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文稿原貌

要考究一本小說的所謂「原貌」,普遍而言,頂多只能以初次發表的版本作開始,不過這個「原貌」,可能也已經過作者以外的人所修改。

這種情況近年應尤甚,因為從前的小說很多是先在報刊上連載,一來每天稿量大,編輯者在時間上要改也改不及許多,二來一些作者筆誤,若是前後矛盾的,前者已刊出,後者急於刊出,要統一也無從;現今小說多是寫完了才推出,編輯可以把任何不合理處先作「理順」。

所以像倪匡所寫的衛斯理故事中的「南極白熊」事件,以及在白素哥哥白奇偉之後,沒來由的跑多一個叫白勇的弟弟來,再版時統一名稱和關係,再笑說「姓白名勇字奇偉有何不可」的情況,現在不會發生。


有在出版社從事編輯工作的朋友,分享過一些作者原稿,有時原稿上寫得較潦草的字便會猜測;有些前後不符的人物關係和地理資料,會作統一;有時文句寫得隨意,害怕讀者看了不明所以的,又會增刪字眼作改善,諸如此類。如此種種修改,改時改後會否通知作者一聲,我不清楚,大概不同編輯遇上不同作者,在不同個案中,會有不同的安排。

我之前協助過的一些書,崗位雖有「編輯」二字,其實主要工作就是校對;初時見高層人士逕改作者原文,而且幅度不小,很感不安,漸漸見多了,亦已接受。

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金古有別

正在閱讀「本色古龍───古龍小說原貌探究」。這書內容十足,硬殼精裝,不能隨身攜帶,所以應要多花一些時間。

金庸古龍的武俠小說都是大致上讀齊了;初看後多年間,又都陸續重看過不少遍。金庸的小說名聲較響,文學素質也獲較高評價,不過我重溫時,卻是以古龍小說為主,在比例上高出重看金作許多。


看金庸的小說,因初讀時都會較仔細,加上重溫之時,較大的懸疑例如「天龍八部」中的「帶頭大哥」是誰已心中有數,趣味始終有所削弱;看古龍的小說,卻常覺有新意,好像總有些細節是之前沒讀到的。

我一直以為主要原因是因古龍作品中,多以短句成行,又多二人一來一往的對話,初讀時一目十行地閱讀,已可掌握情節脈絡,所以有些段落或文字都沒上過心,重溫時發現,便覺新意;但現在據「本色古龍」的作者程維鈞考究,可能根本我當年所讀版本,是刪減了部份內容的,致有如此情況。

───當然,可能兩者都是原因。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失卡

都沒機會按任何鈕掣,銀行卡一進自動櫃員機的插口,屏幕即時出現了螺絲批等工具圖案,那張卡就如此被「吃」掉了。


打了熱線電話,銀行員工建議為了保安原因,把那張卡取消,再發新卡。卻原來「花旗銀行」的做法不同「匯豐銀行」,這樣安排的話,連卡號也會不同了的;我考慮過後,同意照辦。幸好沒有什麼分期付款計劃與這卡掛勾。

在電話中辦手續,銀行要核實我身分,員工說發了個驗證碼到我手機,我只好向她解釋,我手上的非智能電話,要開啟短訊閱讀的話,便要先把電話斷線。最後只好另覓它法。

該卡附「八達通」功能,最麻煩。晚上回家時不能拍卡進入大門,幸好管理員認得樣貌獲放行。第二天如常乘搭巴士上班,上了車廂,自然地想拍卡付款時見銀包中該位置空空如也,才猛地醒覺;退出車廂,讓其他乘客先上,尋找了一會見身上沒足夠零錢,於是本來 HK$14.2 的一程,付了張 HK$20 鈔票了事。唉!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幾分鐘看完」系列

在網上有不少「幾分鐘看完」系列,把整套電影或整輯電視劇的故事脈絡都講得清清楚楚。

對於很多故事來說,當中的大懸疑事先透露了,吸引力便會大減。───有些朋友想要看錄影了的足球比賽,當有人告知了那賽事的結果如何,便索性不再觀看了。


但有時有些「劇透」反而會增加故事的魅力,例如「古惑仔」漫畫常會預先刊登了下輯故事的關鍵畫面,當讀者大為震撼時,也會好奇到底故事如何發展,才可以衍生出那樣的情節;那時閱讀的吸引性,不是來自會出現「什麼」(What),而是「為何」(Why) 及「如何」(How) 出現某些東西。

「梁祝」的故事,常有翻拍;故事主要的脈絡和結局,通常都不會變改,否則便根本不是「梁祝」了,掛個虛名來無用。而當我們預早知道必然出現悲慘的結局,則男女主角在過程中愈是甜蜜便愈會叫觀眾擔心。外國電影「死神來了」系列,也是早早披露了會發生何時,但何時、如何發生,便叫觀眾緊張不已。

有些「幾分鐘看完」的短片,還真的吸引到人想找回原劇來看哩。

2017年12月11日 星期一

畢業禮

近月多位朋友及網友都在互聯網上分享了畢業禮的相片。───不是他們的畢業禮,而是他們子女的畢業禮。

一部份主人翁我曾看過他們的童年照片,不經不覺已經成人並已大學畢業,實在叫人感慨時光飛逝。


出席過別人的大學畢業禮,在觀眾席觀看整個過程,不過卻未赴過我自己的畢業禮。

那一屆我校的畢業生,是第一批領取由「浸會大學」而非「浸會學院」頒發的證書,但我因參加了一個國際性的交換生計劃,身在外地,決定不請假回港,畢業證書便由同學代領了。

想來就算當年出席了畢業禮,也應是沒太大興奮的吧,因那只是整個大學階段的一個順理成章的環節。過去的不少事情,包括會考失敗,當時是極大件事,多年後的今天回望,完全沒法感受到那份徬徨哩。

2017年12月10日 星期日

升降機按鈕

常有如此的懷疑,終於看到一部升降機附有如圖的「預防措施」。───或者應該說,是管理公司有如此的措施,不關升降機這硬件的事。


升降機的一堆按鈕之中,必有一顆警鐘,讓乘客被困於機中時求救之用。但平時人們乘搭升降機,尋常使用時,也不時看到有手快之下按錯了別的層樓按鈕之事,萬一錯手按動了警鐘的話怎算?這樣的事會否經常出現?

像圖中的安排,加塊硬膠片在上,使用之時要先把膠片掀起,多經一道手續,減免錯按的機會,安排甚佳。

2017年12月9日 星期六

處理交友邀請

在 Facebook 的系統中,現時積聚了近 80 個「交友邀請」。

我自己也發過「交友邀請」給別人,等待別人的批核,當時我發現,若在純粹用系統提出要求外,能有空間夾帶寫少許文字,介紹一下自己,應會更好。不知現在的系統操作是否仍是如此?

有些寄來「交友邀請」者原來是從前 Yahoo Blog 時已認識的老友,現在網名改了,頭像也改了,他們不說,根本不知原來是舊相識。

有些來訊者原來是大名鼎鼎的藝術家,我們求之成為網友也唯恐不及,看名字卻不識泰山。

有些以各國文字網名配以女士頭像的「空殼戶口」,則擺明是漁翁撒網地發訊出來,想要招生意的。


「交友邀請」堆積著,一來是因為沒注意到有來訊;二來是時間不夠;三來,在批准/拒絕之前,也會先作些調查、研究,這要花點兒時間。

不喜歡把人先歸為「友」然後又剔除的感覺,若有疑問,寧可不加。

在「交友邀請」欄中系統會顯示該人和我有多少個「共同朋友」,這可作為線索,猜想此約何來;有時更可看到對方和友人在 Facebook 上的「交談」,得知對方是什麼人。當然,直接到對方的 Facebook 版面去,看他們會貼出怎樣的帖子,及會如何回應別人的留言,也是不能省卻的步驟。觀其行,聽其「言」,對對方的「為人」有少許認知了,才會接受「交友邀請」,所以進度緩慢。

2017年12月8日 星期五

等等


「微紀元」一書共收錄 8 個故事,「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推出,2015 年 9 月第一版,我購買的版本是在 2017 年 4 月第 3 次印刷。「劉慈欣等著」。

這個「等」,包括王晉康何夕夏笳江波阿缺燕壘生等六人;連劉慈欣,即是作者共七人,「聯袂打造中國科幻硬實力」。

作者各人都得過寫作獎,當中自然以劉慈欣得過的國際性獎項最顯眼、最輝煌;在排列書中作品順序和封面的作者名稱時,以劉慈欣掛頭牌,不會太多人非議,但是否有必要特別地只突顯大劉一人之名,而把其他作者的名字擺放在別的位置,真是值得斟酌。

書中序言說「劉慈欣當然是其中特別閃亮的一顆,但遠遠不能掩蓋其他星光的燦爛」,可是負責排版設計的人士,卻似乎有別的想法啊!

2017年12月7日 星期四

液化沙堆

在沙堆中加進空氣,進行「液化」,莫非便是古代人架構古型石造建築物的秘密之謎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y4RA5I0FKs&t=434s

2017年12月6日 星期三

角色譯名


在「好讀書網」上有不少名著小說可供免費下載。我在平版電腦中,會常備一兩本這些電子書,方便手上沒書時可以有小說可讀。

該處作品,出自不同譯者之手,所以同樣角色,在不同的小說中可能有著不同譯名,這便令人感覺不良好。例如在兩本書中,一個叫「湯美」,一個叫「唐密」,閱讀之時,沒經人點破,怎會輕易想到原來他們都是「Tommy」?

在閱讀一本小說時,作者有時會提到某角色從前做過的事情,若我們根本沒想到兩個角色就是同一人,未必可以想起原來那一件事,其實就是之前所讀過另一本小說的內容,趣味性便大為減少。

出版社推出同系列的多本小說時,通常都會有個總編輯,管理、統一不同譯者所採用之角色名稱的,不過「好讀書網」中的譯者及校對應多是義務工作,便不能苛求了。

2017年12月5日 星期二

「文化傳信微電影創作比賽」

沒什購買日本漫畫,所以當「文化傳信」停產港漫後,沒聽什留意它的消息了。今天赫然看到在 Facebook 上有以下宣傳。有興趣的朋友快些行動吧!



Culturecom 文化傳信



敢於嘗試、勇於創作 !
「文化傳信有限公司」推動香港創意產業,
不再局限以漫畫出版作為主調。
以漫畫故事作改編微電影題材。探索拓展更有趣的媒體市場。
今日,你都可以成為我們的一份子!


比賽獎項

金獎
現金獎HK$100,000.
及一份「文化傳信影視管理有限公司」製作網絡微電影合約

銀獎
現金獎HK$50,000.
及一份「文化傳信影視管理有限公司」製作網絡微電影合約

銅獎
現金獎HK$30,000.
及一份「文化傳信影視管理有限公司」製作網絡微電影合約

優異獎 ( 五名 )
各得現金獎HK$10,000.

Youtube人氣大獎
現金獎HK$10,000.

( 詳情請到以下網址瀏覽,一切以主辦單位最後公佈為準 )


https://www.media.culturecom.com.hk/

2017年12月4日 星期一

陪審員遴選


最近一次陪審員遴選,獲告知不必赴任,而且在未來兩年可獲豁免此責。

這次通知,是幾個月前通知的延續,當時因事未能出席,官方已預告十二月會再找我,之後如期收到來信。

幾個月前為何不必去候選陪審員,新鮮記憶,當然清楚;若干年前那次接到通知,最後也是不必上庭的,後來我還有個概念,那次是因為有關案件庭外和解了,不必開庭,所以不必陪審員,可是當年是在什麼時間由什麼人告知的,卻一片迷糊。

2017年12月3日 星期日

當英雄遇上超級英雄

近年時興,把本來出現於不同漫畫故事系列的角色,集中在一部電影中。───就是是電子遊戲中那些「群俠傳」的做法。

不同角色在他們的世界中,各自各精彩,並無衝突,但要把他們放在同一個世界中,要故事完全沒有矛盾,並不容易。就算我們當是全新故事創作,不理會過去所有的故事中的人物關係、情節伏線,但基本的主角設定,不能大改,否則根本就不是同樣的人,放到故事中也沒有意義。


可是那些主角面,能力層面相差太遠了,有些角色根本只是凡人,最多勇武一點,像蝙蝠俠;有些是借助特別工具或小技能,而做到比普通人利害的事情,像蜘蛛俠;有些主角具備的能力,卻是宇宙級的,要完全破壞地球,也有可能,像超人。太懸殊了!

當我們要描寫蝙蝠俠和超人相鬥,如何安排,才可以讓讀者、觀眾覺得兩者「有得打」呢?要構想出一個方法並不易,而構想出的方法是否能可成功達致效果,也是存疑。

香港經典漫畫「龍虎門」中有「三皇」,當中王小龍比起王小虎石黑龍兩位,常有不如;不是角色不努力練功,也不是作者沒試過作出補救,但情況一直改變不到,最終作者還要把這角色了結,最主要原因,是因為王小龍所練的內功不及另外兩人。當故事設定成以「內功」作主導,只擅長「招式」的角色,怎努力也及不上隨便一個修練「內功」的人,十分不公平。

2017年12月2日 星期六

全球同步?


繼早前有新聞說 Facebook 系統出了問題,全球用戶都受到影響後,又有消息指著名智能手機亦出事,屏幕漆黑,使用不能。

Facebook 是個全球共享的平台,人人使用的都是同一東西,壞了就是全世界人所用的都壞了,有這樣的問題,可以理解;手機就算全有瑕疵,問題也未必會於同一時間爆發吧?個別使用者應用中的功能又不會一致,大家又使用著不同的電訊服務供應商,如何可做到同時出事?

真要刻意造就,也不是那麼容易成功吧?

想不通。

2017年12月1日 星期五

容錯


施仁毅兄在 Facebook 貼帖,談到他使用 Photoshop 軟件的感想。

像有些人會用「Xerox」作為「影印」的動詞,及以「公仔麵」叫法統稱即食麵那樣,Photoshop 絕對是個經典產品,它面世後用電腦軟件修改圖檔這動作,就叫「PS」或索性叫「P 圖」。

仁哥說到濫用圖層形成檔案不必要地巨型的現象。我覺得這在本質上是用盡「Undo」功能的現象之反映,把成品拆成極小的元件,每個元件都可在事後刪除或修改,備留日後修圖時需時較少的便利,寧可現在架床疊屋多花些時間;日後真要大幅修改時便可見這方法聰明,若不必修改時,這便是個笨方法了。

現代社會現象,既有可以「反手改錯」的機會,工作時便不夠審慎,例如歌手錄音也不必全首歌曲一次過唱得好,就算每次只錄好三幾個字,事後也可以結合成為「完整」作品的,創作及工藝的水準,怎不變成遠低於從前?

2017年11月30日 星期四

機畢可失

隨身物品,多年來丟失的經驗甚多,通常是常要頻密使用的,要從口袋或背囊裡拿進拿出者,失落機會較大。以物品論,則以遺失手提電話的次數領先。

遺失照相機的經驗,最深刻的有兩次。

一次是若干年前,參與由「香港科幻會」安排的活動,與中國內地著名科幻作家劉慈欣晚飯時,還用過那相機來拍照,不久便發現不見了。因活動後是乘搭友人汽車離開西貢的,還曾心存希望只是把相機丟落在車上,但終於還是沒找到,結果把那次活動記錄到「香港科幻會」的網頁上時,只能刊登三兩張相片,很是遺憾。


第二次經驗不能不深刻,因為就發生在剛剛完成的旅行中。在廣州「大佛寺」前拍過兩張照片後,不到十分鐘的時間,於「北京路步行街」打算拍照時才發現相機不見了;折回找過幾處地方,也沒有好消息。

之前把相機中保留著的舊照片和其它的照片集中處理過,留有存檔,是不幸中之大幸,但這次旅行所拍的,則全報銷了,只能留存於腦海之中。

2017年11月25日 星期六

假期預告 2017


今年例假,再作外遊,一如以往,「龍之天地」將會暫停更新數天。所以 2017 年 11 月 26 日至 29 日,可以讓各 Blog 友少捱些苦了。

這次假期,日數少了些,往目的地的距離也短了些,交通工具方面,亦不必「堅離地」了,略為休息一下,逛逛久未再至的內地城市,充充電。

之後回港,12 月初再有一事,到時是否會影響到「龍之天地」的更新,暫時未知,若一有決定,會盡早告訴大家。

請請!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小怪?大怪?


看電視新聞報導,有一宗聽來應是小學生 ( 或初中生 ) 同學間動手,「受襲者」的家長因而報警的新聞。

乍聽之下覺得太過誇張,但印象中有案件是家長略為體罰了子女後,子女報警而家長被捕的,所以這事件也可能真的可以立案也說不定。

事件的確涉及不當行為,但是否要去到報警的程度,實可斟酌,而事情一旦呈報官方,警方又不能說出像「大驚小怪」這樣的話,報案者如不撤銷,無奈之下,案件便得糾纏下去了。

到底現在的問題,是出在當代的父母如何教導他們的子女,還是上一代的父母何教導他們的子女?

2017年11月23日 星期四

政府寫字樓

「審計署」報告指政府部門租用私人物業作寫字樓時,租值偏高,且有空繳。就這兩點我的個人意見是「不願接受,但可以理解」。

從一個辦公室遷往另一個辦公室,最理想是新舊租期可以無縫緊接,連一天重疊都沒有,但舊寫字樓的政府服務通常不能停頓,而新地方又要有足夠時間進行裝修、安裝設施、檢測試用等工作,所以無縫緊接,並不可能;兩條租約時間重疊多少才可確保有「足夠時間」搬遷?這涉及預估,凡是預測,都有機會出現偏差。以「事後孔明」的方法作批評,並不公道。


私人公司租用寫字樓,在蹉商議價時,遠比政府部門具彈性,本來和業主講好了條件,臨簽約前一刻,還可反口再嘗試要求更佳價格,有時,又真的可獲業主接受。政府部門所提出的洽租條件,事前已得各級人士層層批准,好不容易租賃雙方要求吻合了,誰會再去節外生枝又去驚動各方人士把工序再來一遍,以博取較好一些的條款?

況且,別說以高於市場平均水平的金額租得物業,會遭人非議,就算負責者有本事爭取到低於市值的租金,也有機會出亂子。為何業主要優惠給你?是否兩人之間有什麼利益輸送?大家也知道,這種帽子扣下來,結局真是可大可小的,近幾年見過聽過的例子,印象彌深,誰敢做如此吃力而不討好事?

有時官僚主義,是被逼迫出來的。

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商號的掩護


元朗一家賣精品的小店宣布結業,轉述者在 Facebook 上所撰標題,又指是因為加租所致。然後惹來不少留言,不約而同地指出該店的結業公告已經張貼多月,而且不少朋友都分享了店員服務態度不佳的經驗。

現在經營店舖,有兩大掩護,其一是把自己定位為小店,然後在一片「支持小店」的聲音下,獲得陌生顧客幫趁,其實店子小出品質素未必一定差,但亦未必一定好。

另外是完全把結業的收場歸咎於租金支出。此說在現今香港的社會,通常都會被取信,而且不會多探究是否會是其它原因所致。

2017年11月21日 星期二

衣物呎碼


不時被問到衫褲鞋襪的呎碼,我都不能回答。

例如購買鞋子時,總是先挑了款式,再請店家拿最大呎碼的來試穿;若那款式最大的也不適合我時,店家便會在有合適呎吋的有限款式中作出建議,然後我選一款當中較合意的買下來。所以都不怎麼去記自己衣物的呎碼。

尤其是當我知道有些衣物採用了不同的制式,你說了一個號碼出來,在不同國家的制式中,那號碼代表的呎吋也可以有段距離,覺得說到底還是現場試穿為準。

至於「大/中/小/加大/加加大/加小/加加小」的區分,更像沒有客觀準則,只是廠商把自家產品作出劃分,有時一款 T 恤的所謂「加大碼」只及得上另一款的「中碼」那麼大小,叫人無所適從。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膠水桶


葵涌一帶有食水出現異味,由政府供水,電視屏幕可見市民帶著膠水桶挽水回家。突然想起現在家中,比較大型的膠水桶也已經少了,萬一遇上同樣情況,要去拿水,一時間也未必找得到足夠的膠桶。

在人們常提起那段制水最利害的年代,我們的家中膠水桶不止多,而且有一隻超大型的,以當年我們的年紀及體型,要屈身其中再把蓋子掩上藏身其中,沒有困難,現在當然絕對不可能了。

沒有注意,但猜想那巨型水桶,應也是「紅 A」的出品吧?還記得很清楚它是淺綠色的。那水桶曾一度用來收藏雜物,應是沒穿沒爛的,最後被丟掉了,不知是什麼原因。

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看漫畫,殺時間


「愛殺」一名,似有過同名的日本漫畫,也有過同名的電影;我看過的只有香港漫畫「愛殺」。看到 Blog 友近日所寫的東西,便想過這本書。

當年「自由人」出版的漫畫,「刀劍笑」我買得較多,至於「愛殺」,不算買了很多期,已經停止了。後來我才聽聞那個時候,「愛殺」的銷量比「刀劍笑」還高,很感驚詫。

「愛殺」是寫殺手集團的故事,編寫手法並不老套,人物的描繪也很立體,故事情節也不是不好看的,不過這書甚有電影感,對白、旁白不多,武打場面相對地又比文場戲份的比例高,情節推進爽快,這些本來都是優點,卻令到一本書很快便看完了。

並不是說以「是否相宜」來衡量一本書的價值,不過閱讀對我來說,目的是消磨時間,一本書只能支持三五分鐘的享受,未免太短,所以終於沒再購買下去。

漫畫出版人中,「牛佬」文啟明較懂得計算市場,他常在旗下作品中,加入不同形式的專欄,有些甚至是純文字的,內容亦未必和漫畫內容直接相關,我認為這種安排,也是想增加書本的「抵買」 ( 值得購買 ) 程度,以維持銷量。

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

「漢化組」的「補全版」

在互聯網上,有不少侵犯版權的行為,把一些讀物化成圖像後,在網上供人瀏覽,賺取金錢。同時,也有人不是出於惡意,就一些創作品進行「二次創作」,在原作的基礎上,產生出自己的創作物。

有些朋友,一定程度上也算是侵犯了版權,把外國的圖書或影片,加上本地文字,再免費供人觀看或下載。這種行為,並不少見,行為本身涉及不少工作,又要進行翻譯,又要製作字幕、重新剪輯,勞耗心力,才能把事情完成,最後卻又把產物無償分享出去,如此「無私」的行為,都叫人不知應否加以讚許。

把外地圖書或影片加上漢字的朋友,有個稱呼,叫「漢化組」。

顧名思義,「漢化組」的主要工作,就是把原作中的外文變成漢字。有些漫畫,會把某些聲音繪畫成立體字型的,那便變成了畫面的一部分,「漢化組」若硬把原來的卡通字型刪除,僅代之以相對的漢字,便會把原作畫面破壞了,工程也不小。記得看過一些中譯日本漫畫,原作的一些文字是植了在網點之上的,「漢化組」若只把那地方塗白,之後加上漢字,那處塗白會變得礙眼,所以他們便在補上的字條上加上網點,並盡量令新加網點和原作網點相吻合。「漢化組」若存有這種心思,即使造出來的效果不佳,大家都會欣賞。

盡量減少新加素材對原作的負面影響,已是難得,近日聽得有「漢化組」,更會設法把原作優化了。他們除了處理文字外,因有見於原作作者有事交不出完成稿,即使在日本方面,推出的稿件也只是未著墨或只完成了一半的草稿,竟然自行出錢又出力,找人把那份草稿按照原作者筆觸畫成完整的作品!如此行徑,真是叫人詫異到不得了,值得所有人替他們鼓掌。

                                                                                 

更多有關版面可自行在網上以「漢化組補全版」之類關鍵字搜尋,以下報導是其中之一個參考:


https://kknews.cc/zh-hk/comic/8xmkaoe.html

2017年11月17日 星期五

主筆數量

年前得友人送贈一本「就這樣繼續吧!」,該書的副題是「馬來西亞當代漫畫人淺訪深談」。後來得知該書再推出了第二卷及第三卷,故託人購買及寄到香港,上個月底收到了。

正在閱讀卷二。和卷一相同,書中採訪的嘉賓,所談到的人名、書名、出版社名稱,甚至地方名稱,對我來說,都是陌生的,不過由各漫畫人述說自己的入行經歷,一路讀來,又覺得有份親切感。也許因為他們談到的工作情況,是常在香港漫畫專欄中聽聞過的。


幾本書的訪談,簡單淺白卻又不沉悶,相當好看。

令人有點黯然是是,見三本書共訪問了 80 多人,主要都是漫畫主筆,而且不乏年青人,想到若在香港要進行同樣項目,數得出的主筆又何來有 80 人之多?

2017年11月16日 星期四

透明美


佐敦區有個商場,扶手電梯的周圍都是透明的,相當少見。

機器的運作,通常都是由多個組件互相作用而成,組件和組件之間的相對位置,以及彼此間的配合,需有明確設計,稍有偏差便可能運作不到; 組合的各自運作又會有固定頻率,不同組合的小頻率合起來又會形成一個大頻率,產生出一種恰到好處的和諧節奏,很具美感。

有種音樂盒外殼刻意地造成透明,讓我們可看到內裡零件的仔細運作,增添魅力。

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高血壓新標準


多年來進行的身體檢查,除了明顯超重外,若根據多項主要指數,就只是血壓處於上限的邊緣水平,其它如膽固醇、血糖等因素,都在所謂「健康」範圍之內。

數年前開始服食降血壓藥,初時醫生說以「140/90」以下作目標,但到稍有進度時,又說目標應是「120/80」。當時我聽到,已有一種醫生在「搬龍門」的感覺。

這兩天見有新聞,說「美國心臟協會」宣布收緊高血壓的標準,由「世界衛生組織」在 2003 年沿用至今的標準,即「上壓140mmHg / 下壓 90mmHg」,收緊至「上壓 130mmHg / 下壓 80mmHg」已屬高血壓,此舉令美國的高血壓患者急增 3,000 萬人云云。

這是一次正式「搬龍門」的動作,但是我發現,即使是經過美國這個「收緊標準」的動作,醫生替我設定的目標水平,早已比起美國的新標準更嚴格啊!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二

搭棚大師?

在香港,大廈外搭建竹棚作維修,是一大特色,不過本地人遇慣了,見怪不怪,少有注視,在外地遊客眼中,才會視作景點,拍照留念。

就算是我們這等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居民,見得多這種「搭棚大師」,其實也還是會碰到些新鮮事的。

可能多數見到的維修都是比較矮小的唐樓,在高處要用的竹枝一根一根地從地面傳遞上去,也不用傳太多次,所以沒印象遇過如此情況:在高層的棚架上吊著龐大膠桶,上面有一堆竹枝插在膠桶內,像筆在筆筒中,應是備用。地面上行人如常往返,不察覺亦不獲通知上面有工程在進行,可能有東西會從高處墮下。



另一個例子,在樓宇外牆的「狗臂架」上舖上竹枝,便成了張「安樂椅」,坐在露天之下,逍遙自在。



香港的「搭棚大師」何其多。

2017年11月13日 星期一

高深藝術?


具有藝術性的人事物,不時會令人有莫測高深的感覺;反過來說,有時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東西,也會被認為具有藝術性。

這個信箱模樣的東西在上海街某舖位前,木製,加上了鎖後,看不到有任何地方可以投入信件,所以實際是否真的信箱,也不能肯定。

因為該舖位常有社區活動舉行,這個我直覺上以為是「信箱」的東西,或者原來是件藝術擺設?

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打賞


今天的網絡世界,創作容易,發表也易,不過要用成品來賺取金錢,卻殊不易。

既然作品在網上可以免費看到,誰還會掏腰包來買?所以現在有種方式,叫「打賞」,瀏覽者可隨心隨意付款給創作者,通常金額不會很高,能以此為生的創作者甚鮮。

若把這種「打賞」看成是「施捨」,未免太自卑自憐,卻令我不禁聯想到傳奇故事中街頭賣藝後等待圍觀者打賞的情節,傷感難免。

2017年11月11日 星期六

「光棍節」

中國國內大型購物網站,若干年前,推出了所謂「光棍節」的噱頭,應是有見於 11 月 11 日寫成「1111」,貌似四根棍棒,所以便以「光棍」為名,推出「節日」。忽然這天,大量特價品推出,許多朋友淘了再算,都不大理會是否真用得著。

常聽人說現在的聖誕節、復活節、父親節都已被商人利用,作為做生意的大理由。那些都還算是本身已有的節日,商人只是「借用」而已;「光棍節」則是不折不扣硬生生由商人由零開始打造出來的。


暫時沒有真正親自從國內淘進任何貨品,卻請過朋友幫忙,購物過一兩次。價錢方面,可以低得難以置信,有時加上大比例的運送費用,總成本也不及在本地購買的兩成,更重要的是,在香港市場根本難以找到類似款式的貨品,所以吸引到香港市民也向國內商人淘買東西,實有理由。

今年的「光棍節」,有關公司更打正旗號一早於香港電視台落廣告宣傳,不知規模又會大到什麼程度了。

2017年11月10日 星期五

舊區新訪

在香港區域內,有好些地區是從未到訪的。

有些屋邨名稱,聽人說過,但從不清楚到底在什麼位置,更談不上到過了。近年由於工作需要,有時會首次踏足這些地點,有些在我初訪時,已是有很多新式發展了,例如東涌;也有不少還保留著許多民生社區的舊貌,例如中葵涌一帶。


通常我少到的區域,都是比較遠離鐵路網絡的,所以現在前往,也多是乘搭巴士、小巴。要查找不熟悉的路線,看哪條會經過所在地方;要確定經過目標的街道或建築物;又要懂得在何時/哪個站下車;事後還要找從該處如何離開,因來時的起點未必就是此時的目的地。在在都是挑戰。

很多時,看到許多朋友常說在懷念的舊時生活味道,其實是現在進行式,不是過去式。

2017年11月9日 星期四

福字掛曆


在保險公司工作的日子,臨近年底,又會是送贈記事簿、年曆的時候。

這幾年隨著智慧型手提電話橫行,記事簿的使用率已經大減,於是連隨保險公司送出來的記事簿數量也減少。可能有朋友不知道,保險公司的前線銷售人員送出的這些禮物,並非由公司贈送的,而是由銷售人員自己掏腰包買進來送給顧客和準顧客的,若知道買回來後連送出去也會有困難的話,既吃力又不討好的事,自然不會做了。

據非正式統計,現在這種贈品中,最為接收者歡迎和使用的,是大型的掛式月曆,當中,又有不少圖案主調是個大大的「福」字放在當中,所以簡稱「福字掛曆」。

家中商討未來計劃時,常要知道哪天是周日哪天是周末,又哪天是公眾假期,有個實體月曆在手指指點點,比較方便,所以每個家庭中起碼會放一個,支持著它的不衰。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應付語言暴力

演講家教授如何應付語言暴力。視頻不長,值得花些時間看看。

我看了兩遍。之後其實應該再花更多的時間反思一下。


2017年11月7日 星期二

斷龍

元朗人口愈來愈多,而隨著新屋苑的落成,預期將來會更擠迫。

現時元朗的最基本建設如馬路、行人路等,許多都難以負荷,因為元朗市開發很早,百多年前已是其他區份市民會前往的墟市,當時已有一定框架存在,之後在原有基礎上衍生新建設,便不如天水圍的「嘉湖山莊」差不多是在一幅廣闊土地上從零開始興建,要加公園、要加公路,自由度都大得多。

輕便鐵路的出現,也令元朗的道路生態大變。從前有幾條大街如同樂街等,可以直接走到青山公路另一端去,現時遷就路軌,本來可過路的地方數量大減,本來可以直接過路的地方變成要繞道,路人集中了在某幾個位置,堆積著自然成了問題。


有人提出過在元朗大馬路 ( 即青山公路元朗段 ) 上加建行人天橋。但天橋也要要讓人回到地面的位置,事實是這落腳點如何安插也費煞思量。

區議員不斷要求鐵路公司加多車廂、加多班次,這種「構思」是一定要提出的,因為主要只影響到鐵路公司,而市民一定歡迎的,如此現成的點子,不提出也是白不提出,所以在區議員的參選政綱中十分常見。

2017年11月6日 星期一

以為的法律

我們普羅市民,不時對法律有些想當然的直覺,以為事情是會如此或如彼,後來有機會知道原來事實不像我們的預期,便大為錯愕。

例如我們從小到大聽得多關於「非法入境者」的問題,以為既有「非法入境」,當然也會有「非法出境」的罪行,誰知不然。原來一個香港市民不依「正途」,「以自己方法」離境,並沒有罪,這種事情到真的發生了,有人確切地告知我們,大部份人包括我才知道。

近日前特首受審案件,八名陪審員要求解散陪審團獲准,朋友問我之後將會怎處理時,我也以為法庭會組成新的陪審,之後讓新人接舊人棒,繼續之前未完成的判決,所以亦如此作答;不料原來事情竟像會堆倒重來般,要政府再主動作出控告才會啟動,如果原控方基於什麼原因決定不再控告,那麼事件可以就此不了了之。───而且現在現實中的情況,真的像是朝這方向發生了!

居然如此!

2017年11月5日 星期日

揀東揀西

不時在網上重溫「香港電台」的節目「講東講西」。當然會挑選題目,但同時也要看是哪些主持人組合。

現任主持人中我還是最鍾愛收聽劉天賜有份主持的內容,主要是因為他夠收歛,很多時他明顯也懂得的東西,亦會舖排給嘉賓說出來,然後又和其他主持互有攻守、交流。相對起來,鄧達智摻雜太多個人意見,有時他聽嘉賓講過的事,又想嘉賓親口道出,他開的前奏,已經說了內容的一小半甚至更多了,到後段才「禮讓」嘉賓說完,那還不如他當是自己的知識分享了更好。


馬鼎盛所擅長的軍事、歷史、政治範疇,本來很能補充我知識上的貧乏,可惜他太自信及要強,對別的嘉賓看法最不能包容,有時硬分對錯,火花四起,令人聽起來不舒服。

這節目的主持人一代一代的更替,還曾刻意地培養年輕的新梯隊接棒,不過我認為效果並不理想。老手的一班,不論任何題目,即使是本來並不熟悉的,或是十分虛無抽象的,都能言之有物,然後你一言我一語接龍之下,全集節目兼具娛樂性及知識性的例子,並不罕見。

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

廢紙回收操守談

較早前因中國大陸收緊回收廢紙的標準,全城回收公司停收廢紙一段時間,造成不少人的不便,這事當時我也在「龍之天地」寫過

那次事件,隨著回收公司恢復正常運作後,社會回復正常,就好像完全沒事發生過一樣。我本來以為那次,當大家都看到原來每天我們會產生、堆積那麼多廢紙時,會有所驚醒,最低限度於個人層面,反思用紙數量及用品包裝的必要性等等,不料整個社會,幾乎了無反應。


這兩天關於回收新例,又有較多報導,我才明白故事多一點。簡化而言,是國內發現收回的廢紙質素太低,雜質多,很多收回的紙已經廢到不能再造;追溯起來,跟「濕水紙皮」脫不了關係,紙張經過濕水,本來用作重造的纖維已經斷裂,不能再用,而當這種損耗品比例太高時,付錢者要求供應者要符合較高標準才收貨,是件十分合理的事。

電視台訪問一位環保人士,該位先生說 ( 大概意思 ) :「有人以為大陸會視香港為兒子,給予特別優待。但即使真的如此,我們自己也要爭氣。」說得真好!

2017年11月3日 星期五

零之洞

到書店去尋找一本雜誌,偶然發現許定銘先生有新作「書鄉夢影」,立即買下閱讀。

這書設計甚佳,封面樸素淡雅,內容字體略大而字型漂亮,讀來舒服;一文多圖,又是全彩的,美觀性及資訊性兼備。這本書拿在手中,有種愛不惜手的感覺,要挑剔的是書中有個排版小問題,令我不能暢快。


近年我寫自己的文字,凡年份等遇上「零」字,都是採用圓形符號「○」,例如「一九八零年」便會寫成「一九八○」年。我見現在不少朋友都是這種習慣,不過在實務上,有人用符號「○」,有人用數字「0」,也有人用大楷英文字母「O」,並無固定。而在這書中,編寫也是用這方法,不過所見的用字,都是一個個圈圈,卻是以不同方式處理的,就算同一版面,出現多處,也不統一,這便很礙眼了。

這類談文學源流的書,人名、書名、出版社名、地方名、機構名等等甚多,校對不易,有時校對者還不一定能查找到正字,主要得靠作者確定,在這方面若有出錯,反而可以理解。在排版上容許如此顯眼的前後不一格式,卻是難明。

2017年11月2日 星期四

舊廣告難尋

老友在整理關於倪匡先生的資料,問及關於他拍攝過的廣告之事。

倪生所拍廣告,除了相當近年有一個替黑枸杞所做的宣傳外,一向最多人談及的,是「養命酒」的廣告,以及替一家相機公司拍的那個。


「養命酒」廣告無論是在電視上或是報刊上的平面廣告,我都親身見過,相機公司的那廣告則沒有印象。傳聞說法是那是「藝康」牌子的相機,因發音和「倪匡」相似,所以才邀請倪生拍攝廣告,不過這一點好像也未有人提出過確切的定論。

從前的平面廣告,錯過了如此多年,再要尋找,應要往舊雜誌、舊紙堆中鑽,若能鎖定時間在較窄範圍,而廣告又刊登在暢銷刊物上,二手讀物留存世上甚多,應有相當機會遇上的;若連年份也不大確定到,天地茫茫,便要看機緣及運氣了。


2017-1103後記:
有朋友對該「藝康 (Nikon) 相機」的電視廣告有印象,說主要是由倪老兒子倪震推銷,倪老在最後段出一出鏡,倪震叫了一聲「老竇」( 父親之意 ),的確是個玩諧音的意念。

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

圖或文

在報攤及書店中,有時根據一些書的封面猜想那是漫畫,其實是文字書。

有些是輕小說,時興把封面人物畫成很萌的卡通樣,便似是漫畫書;有些封面人物我們知道是著名卡通人物來的,偏偏那些書卻未必是漫畫,而是由漫畫故事改編而成的小說。喜歡看有關漫畫的讀者,未必會喜歡讀有關的純文字書,若不小心買錯,便不妙了。


假如是在書店看到,去問店員,一般可獲知答案,但若是在報攤看到,問售賣者,他們卻未必能回答你到底某本書是漫畫還是文字書,甚至會是由購買者問到,他們才恍然大悟有這可能性的。

報攤進貨時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也會同意?怪哉。

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老鬼們


相識多年的一位朋友近日有患,本來直覺上又幾乎是衝口而出那句:「那麼後生便有這種病患?」但立即又想到,大家年齡相若,已經不算後生了。

朋友間碰頭少了,相遇之時嘻嘻哈哈過後,通常又會談一輪身體狀況、健康之道,而且很多時,大家都能拿出自己或第一手接觸的親友之個人經驗來分享。

近年關於病事、白事、紅事,知道時,或出席時,都相當平靜,有點看化了的感覺。

和一些朋友,人未真正老,像已成老鬼。

2017年10月30日 星期一

非專業的付錢大爺

細菌先生在 Facebook 分享了如下一張原創圖。


我同意如他所說,這種情況可見於不同的行業和範疇。我個人印象最深刻的例子,是本地漫畫「新著龍虎門」。

「新著龍虎門」是重新演繹的「龍虎門」,所以在許多讀者記憶中,有著不少難忘的角色。作者一面創作,老讀者不斷追問誰誰誰為何還沒有登場,把持不住的創作者,一時先讓某些角色稍稍露一露面算作交代了,然後把把他們收藏著,也有把經典奸奸匆匆地推出,再在一兩期篇幅內把他們了結,到後來,便是一本本來發展得不錯的港漫,漸漸沒落至今。

2017年10月29日 星期日

俄國捧場客?

Blogspot 提供多種自動產生的網誌資料記錄,其中之一是按瀏覽者來自什麼國家區分出來的瀏覽次數比較。


最大量捧場客來自香港,十分合理;在加拿大、新加坡、比利時等地,有朋友或親戚,有人支持「龍的天地」,也不奇怪。美國方面數字甚高,不一定是來自該國的瀏覽者,也許只是因為把伺服器安放在美國,是個頗常見的做法。

但,若我們相信這系統功能的準確性的話,則那千多個來自俄羅斯的瀏覽數字何來?叫人摸不著頭腦啊!

2017年10月28日 星期六

死在鏡頭前

「無線電視」的「使徒行者 2」已播了大結局。

這劇以臥底行動為主線,人物忠奸難辨,以為是正派的人可能是反派,以為是反派的人可能是正派,還有些以為已死的人卻又會「復生」,叫觀眾難以猜測。


見到有時不止是電視劇,電影、小說、漫畫的作者也會有不想落入俗套者,在表達角色的死亡時希望多添些新意,不一定明刀明槍地看著一個角色倒了下來,由醫生宣布已經死亡才算數,以暗場交代,但由於多年以來那些假死、復生的情節所見太多了,令到觀眾和讀者都已養成一個觀念:沒有在鏡頭前/畫面前交代得清清楚楚結結實實的死亡,未必是真正的死亡。

港漫主筆鄭健和在他的作品中,很肯───或很敢───讓要角死亡,而且可以死得十分乾脆,有時便令讀者懷疑:這個角色不是真的死了吧?一定另有曲折交代的。就連製作人自己在專欄中也有提及過這種「不成文規定」作自嘲。

誰叫現在的故事主角都被描寫成超人一般,那又怎能再教人相信一個角色墮下山崖便即代表死去了?除非那是個閒角。───而且即使是閒色,觀眾和讀者也還不一定相信哩。

2017年10月27日 星期五

重畫

「Akira」( 「亞基拉」 ) 是典堂級的日本漫畫,好些香港的漫畫從業員也受過它的感染。除了故事背景和格局在當年領先潮流外,畫面的超精細描繪和迫力,同樣叫人讚嘆。

有朋友分享了網上的一份資料,原來當年「Akira」在連載時最後的一格畫面,於出版單行本時,作者重新繪畫了。構圖大致相同,但處理上卻是帶出完全不同的味道!

讀者的喜好未必和作者一樣,可能有朋友會說寧可保留原圖出書更好。重點是作者和出版社對自己的不斷要求,那種不惜再花金錢、時間、精神去把已完成作品改得更好的精神,最令人讚賞。


2017年10月26日 星期四

戲院磅

看到此物,不是在昔日的戲院,而是在今天,於連接荃灣港鐵站的「新之城」商場之中,不過若說是一個磅,大家未必明白是何所指,但把磅和戲院連在一起叫,就算不附任何相片,較年長的朋友應該便知道說的是哪一種款式。

卻不知這是舊時東西,還是複刻之作?


當年在一些戲院的大堂中,會見到這種磅放置著,使用者站在其上,在投幣口中放入硬幣,不一會,在輕微機械運作聲過後,下面小口便會吐出一張小而厚硬的卡紙,在預設文字格式之上,印了一個數字,那便是使用者的體重磅數了。

現在收費 HK$ 2,作為懷舊行為不算昂貴,但未有嘗試,因覺得這種機械的量度不會太準繩,而且未必承受到我的重量。

回想起來,不知看電影和磅體重之間有何關係?

2017年10月25日 星期三

四寶

現在於食肆買到的雞紮,多是以「四寶雞紮」為名;哪「四寶」則沒有定律。

雞紮當然有雞件為餡,外面以腐竹包裹住,雞件帶骨的或沒帶骨的都見過。至於另外的「三寶」是什麼呢?近年選材愈來愈馬虎,有些食肆用過那種紅白相間的假蟹柳作為其一,而甚多食肆選擇放入一塊芋頭條,既價廉又易加大雞紮體積。


這個月在元朗遇上兩次比較有好感的四寶雞紮,一家是在新公屋「朗晴邨」地下的小店「包點美食」,至少放條珍珠筍 ( 玉米筍 ) 作餡料也算有點心思;另一家是在大棠路的「老馮茶居」,雞件伴魚肚、豬肚、冬菇作餡料,最像古時風味。

其實回想從前,不同的酒樓茶居所提供的同樣食品,內容也未必一樣,大概也不能說任何食肆的做法是正宗或不正宗,但夾雜太過新派的食材,真能勝過舊時做法的例子,十分罕見。

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黑白商標

很多企業的商標都有特定顏色,不能輕易改動,只是有時遇上要租用大發展商的舖位,而大發展商較財雄,若要求企業統一跟從周邊的設計風格時,通常都是企業屈服,而非發展商。

在「屯門新城市廣場」那邊,有家在單邊位置的便利店,每當我路過時望到,第一眼看到總會心中一突;即使之前已知道有其事,但到下次看見,仍免不了覺得迷離。

在周邊色彩正常的人事物包圍下,那個大大的為人熟悉的商標,卻是黑白的。


每次看到,我不是想到有懷舊味道,而是想到當有聞人去世時,網上的悼念文章通會附上一張刻意調成黑白的當事人相片。那不是懷舊,而是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