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8日 星期四

手作功夫

沈西城文,回憶昔日送稿的苦樂。我沒在報館工作過,不過在公關公司工作時,也常要透過不同方式,發送資訊,這也算是「送稿」的一種吧。

那時發新聞稿 (Press Release),主要還是利用郵遞,信件要打印、摺疊,是最基本;信封地址當然不會逐封手寫,會先印在標籤貼紙上,再貼到信封面;郵票方面,因常不到郵局指定數量,不能用他們的蓋印服務,要手動貼上,如何貼得快,又是一門手藝。有些新聞稿夾帶相片,更花功夫,相片要計好數量沖印,然後又要預備文字介紹,打好、印好、貼好在相對的相片背後,以供傳媒採用。

───這些手作功夫,加起來,甚花時間,所以有時量大時,由客戶出資,外判找「小童群益會」代辦 lettershopping。


還要替寫戶剪報,若在報刊上有關於客戶或他們旗下品牌的報導,便要剪存下來,尤其是在推廣活動之後,有幸得到不少覆蓋率時,更不能錯過;有關剪報,有時待日後用作宣傳之用。群多報刊,要及時發現到有關報導,也不容易,有時走了眼,過了一天報紙買不到,便要向報館補購;就算在當日發現,到報攤去買,很多時也不能在一家報攤買足的,又要到處去尋找購買。

有些資訊,純文字為主,可以大量發放,又沒有電郵,傳真是一種方便工具,不過總不能找個人站在傳真機旁,不停放紙、按號、等完成、再放紙、再按號的,所以便利用 WinFax 軟件。每天下班後,啟動電腦不斷傳出資料,有時聽到錯誤傳到電話號碼而非傳真號碼處,有人接聽的聽音,打擾到別人,真是不好意思。

垃圾電郵多,雖也煩人,總在收件人來說,算是「零成本」的,所以投訴較少;宣傳的傳真,始終會花費收件人的 Fax 紙,所以常收到電話叫我們不會再傳過去的。這類問題,現在也鮮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