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9日 星期五

原始概念

很多東西,漸漸發展後,與原來設計有很大不同;當回頭再看到原始的設計概念,與眼前的現實相比,有時甚有趣。

例如一些著名的小說主人翁,本地如倪匡筆下的衛斯理、「亞洲之鷹」羅開,外地如阿嘉莎。克莉絲蒂筆下的赫丘勒。白羅,以及名聞天下的「七號特務員」占士邦等,皆有這樣的情況。

元朗有個入伙不很久的屋苑,名「世宙」,共有四幢住宅,幾幢樓人們就是以「第一座」、「第二座」、「第三座」、「第五座」稱之,即使管理公司發出的通告上面,也是如此叫法;近日我偶然看到一份該屋苑較早期的銷售材料,才看到原來四座屋苑,分別有「旭日」、「皓月」、「繁星」、「曉辰」的名稱。

屋苑以「宇宙」為名,四座大樓分別以「日」、「月」、「星」、「辰」為名,是設計者的一種巧思,不知什麼原因,這些命名給棄用了,只餘下平凡的編號稱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