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2日 星期二

舊教科書

除了舊證件,執拾家中時還找出了些舊教科書。從前教育制度變動沒那麼頻繁,教科書的變動也沒那麼頻繁,相隔十年八年的同窗,書本都可以沿用,所以那些教科書熟悉的封面設計,令人很有親切感。

圖中一本是英文版本的「看圖作文」練習本,內容我翻看了一遍,沒什印象,但那個紅色的連環圖故事封面,卻十分容易辨認。


另一本「尺牘課本」,新一代學生定感陌生,因為現在連這一學科都取消了。「尺牘」一科,教導同學如何撰寫各式用途的書信,現在會寫信、寄信的朋友,還有多少?所以這一科被取消,是大勢所趨,或者說,是這學科「已完成它的歷史任務」了。

舉例說,書中包括有「上叔母 ( 答應代織絨線衫 )」及「給表姊 ( 請借跳舞服裝 )」兩課。寄一封信出去,再等對方回信答覆,往來之間,要花多少天?一個電話已可辦到的事情,誰還會倚靠郵遞辦理?

在我母校,「尺牘」這科,當年由女校長教授,常要從一班同學中抽出「幸運兒」,若不能背誦出有關課文的內容者,便要被界尺打掌心。受過此刑的學生,相信都是永誌難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