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8日 星期六

傳媒中立淺論

看了少許「無線電視」的「講清講楚」,訪問鄧厚江,主持人還是有搶說話的習慣,而且語氣各用字之間,也還帶有些引導性。可見他的心中,是有既定立場的;這本正常,但帶進傳媒工作中卻未必適合。


一直以來,大眾傳播媒體主張及推崇的是「中立」,全份報章,只有一欄是可以豁免的,便是「社論」,而社論最宜是具名撰寫的,文責自負。

在「佔領事件」中,看過一些傳媒朋友在現場透過Facebook發表的個人意見,看到「無線電視」多名電視部員工聯署向管理層表示不滿的事件,根本傳媒從業員都是不要求自己的報導客觀和中立的。

這也難怪,因為現今一代的年青人,從小看大的傳媒報導,本就是愈來愈多摻雜了個人意見的,到他們長大後,也加入了傳媒的工作,自己也是走同樣的路線。

從來都有無數話題是在社會上出現不同意見的,為何「佔領事件」帶出的紛爭那麼嚴重呢?因為爭取人士認為他們所爭取的,是「重中之重」,重要得可以假設別人必然也有同樣渴求的,重要得可以凌駕「法」和「理」的,才去到現在談也談不到,說也說不清的地步。

當有些朋友想保持「中立」、「平和」、「理性」,也會因為「太平和」、「太理性」而受責時,現在的香港已非大家一直認識的──或大家自以為是那樣的──優質香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