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1日 星期五

「全人教育」之惠

正在讀「正義──一場思辨之旅」 ( 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 這書。讀得很慢。很久沒看關於道德及倫理方面的書了。


身為「香港浸會大學」的畢業生,受惠於它的「全人教育」( Whole Man Education ) 概念,就讀時必要在所選科目中夾雜若干數量的宗教及倫理科、體育科、非主修科目。「應用倫理」就是當時選修的其中一科。

在工作上,愈來愈感覺到很多工作都是需要全材的。──不需要真正自己動手的工作,也可能因為需要監管別人,而要有起碼的認知。早有基礎概念的話,即使要臨時生吞活剝一堆硬資料套用,也還可勉強應付一陣,而當日若不是學校有個強迫機制,大家又怎會肯調動寶貴的時間,放在非主修的學科之上?

現在兒童教育,大家都閞始覺得「通識」是需要的,但卻不大明白應如何培養。這真是社會所界人士的一大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