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日 星期一

扮燒鵝

燒鵝這食物,不知是否在部份人心目中是一種「夢幻之食」,聽過有不同的方法把其它食物扮成燒鵝。

例如炸豬大腸,便有「假燒鵝」之稱。炸大腸有兩種處理方式,一種是橫切成圓圈狀,另一種是縱切成長條狀;猜想能被叫作「假燒鵝」的應是長條狀的炸大腸,因為成品一面紅一面白在顏色上也較相似。

另外還有南乳,亦有「無骨燒鵝」之稱。整磚南乳,外皮呈紅,內裡見白,可能就是這種顏色對比讓人覺得與燒鵝皮肉相似,至於質感及軟硬度,當然十分不同。


家中每逢年初一會吃齋,我不喜吃蠔,童年時甚至連跟蠔同煮的食材沾染到些「蠔味」也不吃,在初一那天,生蠔及蠔豉煮成了兩菜一湯,簡直是迫到我沒有路走,於是餸菜之間,一整磚上面撒了少許沙糖的南乳,對別人來說是調味之用,對我來說便是主要且唯一的「餸菜」。

現在長大了,與蠔同煮的伴菜也會進食,而家中年初一上桌的,也未必一定有南乳,便漸漸與南乳久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