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6日 星期四

假如有這樣的一場學運


雖說「太陽底下無新事」,在歷史洪流中,同樣的事情不斷重現,但即使是所謂「相同的事」,呈現出的面貌也是可以相當不同的。

假如有這樣的一場學生運動,後世評論參與者時,並不是正面地看待他們的行為,而是把他們定性為一個「反面教材」的,那會如何?假如這樣的一場學運,在民主發展的大方向中,仍然成為了重要的里程碑,不過並不是因為參與者的想法獲得後世支持,而是因為他們的行為,成功地刺激到一向被稱為「沉默的一群」或「沉默的大多數」的中間派變得活躍,更投入地參與政事,活動的參與者回憶當初,又會有什麼滋味?

假如一場學運的參與者,預算了的「犧牲」是被拘捕、留有案底、身體受傷、死亡,而最後發現在歷史主流之中,自己一番熱血下做出的所有行為,竟然只是一道「藥引」,成就了相反意見的大業,他們的痛苦,應是比起被拘捕、留有案底、身體受傷、死亡慘烈得多吧?

但是,這樣的結局,並不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