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0日 星期五

簡單。幼稚

看了一冊馬星原 ( 馬龍 ) 兄的「歷史大冒險」,故事由他筆下的黑貓 A白貓 Q 穿梭時空擔綱演出。我覺得這書仍是以文字教育為主,漫畫只是用以增添趣味,功能不太大;而情節中穿插的惹笑元素也是輕量版的,未必可以博得成年人一粲。


要發展漫畫市場,除了要培養新一代創作人,還要培養新一代讀者,所以推出針對少年市場的讀物,可以理解;而作品的內容路向,「簡單」是必要的,我卻認為未必需要刻意「幼稚」,太過平舖直敘及簡化情節。

遙想當年的少年讀物,故事也有深度,例如「叮噹」( 現在的「多啦 A 夢」 ) 在短短的篇幅內,亦有齊起承轉合,情節中亦會包括多次扭橋;題材有時甚至會涉及時間旅行、因果關係,既抽象又高深,但小朋友閱讀及理解時,不會有困難。

那時我在看的文字版「西遊記」,已是大字足本的原著;就算看的是「新雅」所出的漫畫版,內容也沒有刪除很多。現今一輩比我們一輩更聰敏,個人意見是,創作人不必太過遷就年齡細小的讀者,他們隨著閱讀數量增加,自會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