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5日 星期日

愈活愈回去的島耕作

有句話從小看小說已見過,但現實生活中卻是沒聽人用過的,叫「越活越回去」;近年大家在如此語法上多用「愈」字少用「越」字,便是「愈活愈回去」了。

常叫我想起這話的,是日本漫畫家弘兼憲史筆下的一個角色島耕作───島是姓,耕作是名。


我們初認識他時,他是「課長島耕作」,即大約是香港所稱的部門經理;然後他的故事,有時是前傳,有時是後傳,分別描寫不同崗位時的掙扎故事,包括「部長島耕作」、「董事島耕作」、「青年島耕作」、「主任島耕作」、「常務島耕作」、「專務島耕作」、「社長島耕作」等等系列,或長或短。

最新連載的兩個故事,「會長島耕作」寫的是他作為集團主席的故事,「學生島耕作」就是職前的生活,已是一個打工仔標準職業生涯的兩個極端,在此以後,即使作者和出版社再能從中找到什麼空隙外添什麼系列,應該也不能太多了吧。

一個角色,能被利用到如此盡致的,真是絕無僅有。───起碼,我感覺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