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0日 星期六

梁羽生的武俠小說

如果被今天網誌的題目騙了進來的網友,一心想看關於梁羽生武俠小說評介者,真是對不起,因為要說的偏偏是:至今我未看過一次梁君的小說。

在我未有機會開始看梁羽生小說之前,先看了金庸的作品,而且還有公共圖書館中,佟碩之寫的小書「金庸梁羽生合論」。當年覺得該書甚偏頗,重梁而輕金,立心不看梁羽生的武俠小說;之後得知原來佟碩之是梁羽生的筆名,覺得他此舉不夠厚道,更加強了想法,所以直至如今,果然一直沒看過梁羽生的武俠作品,只讀過他談關於對聯的書。


一直以為「金庸梁羽生合論」是直接寫成書的,近日讀許定銘「香港文學醉一生一世」書中談「海光文藝」雜誌,才知原來有關的那篇萬多字文章,是在「海光」創刊首三期中先作連載,後來才合訂成書的,而且此事,由羅孚主催。

羅孚者,是推動梁羽生及金庸在報紙副刊上撰寫故事,而使「新派武俠小說」出現之人,雖有朋友指出在梁、金之前另有作品,早具備所有新派武俠小說之必要元素,但也無損梁、金二人的成就,也無損羅孚的重要性;不過羅孚找梁羽生寫自己和別人作品比較的文章,這事商業上雖無可厚非,在文德上則不夠漂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