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3日 星期一

郊野公園的垃圾

政府將全面推行新例,在郊野公園內不會再設置垃圾筒,並表示有關決定不會撤回。

據新聞報導,調查結果顯示大部份人都贊同這做法,但只有一半人說會自己帶走垃圾。真詭異!那麼部份老實得奇怪的被訪者,打算怎樣處理他們製造的垃圾?


到郊外遠足也好,燒烤也好,事後總有些垃圾出現;有些是真的沒用的包裝材料,有些是可以繼續使用的東西,但人們選擇把它們棄置掉。

我們若在家中燒烤,事後多會把燒烤叉收好以備下次使用,但若是到郊野公園燒烤,則愈來愈少人會把燒烤叉帶走。一來由於成本不高,二來現代人普遍害怕累贅、害怕麻煩。

新例推行後,郊野公園會變得清潔還是更加骯髒?我們且拭目以待。

2017年10月22日 星期日

什麼漫畫?

香港的報攤少了,報攤上擺放的漫畫也少了;日本漫畫也不多,香港漫畫尤少。

港漫的新書,極之鮮見了,新的日本漫畫倒也不時可以在報攤看到。有時見到書名,覺得有些興趣,拿起來前前後後翻看了一遍,用塑膠袋封存著的書,封面封底都並無文字介紹。到底那本書是關於什麼的?畫風又走的是什麼路線?半點提示也沒有。這情況下,也只有把它放下來了。


當然,在封面也會看到些公仔,但很多情況下,繪畫封面的未必就是作者本人,又或者只是作者繪畫而由別人著色的,於是彩稿和黑白稿看起來是截然不同的味道;就算同是作者手筆,封面及內文稿質水準也可以相差甚遠,「進擊的巨人」便是一例。「掛羊頭,賣狗肉」的例子,封面由畫風完全不同的人所代畫,在港漫中也已見過不少。

我知道日本漫畫的中譯本,封面如何設計很多時也在授權條款中規限了,但期望準買家會不明就裡便掏腰包把書本買下來,自信心也太大了吧。

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離別鈎」電視劇

家中安裝了電視台的小匣子,可以重溫昔日的一些電視劇集。

回顧數十年,累積起來,雖說可供重溫的只是少部份節目,但想再看的也甚多,一時間看不了,便先把一些劇集加進系統的「收藏」中;在第一批選擇中,除了因當年不在香港沒看過的「原振俠」和趙雅芝楊盼盼主演的「女黑俠木蘭花」外,還有黃樹棠當主角的「離別鈎」。


那些年,電視台改編過的古龍小說甚多。「離別鈎」是我很喜歡的古龍作品,這劇當年又沒細看過,印象模糊,自然要重溫。

原著多部厚冊的「陸小鳳」拍成十集電視劇,篇幅不長的「離別鈎」也是拍成十集電視劇?會拍成什麼模樣呢,叫人好奇。

主演的二人,黃樹棠拍過的電視劇集中,作為第一男主角的可能只此一部了;謝賢飾演狄青麟,帶著的一種貴氣,在那時期,可說不作他人想。那時這劇如何改編,記憶全無,且待看後再作分享,可是鄭少秋所唱的主題曲,歷來也聽過許多遍,甚有印象。


後記:
文中本來寫「那些年,電視台改編過的古龍小說不算十分多,但因『楚留香』和『陸小鳳』太過經典,所以感覺上規模很大。」後經專家許德成兄指正,並臚列出大量劇名,事實俱在,宜改正。在此再謝許兄資訊。

2017年10月20日 星期五

發燒唱片

很是疏懶,聽過人們說「發燒碟」或「發燒唱片」這名詞已有一段時間了,一直不明所以,又沒去尋找答案。終於,有時間又恰好記得起有這一個疑問,便上網去看資料。

據說「發燒」即是「Hi─Fi」 ( High Fidelity ),「高保真」的意思,所以「發燒唱片」或「Hi─Fi唱片」指的便是錄音優良的唱片,一般適合於專業欣賞,和具有較高的收藏價值。


若說「發燒唱片」定要採用某種制式,或要符音某種資訊密度標種,論製作技巧和科學技術,還有客觀可言,但若以歌曲的經典程度,或甚至以聽眾對歌曲的感覺來作區分,怎可以不主觀?怪不得滿街都是「發燒唱片」或者「發燒天碟」了。

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土著」的讀法

從前以手執筆書寫,不是採用電腦中文打字,所以不必受制於「倉頡輸入法」打不出「着」字的不足,「着」便是「着」,「著」便是「著」,至少二十年時間,運用自如,一直無事。到了遇上上述問題,當年「着」字打不出來,或是採取特別軟件在自己電腦上打到,檔案轉到其他用家手上時,卻顯現不出來,唯有妥協,撰稿行文時,一概使用「著」字。


近期看電視台播放的記錄片,所有「土著」二字,那「著」字都讀成「雀」聲而非「箸」聲,跟從小到大所見所聞所學所用不同,覺得十分礙耳。

看網上有些文章,比較「着」、「著」二字,說本是相通,都是指筷子,即是都是「箸」的意思。但在「土著」一詞中,形容原住民為何要用個「著」字呢?在這個特定詞彙中,到底「著」字應如何發音呢?

迷糊了。

2017年10月18日 星期三

命名遊戲

有機會看過一本小說的校稿,名家手筆,寫作時玩了些文字遊戲,角色的命名一一呼應,且用字又不尋常,詩詞歌賦之乎者也,真是藝高人膽大。

這種文字遊戲,有時讀者看著看著會漸漸昏頭,就連作者執筆之時,也會寫著寫著昏了頭,把角色弄混了。


倪匡筆下衛斯理的故事,有個叫「茫點」,書中出現了一個叫冷若水的醫生;後來她又在其它故事中出現,但慢慢地,名字卻成了冷若冰葉李華兄撰寫「衛斯理回憶錄」時,還把這個名字的變遷寫了進故事內。

這種命名方法,若所用文字有慣常次序,可助記憶人物關係,例如兩姊妹若一名叫芬而另一叫芳,則因為「芬芳」一詞,會較易搞清哪個是姊哪個是妹。

香港殿堂級漫畫「龍虎門」中,出過一對兄弟,分別叫林谷林峰;後來出現「新著龍虎門」,把舊瓶變成新酒,故事中也有這「無影雙雄」,但兄弟二人的名字卻互換了。我想若他們的名字不是「谷」與「峰」,而是「山」與「谷」,混亂的機會便會低些吧。

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港漫已死」活動之死?


有一活動,以「港漫已死?」為題,十分吸引,且參與者又有黃玉郎先生等具代表性人物,可惜舉辦日子在周日,地點又在「中文大學」,交通較曲折,難以參加。

後來,又聽到消息,說這活動取消了。

活動取消原因未明,也不知會否有進一步消息傳出,事情撲朔迷離得很。若有朋友有多些資訊可以披露,歡迎之至。我至今可是連主辦者是誰都沒詳細了解過哩。

2017年10月16日 星期一

的士站


風球懸掛之時,風雨飄搖,見街上有人想截輛的士,殊不容易。

元朗有多處豎立了「的士站」牌子的地方,都不常見有的士等候,人們照樣排隊,卻是等了又等,才偶然有些的士因剛好客人在附近下了車,才順便埋站,鮮見有「車等人」的情況。

這等有點兒荒廢感覺之的士站出現,不知與現在的士司機間常藉手機群組互通消息、直接和客人洽談的風氣間,有否關係。

記得到台灣宜蘭旅行時,該處較寧靜,民宿主人告訴我們,所有當地的士都是應召做生意的,不能在街上隨手呼喚,不知是否全縣如此?以香港的條件,應不會朝著如此方向發展吧?

2017年10月15日 星期日

收音機之勝

又掛了風球,同一天先掛一號,再轉三號;會否再懸掛更高風球,要視乎情況。

情況是根據預測,熱帶氣旋的移動路線仿如兔子跳躍般,本來雖是朝著香港而來,卻會彎向別個方向,最新路線仍如兔子跳動,卻是一跳再跳,最接近香港的位置應會更近,但在預測中,仍是先朝著香港而來卻又彎向別處。

如此一來,大家都知這叫「卡努」的風球即使真的不會直接襲取香港,但懸掛八號風球的機會卻更大了。


每當這種「可能出現變化」時候,對我個人來說,收音機的重要性好像一下子提高了,勝過電視。

從前電視台發放突發消息,不如收音機般可迅速插入主持人的說話,要打斷原定節目是件大事;現在除了節目調動容易了許多,電視畫面也能同步加插不同的資訊,「及時性」並不遜於收音機。不過若想只聽著節目聲音,以備接收到最新消息的話,我覺得收音機的滋擾性較低,可以開著當成「背景音樂」,不太妨礙到原有的活動。───不論是打算工作還是繼續睡覺。

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

設計背後

有新聞提及一種公共場合設置的座椅,只有單座;因被指十分適合喜歡一人活動的「毒男」使用,定題目的朋友喻之為「『毒」有設計」。


報導中提及開會批出有關建築費用時的考慮,會上自然有人提出了一些理由,而為其他人接受了。那些理由大家認為可接受否,可尋找有關文件閱讀,再自行判斷,這裡特別想指出的一點是:我們日常見到的任何東西,都可能包含了設計者細膩的巧思,但由於我們順理成章地接受了,未必留意到和感受到,更別說言謝了。

我們到「麥當勞」購買「麥樂雞」,可能留意到它們並非形狀一樣,但若該店不主動披露,恐怕沒多少人留意到,原來它們並非一句「不規則」便足以形容的,而是有幾個不同形狀,而且各有名稱───按形狀分別稱為「 Bone 」( 骨 )、「 Boot 」 ( 靴 )、「 Ball 」( 球 )、「 Bell 」 ( 鐘 )。

發言人解釋,他們希望帶給小朋友多一點趣味,並在數量和趣味之間取平衡,「三種大少,五種太怪」,造型設計時亦考慮是否方便蘸醬。

看過一篇文章,說「迪士尼」製作的卡通片畫面中,常藏有玄機,不時有別的故事系列角色客串穿插,又包含一些特定數字。設計師有時在出品中隱藏的小意念,真是低調秘密到不行。


2017年10月13日 星期五

作品善終

小說作家或漫畫家終生創作,最後作品未及完成,是種永遠的遺憾。

「紅樓夢」是著名例子之一,雖然有人說此作品已是寫完,只未修繕好,但一來讀者仍是未能得窺作品全豹,無從證實,二來就算作者只餘半成未寫,也是沒人能肯定全由作者完成的話,最後情節安排會否依舊保留。

古龍遺作「獵鷹。賭局」只能完成了過半,現在成品又摻雜了別人的代筆,作者原意情節脈絡如何,便很耐人尋味。


「花生漫畫」( Peanuts ) 作者在去世前把作品正式完結了,是個「安全」的做法,但也不及阿嘉莎。克莉絲蒂「穩鎮」,他在戰爭之時怕生命無常,早替她筆下兩個名角色白羅瑪波小姐各寫好了個結局故事,之後兩系列小說能繼續出版,兩部蓄勢已久的「完結篇」,要待 40 年後才獲推出, 即是「謝幕」( Curtain ) 和「死亡不長眠」 ( Sleeping Murder ) 兩書。

代筆續寫武俠小說,也易被人批評寫不出原作者意思,更何況推理小說?續寫者沒根本不知道原作者的構思,也只能像一些改編日本漫畫的電影般,當拍攝時原作未寫完,便自行構想一個結局出來了,不同的是最後有關漫畫總會有個結局,讀者可以比較兩個版本結局的優劣,但去世了的原作者的作品,卻是永闕了。

2017年10月12日 星期四

食物限期

家中儲糧,消耗不快,所以不敢多置,寧可密集一點購買小量,再善用雪櫃冷藏庫擺放。

有些食材,例如豉油,聽聞是沒有所謂「食用限期」的,產品上印著的日期,除可用作區分不同出品批次外,主要就只是為了滿足法例要求。

實務上有「食用限期」和「賞味期」的分別,有些食品過了「限期」少許進食,不會影響健康,卻會影響進食時的享受程度;有些印上「限期」的日子,有些印上生產的日期再輔以食品的賞味期限長短。


對於罐頭食物,略為過期的話我不會擔心太多,因深信廠家絕不能製作得那麼精確,在限期日晚上 12 時前可以放心進食,一超過那個鐘點便完全不能食用的,而廠家決定「限期」時,一定預留額外時間作緩衝。

現在家中食用的牛油,買的都是超級市場內「快到期」的特價品,便宜不止一半,至今無恙。

2017年10月11日 星期三

是神非神


現在都市人遇上疑難,流行向「Facebook 大神」求助;戲稱是「神」,其實是不知是否存在也不知是身在何方旳一些「人」吧。

早前在網誌寫及平板電腦的電源問題,雖未有主動向「大神」作出「祈禱」,也獲得了回應,老友看到了,便跟我分享了一家維修店,所以趁著周末,已大致上把事情搞定了。

果然夠神!

2017年10月10日 星期二

「雙十節」旗仔

10 月 10 日,即「雙十節」。童年之時,住處周圍有不少國民黨的支持者,每年一到此時,便會免費派發自行印製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


自行印製,成本所限,加上當年工藝技術亦有限,旗子只是印在粗糙的薄紙張上,要自行找根棒子,再在旗邊塗上漿糊捲貼到棒上;旗子拿在手中常會染上色料,貼在棒上後揮幾揮也容易掉落。一度見有人以薄塑膠印製,十分精美,但也是沒有自動粘貼功能的。

有人會把許多旗子一連串地貼在繩子上,在屋前、周邊、露台懸掛起來的,看來熱鬧得很,不過也只是那麼幾天,之後所有旗子便會消失。

童年之時不知當中涉及的政治因素,只當是一種傳統習俗而已。看從前報紙專欄的結集,原來有個時期,左派右派相爭甚烈,有人為表「中立」,不去慶祝「十一」,也不去慶祝「雙十」,而是在 10 月 2 日至 10 月 9 日間慶祝「國慶」的,這種事,我當時自然不知道了。

2017年10月9日 星期一

運送兒童

早上在升降機中,兩對母子先後步進;然後升降機直達地面,期間先進升降機的那母親,跟後進那由母親抱著的小孩說:「為什麼要人抱?自己下來站著嘛。」

那母親的語氣和善,但說的話卻怪。她帶同那同樣幾歲大、身穿校服的男孩,也正坐在一部嬰兒手推車之上啊!


稍後,走到一家幼稚園附近時,見到帶同小孩子趕赴校園的家長,那些小孩子有的亦是坐在嬰兒手推車上,有的坐著背後有條長柄由家長進動的兒童三輪單車。

現在的孩子───或應問是現在的家長───是什麼一回事了!

孩子若走動不快,害怕遲到,便讓孩子知道要早些起床、早些出門吧,連這基本的責任、小小的解決問題機會也都剝奪了,孩子日後成了人們口中的「港孩」,失去自我照顧、自我生活能力,要怪誰人?

2017年10月8日 星期日

「有緣再會───我在亞視最後一年」

正在看「有緣再會」這書,葉家寶著述,黎文卓監製,黃守東主編,出品人石中英,2016 年 4 月 1 日出版。那天應該正是「亞洲電視」停播之日。


在「亞洲電視」停播之時,葉家寶是該公司的執行董事,這本書主要是以他在之前一段時間,想盡辦法要「拯救亞視」時同步撰寫的網誌。

「拯救行動」的結果已是歷史的一部分了。正因為已知道結果,所以當看到書中文章寫到如何想出嶄新的方法希望救到「亞視」、如何渡過一次又一次的難關,以及宣布有公司應可成功賣盤的「好消息」時,更令人傷感。

以一個局外人的身分看回「亞洲電視」的「死亡」,是莫名其妙的。新股東加入公司後,投放資金後若無大改動,即使全台上下不思進取,只因循繼續做著同樣的事情,可以支持的節目便一直製作下去,不再尋求創新突破,似乎也不會在如此短時間內陷入巨大困境的,但偏偏各樣變化出現,連一班最堅守的觀眾,也找不到節目可以捧場時,情況便變成無法挽回。

我不認識葉家寶先生,沈西城兄對他則讚譽有加,並邀請過他上網台節目作嘉賓。從文章中,從訪問中,看到的葉先生確有「君子」之風,不過他的所作所為,在不少人眼中,大概也有種「笨人」的感覺吧?這書出版至今,已過一年,不知葉先生現況如何?

根據「維基百科」,關於「亞洲電視」的最新情報是:「2017 年 4 月 24 日,香港高等法院正式批准解除德勤的亞視臨時清盤人職務,亞視交由上市公司協盛協豐控股旗下子公司星鉑企業接管。」

大約一年前,「亞視」停播之日,網上回憶文章甚眾,那時斗膽預測,大家很快便會適應及淡忘事情了。果然,臨近今年的愚人節,有很多人念及「哥哥」張國榮,沒多少人提到「亞洲電視」。

2017年10月7日 星期六

電子用品之麻煩

說是電子用品,其實主要是電腦方面,而且是關於使用中的平板電腦。不過遇上的問題,又並不是單單會在平板電腦之上發生。

正在使用 Samsung 的 Tab,記憶體不大是個令人不能用得很肆意的因素,倒不算是很大的問題,但充電池的插口位有點損壞,不能次次都能測出充電池的存在,而且充電時間也長,卻是個大問題。因硬件設計上,這插口是和機身一體的,不能獨立更換;任何強橫電子工具,不能充電的話,等如患上癌症,僅存的電力漸漸耗盡之後,工具也就要報銷了。


今天一早,見有 Whatsapp 訊息需要回應,一動手,平時用慣的輸入法居然失蹤了!連重新安裝一次都還是在軟件清單中,看不到該輸入法的存在,頓時有點兒手忙腳亂。最後一招,又再重新啟動機器,然後,哈,居然一切又正常了!

唉!看來新平板電腦這資金預算,也難逃了。

無電即死、使用時卡著需要關機重設,是不是也是常見於其它電子用品上的「通病」?

2017年10月6日 星期五

低溫慢煮

「低溫慢煮」成了潮流烹調方法,什麼食材、什麼菜色好像都可以用到。從前聞得有種煮菜方式,用上十數小時來把食材煮熟,詫異到不得了,現在聽得多,有人告知說什麼肉類原來花了幾天來處理,也不覺得驚人了。

新聞報導日本有家獲「米芝蓮」一星級別的食肆,以低溫慢煮的三文魚菜式被驗出有蟲。三文魚又不是什麼堅靭肉類,平時食用時也不覺得十分粗糙,也要低溫慢煮?看來不止在香港,各地都有廚師利用這烹調方法作為噱頭了!


我個人不懂下廚,以飲食經驗論,日常食材中,主要就是豬肉最宜低溫慢煮,因為煮食者通常處理豬肉時,寧取過熟而不敢取過生,但豬肉煮老了,口感和味道又可以甚差;利用低溫作長時間烹煮,既能確保熟透又夠軟稔,效果最佳。但當然,所謂「低溫」,也起碼要足夠高至殺死細菌了。

廣式燒豬肉有採用「地下磚窯燒烤法」的,也是包含著「低溫慢煮」的概念,豬皮燒好後經久不軟,極受推崇。

2017年10月5日 星期四

坦克燈籠

手作燈籠有捧場客,既有市場,所以仍能不衰。

元朗市政街市,把燈籠聚集擺放,成為「燈籠街」,也是一時景點;其實即使只是一家普通的衣紙店,當在門前上下放滿色彩艷麗的燈籠時,也能帶出一份熱鬧的感覺。

數兒時的燈籠款式,在許多朋友腦海中,最經典是楊桃和白兔,而坦克車造型的燈籠,則較少人記得。

坦克燈籠和白兔燈籠一樣,都是 3D 立體的,同樣底下有著木製輪子,可以用繩子拉著在地上走動。涉及物料較多,工序也較多,大概因為如此,售價會較高,這也許亦是比較少朋友童年時購買過坦克燈籠的原因。我童年之時,有次拉著在地上走動的燈籠在身後燃著了一些時間,有人指點時才猛然發現,這事記得清楚,卻記不清那燈籠是坦克還是白兔了。

很多舊款燈籠都有新製,坦克則少見;就算有人製作,亦造不像,因為沒太多造型資料的記錄。現在於網上可找到關於坦克燈籠的參考資料,是人們憑記錄繪畫出來的圖樣,是造型相似又不盡相同的款式,各自不齊全,但集合起來,也應能綜結出一個大概的。

 


2017年10月4日 星期三

小小怪事迎中秋

是日中秋。天氣預告會有幾陣驟雨。

今天將會現身的局部地區會否遇上下雨,不能預知,倒是昨天已遇到件小小怪事。

時間二時許,與同事午飯時想看看中秋日天氣預告,開啟了「我的天文台」軟件時,赫然見到一號風球的圖示!

當時告知了同事,後又信手轉發了訊息到兩個小型 Whatsapp 群組。既早說了是「怪事」,大家應可猜到,事後發現,該軟件上再無風球訊號,也沒有相識者看到過有關消息。

我個人想到些可能原因的,但事實如何,大概永遠證明不到了。而在現今世代,當個人記憶及遭遇跟電腦記錄之間存在矛盾時,大家自然不會選擇相信個人主觀證供,這倒是可以理解的。


祝各 Blog 友───

中秋節快樂!闔家安康! ^_^

2017年10月3日 星期二


收到這一期電費單,費用比預期的高,再三思量,才醒起現在主要的家庭用具都轉用電能了,所以有部分支出其實是從其它成本例如燃油費中轉移過來的。

連馬路上的車子都說趨向電能化了,家居生活中亦是大勢所在。

但這麼一來,愈來愈集中依賴一種能源,風險便增加了;沒意外發生猶自可,萬一有所閃失,出現的問題規模便會更大。過得之前家中用過一款電話,停電時原來操作不到的,臨時想找技師求救也不能,頓時便失了預算。

2017年10月2日 星期一

被動捧場

老友說「一直有捧『龍之天地』的場」。但我知道我若只在 Blogspot 寫網誌,而沒有把網誌的連結貼上 Facebook 的話,恐怕都不能保有這個支持者。


Blogspot 像個孤島,打算獨個兒寫點什麼留痕的話,絕無問題;Blog 友之間的交流不高,吸引外界進場瀏覽的魅力更低。Facebook 強在交換各用家之間的動向資訊,主動通知,用家閉門家中坐,對著電腦,連起身拿本記事簿出來翻看查找一下朋友的生日日期也不必,系統到時到候便會告訴你。

習慣了別人的提醒,成了依賴,若哪天系統出問題,那一天朋友生日的消息便未必記得起了。同樣地,若「龍之天地」不在 Facebook 宣傳的話,低迷的瀏覽數字更會慘不忍睹。

不少網誌都是臨急就章寫出來的;寫也沒空,宣傳更沒空,所以往往積累了數十天的網誌後,才抽到時間整理,於是一次過又把大堆帖子貼到 Facebook 上。過猶不及,有心支持者,要一下子看回數十篇劣文,也難以支持下去了。

剛好忙完大項目,這個「十。一」就重新開始,前事不計了,當下開始把寫了的網誌在三兩天之內貼上 Facebook ,不再拖拉,希望養成習慣。

打算如此,結果如何,便要拭目以待了。

2017年10月1日 星期日

創作致富機制


聽過許多次在 YouTube 上放置的短片,若能有可觀瀏覽數字,不必自行通知,YouTube 會主動聯絡提供分紅,但一直不知詳情。近日買入的一本「壹週刊」中有篇專題,有如下內容:
假設他每日上載兩條影片,每條影片有十萬觀看次數,每一萬點擊分紅港幣一百元,單是跟 YouTube 拆賬,每月收入已有六萬。
該文章如是說。

現今世代,關於創作,情況大致是:創作成本可以極低,發表成本可以極低,觀賞成本可以極低,但瀏覽數字並不一定能轉化成收入,要視乎發表平台的財富共享機制而定。

就以 YouTube 為例,他們即使沒有分紅制度,一定也有不少人上載短片;分紅制度吸引有能力者善用他們的平台,創造收入,然後平台及用家攤分有關收入,是謂「雙贏」。這要看平台運作者的能力、視野和胸襟。

第二本「港漫回憶錄」───「玉郎傳奇」書中,人稱「然哥」的上官小寶先生認為黃玉郎先生對香港漫畫市場貢獻甚巨,是因為他有種和人共享利益的性格,「若他自己要賺數十億,其他人也可以因此賺到幾億」,行業因此便可壯大了。以史為鑑,所有欲發展創意產業的朋友,對這個案宜再三細味。

2017年9月30日 星期六

重新發現克莉絲蒂


標題中的克莉絲蒂,指阿嘉莎。克莉絲蒂 (Agatha Christie),當然。

「重新發現」是有點兒井底之蛙的說法,因為所有作品一直都在那裡,只是我後知後覺。

多年來我看克莉絲蒂的推理小說,主要就是白羅瑪波小姐作主角的兩大系列,輔以個別單完的故事; 是這一年半載我才多看了些她規模較小的系列小說。

湯米陶品絲這對「鴛鴦神探」以及神秘的鬼艷先生,設定都很有趣,加上他們的一些篇幅較短的故事合乎我近年口味,閱讀起來更每多驚喜。

台灣最新版本的克莉絲蒂小說很精美,翻譯也好,不過若想買齊,支出多且佔位多,只好依賴電子書一途了。真是對不起出版社。

2017年9月29日 星期五

臨尾支持「壹週刊」

一家店舖宣布要結業時,便有一大班「支持者」往捧場,聽到的幾乎全是好話;一個地方要清拆時,便有一班人現身,分享過去在那地方有過多少美好回憶,並說依依不捨。所以這個星期我也買了一本「壹週刊」。

你可以說東主易手後「壹週刊」已是名存實亡,但客觀事實既在,書應會繼續出。但這本雜誌由黎智英創辦至現在最新一期,共出版了 1,438 期,這個數字,得來已不易。


相比於八卦消息,我個人較欣賞「壹週刊」的專題報導,把個別、零碎的資料整合得有系統化,對於掌握事情脈絡甚有幫助。

關於副刊,有不少知名作家都在書中有其專欄,不知以後,那些作家會否搬到其它「地盤」?又或者應問:尚有否其它「地盤」?

2017年9月28日 星期四

超市理貨


現場拍了張照片,但看不清楚想要的效果,便加上兩個記號,以作幫助。

在超級市場購物時,很多時通道狹窄,要和其他顧客爭路,已經不便;遇上店員理貨,手推車來來往往,新到貨品堆積又弄得通道更窄,而店員站在椅子或梯子上整理貨架,又佔住了通道一邊,情況更壞。

更令人不快和不放心的,是看著店員處理貨品時並不會特別小心,大力拿取貨品或讓貨品互相碰撞等等,心想一些如餅乾、麵餅的易碎品,大概會有所損傷吧?又例如罐裝汽水經過碰撞後不久,顧客買回家中打開時,又會否被噴得一身濕?

照片中所見的兩罐罐頭,都凹陷了,其中之一更是嚴重變形了。店員令到東主的貨品如何損壞,已經不該,當貨品有如此明顯缺憾,也仍如同沒事般陳列到貨架上,如此工作態度,實在古怪。

2017年9月27日 星期三

「日日安全搭港鐵」動畫廣告


近月在港鐵站常可看到的港漫化廣告,原來有動畫版?謹此分享。

看畫風,繪畫者似是「黨娘」的作者惠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kyBoW19g2w

2017年9月26日 星期二

「羅拔臣」啫喱粉

網上見有人自家製的啫喱相片,勾起了些回憶。

童年時我家的啫喱也是以「羅拔臣」啫喱粉製作的。現在看回程序,實在簡單得很,不過當年見又要煮又要沖的,又沒得參與,便覺得高深。


啫喱製作的時間不長,把不同顏色、口味的液態啫喱水倒進小杯中後,待它們冷卻、凝結卻很需時。───至少我們當年感覺如此。小杯放進雪櫃後,每隔少許時間便會去「檢測」一下,表面稍見凝結時,已經蠢蠢欲動要動手進食了。

吃時我喜在表面上倒些花奶;初進食時在啫哩表面挑走一小口,那些啫喱上的花奶會順勢流進洞中,形成一個微型「水池」,是一個玩樂的過程。長大後,連啫喱也少吃了。

2017年9月25日 星期一

深口袋


一件新衣服,幾個口袋是出乎意料地深。

個人推想,是因為現在很多人會把手提電話放到口袋中,而大行其道的智能電話通常面積/體積較大所致。

我使用的非智能手提電話,放進胸前口袋中,如滄海一粟,豎著放下去時,很快便橫著睡下去,於是響鬧鈴聲傳到耳中的聲音便低了,要用手指把電話掏出來又要費些周章。

這些麻煩,之前都沒有想過。

2017年9月24日 星期日

纍纍之作

聽同事介紹「無線電視」的外購劇集「古今天外」有一段時間,近日才開始斷斷續續地看了一些。遲了開始看是因為當初知道時,到電視台網站看資料,見已經播出了多段,每段又有不少集數,心想要花不少時間追回舊文,便不敢輕易開始了。

許多許多年前,堂弟介紹我看殿堂級的日本漫畫「Jo Jo」───當年只算是暢銷,未成經典───的時候,故事已去到第三部,我記得是空條承太郎和老鼠在田野對戰的階段。那時覺得這故事真好看,不過若想從頭閱讀的話,便要追回大約 20 期的內容,那時候也是經過猶豫之後才開始的。


有一部漫畫,叫「牙之旅商人」,漫畫屋店主向我推介過,至今未沾手,也是因為我知道它的存在時,已累積出版了多本單行本。當時我開始閱讀的,反而是同一原作者七月鏡一的另一作品,當時算是新書的「異能領域」(Area D)。

現在有不少新人出版的小說,也都厚甚,對於未知質素如何的作品來說,恐怕買回去又讀不下去時,便只好索性不買。

2017年9月23日 星期六

「網內人」閱後談

剛看完了陳浩基的「網內人」。

以一本約 540 版內容的小說,據作者在後記中所講字數愈 30 萬,我又不是每天隨身攜帶全天候閱讀,可以在 10 天左右時間讀完',可見作者的文筆仍然是如常的淺白易讀。

內容豐碩,對比之前陳浩基的作品,主要是有較詳細的角色內心描述;同時又夾雜好一些對於香港物事的簡介和備註。

關於後者,我覺得在上一本書「13。67」開始,小說的定性已明確是「香港人寫的台灣小說」而非「香港小說」,許多許多的香港物事簡介,若不是在撰寫時已經心存市場的考慮,純是為了講好故事來說,都應不會加插進去。像外國人拍攝以香港作背景的電影時,把那些符合外國人印象而實際上在香港已不常見的物事拍入鏡頭之中那樣,數量太多的話,我個人是有點兒抗拒的。


故事以一宗「涉嫌因遭網上欺凌而致自殺」案件而起,基本上是一個尋找兇手的復仇故事。陳浩基的推理設計,很是仔細且沒什破綻;當中涉及相當詳細的電腦資訊技術介紹和運用,作者運用起來很是順暢,也不難明。一層一層遞進,逐步逐步把兇手鎖定,而過程之中文筆仍可帶有不少趣味,讓人閱讀之時不覺不覺,原來已看了不少,陳浩基的功力,仍是一貫的強勁。

由於這小說是由一個小概念衍生出來的,沒有宏大的格局,所以雖說有令人不知不覺看完的利害,卻又欠缺「今人拿上手一讀便放不下來」的魅力,隨時停下來,隨時拿起再繼續閱讀,都不會有心癢難搔的感覺,和前作相比,這書甚厚卻始終是小品格局。

喜歡陳浩基作品的朋友,這本書應也會滿意的。

2017年9月22日 星期五

書之封面圖

在作一份記錄,於網上尋找一些書本的封面圖。這動作有時並不容易。

我想找書本的封面正面圖,端端正正、完完整整的,不必十分高解和大呎吋,一般清楚已 OK。以前在網上書店中,大部份書本的介紹版面都附有封面照;點擊細小相片後,會有張較大、較清晰的版本顯示,我採用那個大的圖檔已經滿意。

後來愈來愈多網上書店會在相片上加上自己的印花、標記,當標記蓋住了封面一部分時,用「小畫家」之類簡單軟件把它們移走後,封面便會變得不完整。

───如果移走了的是純色的一塊,有時還可用簡單軟件功能補上,但若是有特效的話,我便處理不來了。


再近期一點,連正面照也難找,周圍找到的,都是有一定偏斜角度的書影。這在視覺上有所變化,是更好的選擇,不過卻不適合我的用途。

說到這種斜放封面圖,我想應是有一種專用的生成軟件,用家提供書面及書脊的圖案後,便可以簡單合成。但不知為什麼,這種相片中的書本,看起來都是甚厚的,即使原書只是薄薄一本,也顯示出有相當厚度,不知是軟件的設計如此,抑或是我的錯覺?

2017年9月21日 星期四

車上蟻


拍了相片,但車子行駛之中顛簸,又要以功能不高的平板電腦近距離拍攝,拍得的影像甚低,基本上,可以說是「拍不到」,只是聊作記錄。

近期幾次,坐在巴士之上,窗邊都見到有螞蟻行走。不是個別的一隻兩隻,是最少十多隻像很多時看到的,在列隊前進,而又間中有一兩隻往相反方向走,行行停停的,似正在協調大隊。

這些螞蟻的行動,「正常」之至。───若果不是在巴士上看到,而是在街道旁甚至家中廚房,實在是尋常現象,可能會反思是否要搞好衛生,而不會覺得十分奇怪的。但在巴士上,則令人疑惑。

常有人在巴士上飲食,招惹到螞蟻並不出奇。螞蟻列隊,常是往來巢穴,則不得叫人想到:莫非這些螞蟻不是偶然被食物從別處吸引來的,而是在該輛巴士之上,建了個窩?但我幾次坐的,又應該不是相同的巴士啊。

奇怪。

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風波難息

今年風暴消息甚多,熱帶氣旋/颱風/颶風數目多而且影響大,世界各處的風災新聞經常聽到。在友儕間,每當有風吹草動有機會懸掛風球,便開始在 Facebook 及手機群組上通消息,齊齊關注會否出現額外假期。

早陣子有兩個熱帶氣旋一左一右趨近香港,最後又各自繞彎它去。由於在香港並無因這兩個熱帶氣旋而掛起風球,我便沒再理會,隔了幾天,我開啟「我的天文台」應用程式,赫然見到又有提供熱帶氣旋路線圖。怎麼這次沒聽朋友提過?


進入有關版面一看,原來顯示的,是之前兩個熱帶氣旋其中之一的資料;風已遠走北上,卻未消散,看來都不會再影響到香港的了,但仍保留了在系統中。

大概是有熱帶氣旋進入有機會影響香港的範圍,便會作出提示,卻沒有「退場機制」,熱帶氣旋一天不消散,提示都會繼續保留?

2017年9月19日 星期二

平凡難尋

很多外語電影的英文名稱都簡單直接到極,中文片名則要多花許多心機,在名字中加入多一些訊息。

近日有部電影,原名「IT」,非乃「資訊科技」(Information Technology) 的略稱「I.T.」,而是第三身單數指稱「牠」或「它」。


這種平凡得很的名稱,用作關鍵字到網上搜尋相關資料時,相當欺人,即使加添些資料性質的分類,例如「IT 電影」,可把搜索範圍收窄點兒,不過找出的結局還是會有大量不相關、不需要的資訊。

在中國內地有位作者筆名「那多」。我追捧過他的一些科幻故事,曾試過在網上找他的作品清單,誰知他的名稱二字,常見到極點,那找出來的搜尋結果會是多麼的海量啊!

書名/人名/電影名太過普通,要精準有效地追尋到相關的內容,殊不容易哩。

2017年9月18日 星期一

九型餅格


有公司以「九型人格」概念推廣月餅,拍了九條廣告;當多條廣告連續播出時,相當吸引眼球。

自然地,該公司是以世上存在多種人格,以突顯他們旗下有多種口味月餅,不過又並沒有特別地把哪種特定人格和哪種特定款式月餅掛勾。甚至廣告推出已有一段時間,觀眾都能數出「九型人格」是哪九型時,都未必能講得出一款特別口味月餅的名字。───也許有些朋友,連那家其實是什麼公司亦講不出來。 ( 雖然廣告的結尾語已很「洗腦」。 )

有些廣告就是紅了廣告,卻未能令消費者把廣告跟特定品牌聯想起來,若出現這情況,無論廣告如何火紅,廣告計劃也應不算成功了。這個「九型人格」系列,明顯避開特定商品,主要推廣公司在消費者腦海中的浮現名次,我覺得也頗成功。

2017年9月17日 星期日

賣萌化


周日難得早起而又沒事出門,在家中看到電視中有套日本特攝片的尾段,在輕快的音樂下,超人、怪獸都在像「櫻桃小丸子」的角色般載歌載舞,稀裡古怪的舞姿,叫人哭笑不得。

現在的超人片集都似必要加入搞笑元素,角色造型常在賣萌,武器裝備式樣多多,相當千篇一律。超人應有超人的格調啊,總是搞笑的我有點兒抗拒,自然,這是我個人口味,難與大趨勢相左。

小說也出現賣萌化,就算是不特別針對年輕人市場的書本,就算書中主角本不是青少年,常會有個繪畫得日本化的封面,畫面上的角色看起來都似仍在就學。

有不少著名小說,主角都是中年以上的,但改編成漫畫、劇集等,通通年輕化。可能,萌化了的封面可以吸引到一些本來不會捧場的年輕客人,但會否又同時令到年長客人誤會作品太過跳脫,而錯過了呢?我覺得這可能性是存在的。

2017年9月16日 星期六

發洩品


收到宣傳電郵,標題有「發洩神器巨型 USB Enter 鍵」,本來不明所以,直至看到相片,才明白少許。

要拿這東西來拳打腳踼發洩,和用枕頭何異?為何要花近百元買個放在桌上?又為何會有「USB」功能?原來這東西,插了在電腦之上,真可代替本來鍵盤上的「Enter」鍵使用!

設計搞笑之至。香港人真有那麼多怨氣要即時發洩出來才行,稍待不得?之前已見過有什麼手指陀螺之類的產物以解人們手癢之用啊。世人真是煩燥者多?

2017年9月15日 星期五

厚書

有機會遇上了,稍作猶豫,便一咬牙的買下了陳浩基的新書「網內人」。

對於陳浩基的作品,水準是有信心的。猶豫是因為這本書甚厚,一來價錢較高,二來攜帶不便;若只留在家中有空時閱讀,則這本書不知要經多少時間才可以消化得完了。


有些文學作品,篇幅較長,從前做法,有時會分為上下冊或甚是三冊出售;現今市道不同,若是分冊分售,有可能連第一冊都銷不好,便連第二、第三冊都不知推不推出好了,倒不如一次過賭一舖。

───所謂「賭一舖」的說法是我等外行人的外行話,是否真相不得而知。市場上的厚書愈來愈多,則應不是錯覺。

2017年9月14日 星期四

撤換


中國內地收緊廢紙回收,造成香港多個相關行業出現連鎖反應;本地出版業本已陷於低潮,若如上世紀某個時期紙價不斷上升,報刊結束消息增多不是過濾。

香港除以製造業揚名外,曾有個「轉口港」的身分也很吃重,不過時移勢易,當昔日需要由別處轉口貨品的地方變成可以直接入口時,這角色便不再需要。出口廢紙的情況其實有點類似,不過平穩了那麼多年,大家都欠缺了危機意識,以為有事情可以長做長有。

眾所周知,大凡有新款手提電話推出,香港人必是最先的重要用家之一,其中也造就出幾許炒風,替不少人帶來些外快。我們常可購置最新電話,一定程度上也因為可把舊機售出,把回收金錢幫補一下新機成本;而舊機有價,因為對於某些「較落後地區」的朋友來說,那些舊款機的功能和價格正好合適。

但「較落後地區」是否會永遠落後於香港?若外地不再需要香港市民銷出的二手手提電話,情況又會如何?似乎不是有那麼多人想過。

2017年9月13日 星期三

註銷書本

我知道不少朋友和我一樣,一些買了回家的書可能一直都沒有閱讀。那些書在購入之時,我們已經有閱讀的打算,尚且如此,公共圖書館添置的書往往是「預計有市民會閱讀」,多了一層不肯定因素,結果出現失衡,原來書本的借閱率甚低的情況,絕不稀奇。

常聽到提及在書店中陳列的新書,展示期愈來愈短,因為書店地方有限,而新書推出甚多,儲存成本太高所致。那便也可以理解,公共圖書館也是不能無限量地收藏每天海量的出版物,但是把不打算再存放的書本,當成廢紙處理的做法,實在叫人難以接受。


但又有哪些其它更好的方法處理呢?送贈出去?若我知道很固定地會有些二手書由公共圖書館送出,莫說買書,甚至借書的動作,可能也免了。

有些朋友想看港漫而想減省成本的,便到二手書店購買剛過期不久的書,接受「滯後閱讀」來節省金錢。

又是以漫畫為例,我知道現在有一些「救書員」,會接收別人本打算當廢紙棄置的書本,再作轉售,但這一定程度上,只是把本來分散多處的書集中到一處而已,若久沒人需要,累積起來,大概最後也是被運往堆填區一途。公共圖書館的藏書面對之問題,應也類似。

真是難題。

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

「亞視」與「佳視」

家居處寬頻服務被壟斷,所以要再參加一個新的計劃;而計劃選項間的費用相差太近,便順帶開始了採用「無線電視」的「MyTV Super」。

有了這個機頂盒後,可供選擇的電視頻道多了,不過始終閒時太少,主要功能,還是在錯過了節目後重溫之用。

近日發現在外購節目的一欄中,原來放置了一些「無線電視」購入的「亞洲電視」和「佳藝電視」之劇集,真是驚喜。

第一套選看的電視劇,是當年兩台爭拍同一題材的「俠盜風流」,由潘志文飾演盜帥的版本。古龍筆下的「楚留香故事」內容何其豐富,那時候只拍了八集,但主要脈絡仍在,亦甚有古著味道,編劇者真是高手!

2017年9月11日 星期一

零食何名

收到一張關於懷舊零食的圖片。製作這張圖片的人,年齡大概也是如我輩者,所以我曾吃過幾乎所有清單上的零食,絕不稀奇。


但是當中的「欣欣杯」我卻不知何物。

若這清單有配圖,看到物品的模樣,也許一眼便可看出是哪種零食的,偏偏沒圖,便連猜也沒得猜了。

事實上,清單上的名字,很多都未必是正名,但全港各地的青少年各自為零食命名,約定俗成之下,居然大同小異;就算大家的稱呼並不雷同,聽到別人所講,也都能知道對方是何所指。這樣便形成了一代文化。

2017年9月10日 星期日

變質拍賣

曾幾何時,Yahoo 香港運作很暢順,Yahoo Blog 是用戶互動性最強的部落格平台,而 Yahoo 拍賣則連本地的 eBay 也超越了。

早幾年,Yahoo Blog 突然被公司全盤放棄了;今天,Yahoo 拍賣又開始變質,前途未卜。

拍賣最基本運作,就是讓準買家競價,Yahoo 拍賣系統提供的「直購價」才應是特別安排,現在,居然相反地,不再支援競價,全要設定直購價錢。這便變成了純粹的網上售賣平台,而非拍賣場了。

好像說現階段無論拍賣品的「直購價」如何,收費一律 HK$1,「直至另行通知」。對很多本來就是以直購方式發售的貨品來說,成本會低了,但在如此氛圍下,卻不知到底 Yahoo 拍賣這平台未來會有多大變化了,可能像 Yahoo Blog 一樣,多番變化,最終消失了哩。



2017年9月9日 星期六

有人駕駛

現在收看免費電視,即使同是收看「直播」,也有兩種方法,一是直接用電視收看,一是經機頂盒之類器材,經數碼方式收看。曾在食肆中見到擺放了兩部電視機,都是在播放著同一個電視頻道的節目,兩者內容,卻有著數十秒的時間差距,並不同步。

我個人猜想,這是因為刻意把數碼播放延後一點,以便工作人員遇上那些購買版權回來播放的內容,雖可在「直播」中放映,卻不能在甚它地方「二次放映」時,立即動手以另外的視訊片段代替。

聞說昔日「三大才子」主持的「今夜不設訪」也刻意地把所謂「直播」延後數秒,萬一主持衝口而出粗言穢語時,也可及時作出滅聲。


香港傳媒史上,還有兩個傳奇節目。一是在「亞洲電視」,夜深收台後,用攝影機拍著一個大水缸中魚兒動態,名之曰「魚樂無窮」;二是一個名叫「無人駕駛」的電台節目,任人打電話上去自行發言,直至收線,常聽到有人打去只特地試驗是否真的無人接聽,於是電話接通後,「喂喂喂」多下後再加一吢「真的沒有人啊」然後收線的例子,相當之多。

「無人駕駛」名雖如此,實際當然是有人駕駛。除了有聽眾有心佔著線路一直講下去時,會有人可手動斷線外,內容也是延後多秒才播出的,有工作人員監聽,若遇上不良說話,有需要時隨時滅聲。

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

周星馳笑片

不時有朋友把周星馳電影的片段放到 Facebook 上分享。許多都是已經看過了,而且看過也不止一次兩次,恐怕超過十次了,但每次再看,還是忍俊不禁。經典即是經典;天才即是天才。


周星馳的笑片,即使已是十多二十年前的電影,我們還是能記得不少小角色的名字,還能背得出不少當中的對白,要做到這效果,已經十分不易;已熟知情節和對白的搞笑場面,重看時還可以自然地笑得出來,難度之高,超乎想像。

我們都知道,周星馳的電影笑點,很多是來自對白,但是原來的廣州話對白,譯成普通話版本後,在中國大陸市場仍可叫觀眾入腦,怎不叫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2017年9月7日 星期四

物非人非


工作需要到 Google Map 上找資料,看到一張元朗「雞地」一帶的舊相片;只是拍於 2001 年,也只是六年左右時間,已覺物非人非了。

有些舊日商舖,我也有印象,知道是曾經在該處落點的,但有些商舖,實在記不起原來曾在那位置出現過,而且更會詫異:「這帶全是飲食,原來曾有過美容店和髮廊?」

單以元朗為例,有些品牌,全盛時在區內有多家分店,如「華香雞」和西餐廳「都靈」等,一下子,便連一家也不存了。現在燒臘店「利興」及其相關食肆,在元朗數目大增至近雙位,不過據說,還在計劃增加。

時日如飛,過兩年重看今天,很可能又大大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