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1日 星期六

城大塌天花

天文台預告了會有大雨的一天,早上上巴士時,在元朗天氣尚佳,在油麻地下車時也不見異樣,但同事回到公司,說在觀塘一度雨勢大得像「紅色暴雨」的狀況。

後來便聽到「城市大學」整幅天花下塌的新聞。

這次事件,若是早些時日,發生在坐滿學生的考試天,傷亡會如何慘重?現在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是原本的建築結構已有問題,抑或是使用不當所致?相信這會是調查的一大方向。不過突發因素也不應忽略。

本來運作正常的水渠系統,遇上罕見的大雨時,也可能疏導不及,出現水浸,同樣道理,本來天花可以承受的重量,若出現了罕見的大雨,同一時間打在表面的水點極多,撞擊力加起來,會帶來多大的額外力度?又若去水系統排放不及,積水增加,又會帶來多大的額外重量?

也許像在火車路軌之間留下縫隙以避免熱脹冷縮出現問題那樣,這應是一開始設計時已經包括在內的考慮,但人力千算萬算,有時總不及天算,當很多人大聲疾呼地球氣候變得異常時,要把這種「非一般」、「百年一遇」、「千年一遇」的情況全預計在內,有時可能是「不可能的任務」。

今時今日,學校大堂、教會禮堂、大型購物中心的透光天花或天幕等,愈來愈大,而且為求恢宏或求美觀或是基於什麼特定的原因,在設計之時,粗大的支柱總是絕無僅有的,為了這種漂亮設計,大家又要承受多大的風險呢?真宜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