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4日 星期日

莊。諧

正讀周佳榮的「香港報刊與大眾傳播」,書中介紹許多舊時報紙,內容分莊諧兩部,似乎大致上「莊部」對應現在的「新聞部」,而「諧部」對應「副刊」。

聽過許多次有人用「莊諧並重」、「亦莊亦諧」來形容一份報紙或一本雜誌,都只是把它當成一個普通的成語,以形容該報刊的資訊性及娛樂性兼備,從沒想過原來「莊」和「諧」是兩個部門名稱。


當然,報刊會有不同風格和路線,以報紙來說,有所謂「大報」和「小報」之分,一般而言,「大報」雖然也有「諧部」,內容會較嚴肅。

我們從小看的報紙,「諧部」───即「副刊」───都包括有小說和雜文,只是報格不同,小說和雜文的題材、用語、水準有異。可能因為百多年來所有的報紙也是如此結構,大家都不敢輕言改變;據說便是自「蘋果日報」開始,副刊中並不包括小說,而銷量又奇佳,大家才知道原來不刊登小說也是可以生存的。

現在我們喜歡閱讀的人,慨嘆報刊上的小說連載截然消失了,須知也是因為大家「用錢投票」後,出版者「在商言商」所作出的相應行為而已。像「荔園」、「利舞臺」、「亞洲電視」等,我們不想出錢支持卻又想它們永存,讓我們偶然想起可以懷舊一番,世上哪有這種好事?

於是,「諧部」的生態環境便大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