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0日 星期五

看蕉

家中常有香蕉,通常一梳剛吃完,一兩天之後便會見到另一梳在同一地方出現了;有時甚至不同家庭成員會同時購買了。

我個人口味,喜吃香蕉,次之是短小皮薄的「皇帝蕉」,然後才是大蕉。直至十分近期,我才知道「大蕉」原來即是久聞大名的「芭蕉」;卻不知「香蕉」本身有沒「正名」?鼠無大小皆稱老,香蕉卻是不論生熟好壞都是「香」的。


從不同途徑──包括在倪匡的文章中──都看過類似的故事:中國幅員大,不產香蕉的地方,人們不懂得吃,初遇上時便連皮咬。

其實愈懂得吃的人,愈會覺得香蕉難以處理,因為太過生澀便不好吃,但由「微熟最可口」( 即生出了俗稱「梅花點」的微小黑斑時 ) 到「全熟得糊爛了」的時間又不長,吃不及便浪費掉,怕浪費硬塞到肚子中,又造成心理壓力和不適。

嗯,想得複雜了吧?哈哈!

P.S. 收筆之後,到網上查資料,香蕉的「正名」,可能性包括甘蕉、芎蕉及芽蕉,謹此記下,留待高人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