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1日 星期一

歲月留痕

正在閱讀魯金 ( 原名梁濤 ) 一本談老派香港話的書。

好一些香港老話,隨著有關的使用場合消失,已經失傳了,但我們既然並不知悉,也就不會覺得可惜。另外有一些話語卻留傳了下來,而因為產生的環境已消失,我們便想不通它們的出處,要是可以有人一一解通事件源流,實在是一件有趣的事,可惜魯金去世也有近廿年了,連他的後來者吳昊亦已仙遊。

日本漫畫「危險調查員」中有個故事:一名美國老兵想追查戰時在日本的集中營,資料卻被消滅了,正當大家以為事情已經死無對證,原來昔日流傳下來的一首童謠中,便夾雜了當日的史料。我相信香港的童謠、歌謠中,某些聽來古怪的詞句,也可能有著相似的意義。

另一個很容易會帶著往事記錄的,便是街道名稱了。「調景嶺」原名「吊頸嶺」的說法,大家或者也不陌生吧?又例如如下的一張新舊對照相片,告訴我們「石水渠街」這樣的街名,其來必然有自。當聽到「東堤街」、「西堤街」這樣的街道名稱,即使現在我們已經看不到任何池塘的痕跡,也不難想像,昔日它們圍繞著的,就是一汪池水吧。

為歷史中任何細小的事情留下記錄,總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