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9日 星期日

大叔

剛看完的兩本日本漫畫,主角都是中年男子,即是我們平時口中的「大叔」。日本漫畫中,以大叔為主角的例子很多,我喜歡看的例如星野之宣筆下的宗像教授,和「危險調查員」奇頓,都是中年人。


從前香港的漫畫極多元化,主角什麼性格、年齡、樣貌都有,到了年輕一代的漫畫主筆,則愈來愈不喜歡也不懂得寫大叔角色,任何時候,主角都是青靚白淨的那類型。寫「秦始皇」,明明是十來歲的主角也要一個成年人般模樣;即使是中年人物,也要畫得面如冠玉,不見老態。

「小李飛刀」的主角李尋歡是個中年人,但你幾時見過由這小說改編而成的漫畫,把他畫得老成?古龍的遺作「獵鷹。賭局」鮮被畫成漫畫,若有其事,大家認為主筆會否真把主角卜鷹,如原著中所寫,畫成一個中年禿子?當然不會!我們看見連「天龍八部」中的虛竹,也畫得完全不醜樣時,便知道香港的漫畫是如何千篇一律了。

聽過有種說法:把故事集中在老年人身上,或是把老年人畫到封面上作招徠,都是會產生反效果的。此說法無任何根據。最近期的最佳反證,看邱福龍新編的「鐵將縱橫」中,幾位武林前輩和主角鐵縱橫比較,人氣比所謂「男一號」高出多少,便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