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3日 星期三

對人。對事


「熱血少年週刊」發生「抄襲事件」,網上討論熱熾,至今都未完全平息。

本地漫畫在畫面創作上以某些東西作「參考」,然後完成品讓讀者感覺十分「雷同」,過去例子絕對不少,未來會出現的例子也會不少。雖然這本來就是一件可被批評的事,但被批評得如此利害,我覺得已經不是單純是「事」的討論,而是涉及「人」的因素了。

推銷專家都告訴我們,「在推銷商品前,先推銷自己」。向相反方向想,若對方先對「推銷者」不存好感,則「被推銷物」亦自然容易受到月旦。

也不必遮遮掩掩的談了,大家都知道,「熱血少年週刊」的不少讀者,購買該書,是為了支持「香港漫畫」本身,而對製作人之一的黃洋達不大支持。該等讀者口中說要支持港漫,卻又期待看到黃君的失敗,並會因此而感到快意,現在黃君的工作自行露出破綻,他們又怎會放過機會?

好一些朋友,在網上就此事進行討論時,都已經盡量抑制著,採用比較中性的字眼。這已經很好了。但試想想,若果出了事的是他們所喜歡及支持的漫畫人,他們會否連那些意見都寧可忍口不說,讓事情可以更低調地不了了之?所以在抑制著的意見之中,還是可以看出他們是有所企求的。

黃洋達本來想以漫畫對政事的發展造成影響,現在「革命尚未成功」,卻先讓政事對漫畫的發展造成了影響,這是他始料不及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