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2日 星期日

「不漏洞拉」

人生於世,哪個階段不是困難多多?不過問題過去了,回想之時,看起來總是細小輕微得多,甚至是當中的趣味,蓋過了苦澀,成為「美好回憶」的一部分。

近年香港受到所謂「假難民」的問題困擾,我們少時不也有同樣的問題?只是我們遇到的,還有「真難民」。

從內地偷渡到香港的人,採同千變萬化的方式,偷偷進入香港境內,然後又要在警察未逮捕到自己之前,抵達市區的範圍,那便是成功「抵壘」,可以正式申請拿取香港身分證,這個過程,從中衍生出多少電視劇、電影、小說,現在翻查記錄,仍然可知。

還有來自南越的難民───後來統稱「船民」。香港作為「第一收容港」,來自中國內地的中國偷渡者要「即捕即解」,反而來自南越的偷渡者則來者不拒───不是不想拒,而是不能拒。唯一方法,只是盡量作出廣播,讓正前來者知道將會被收留在「禁閉營」之內,而非自由進出社會,希望能阻嚇到多少便是多少。

這段廣播,反映出多大的社會問題?現在回聽,居然也只有熟悉感及趣味了。


P.S. 「船民問題」算是未完全解決,因為事件之中「聯合國」欠下香港一筆款項,「聯合國」卻賴皮地說要有筆錢是給與者講明是用以支付香港欠款的,才能把錢來還債,此事拖延至今,仍未埋尾。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SgkqCJpn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