,不一會,便聽到外面的聲響,大雨「追蹤」而至了。有同事上班途中也被困著,要別的同事拿傘子去救援。

現在撰文之時,旺角陽光普照。

這種天氣變幻,會叫人發瘋的。

2017年7月2日 星期日

風雨

昨天日間在元朗及荃灣間活動時,天氣一直甚佳,望向天空亦不覺天氣會轉壞;但從別人在 Facebook 上的分享,則知道在港島下過大雨。

於是晚上在元朗,外出晚飯之時,見天色也不錯,卻也把摺疊的雨傘帶在身邊。

本來是心存「多此一舉」的預算,但到最後,竟真的派上用場了───在食肆之外等待時,出現了些雨點後不久,迅速雨勢變大了,有些顧客是在露天位置的帳篷底下用餐中,也都濕身,情況狼狽。最後雨雖只一度,但也延續了些時間。

現代的天氣,如何預測?怎麼好意思埋怨別人預測得不準?「天文台」要偷懶,每天都說「局部地區會有驟雨」,便最保險不過了。

2017年7月1日 星期六

會出現的「島耕作全傳」?


日本漫畫「課長島耕作」有個 20 周年版本推出了。

這部漫畫,真是大成功,由「正傳」開始,前傳、後傳、前前傳、後後傳、前前前傳、後後後傳出過不停;又有不少衍生產品,在書店中也見過一些談紅酒、談時間管理等等的文字書,是採用這漫畫書中角色來演繹的。經過那麼多的事情之後,完來才只 20 年麼?

不知會否有一天,當主角的每一個人生階段都寫過了,會出現一部「島耕作全傳」,把所有書按照事發的時序排好再版?若有這麼的情況,那場面會是何其壯觀!

2017年6月30日 星期五

從「過稿力」談起

剛看完「過稿力」一書,書的副題是「一流出版人告訴你編輯到底想要什麼」。如果據我自己的說法,這本是教導文藝創作人如何令他們的作品通過一個又一個的關卡,得以出版及取得成功的書。

在這書中,作者使用「過稿力」這個對我來說十分陌生的詞彙,用得那麼自然,令我都不敢肯定到底這是她的原創新語,還是在出版行內普及的術語。

正如書中頻繁用的「通道」,應是英文 Channel 的翻譯,在香港多是叫做「渠道」或「畫公仔畫出腸」少許叫做「銷售渠道」;「通道」的這種用法我相當陌生,不過從作者使用的程度看,這應是當地的慣用語無疑。

所以我不能肯定。但不論這「過稿力」書名出處如何,個人感覺是這縮編叫法頗為拗口。


近年世界各地華人在網上互通,慣用用語交叉感染,對於別人的語法,時而接納,時而揶揄,甚至抗拒。中港兩地慣用的「質素」和「素質」的差別,我看來不大,兩者我都接受;不少人對內地中文「質素」極抗拒,卻對日式中文用法「闇黑」( 不是「黑暗」)、「不思議」( 不是「不可思議」 ) 等自然地接受了,標準的差別難以理解。至於台灣的市場,文藝氣息較重,但也不是應該全盤自然接受了台式中文的用法,總要用得自然才好。

現代趨勢,例如「那」和「哪」的分工,許多有歧異的用法都消失了,但沒想到把 FANS 叫作「粉絲」居然逆流站穩住腳,連很多文壇老前輩都接受及使用了!本來「粉絲」只是一種食物名稱,從沒混淆過啊!

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歷史使命


荃灣街市有營業多年的鞋店結業,存貨作傾銷,報紙報導指:「店主嘆:賣十蚊也無人要」。若真如此,則不能以常見套語,把事情都推到「業主加租」的身上了。

事實是,就算業主把物業給你免費使用,你也不足以營生的話,便無生意可言。

想起多年前一家認識的租書店結業,那店舖是業主自用了幾十年的哩,可以說是無租金壓力了,但每個月累加起來,收入───不是盈利───往往一個月也不到一千元,如何還可繼續下去?

有些商品,有些店舖,經營到某個時候,只有黯然離場,因為市場上根本沒有消費者需要。說得好聽一點,就是它們的「歷史使命」或「歷史任務」已經完成了,可以光榮引退。

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

食品質素


有一種食肆,不知有否正式一點的叫法,不過我若跟朋友說是售賣「兩餸飯」、「三餸飯」的店子,他們通常都會即時明白何所指。

這種食肆,無論格局、運作、菜色、價錢,都明顯是針對比較草根階層的顧客,但很奇怪,遇過不少例子,他們提供的餸菜水準,比茶餐廳、中菜館所售的同樣食品,水準更高。既便宜又好吃,怪不得有些店子顧客常要在門外排長龍。

公司附近有家西餐廳,午飯時段亦有中餐提供,中式碟頭飯也是水準甚高,甚至比不少中菜館中,價格高上數十元的小菜套餐還要好。

這些食肆,真是可遇而不可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