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9日 星期五

零碎


常聽到有人說現在的小說和歌詞沒有從前的好看/好聽,內容也不好記。我也有相同的感覺,並且仔細地想過,希望找出原因。

把不同文藝創作品的新舊情況比較後,我覺得問題的關鍵應該在於「零碎」二字。

幾年前有套電影叫「天機───富春山居圖」,被許多人評為爛片。我沒看過該電影,但從別人寫的影評中了解,它的毛病似乎正是上述我所感覺到的關鍵問題。

近日,到手一本舊雜誌,「電影雙周刊」第 76 期 ( 1981 年 12 月 24 日出版 ) 中,有篇石琪陳耀成訪問倪匡的文章,當中倪生談過電影編劇的一些情況。

石琪說:「我觀察到一個現象,新導演的編劇似乎技巧不錯,但卻不能說一個原整的故事。……」

倪匡答:「怎樣去組合、穿引非常重要。那時為編『唐山大兄』、『精武門』,李小龍來找我,列出全部橋段。我說既然你都心裡有裡了就自己去編吧!他不能。我說技術就在這裡───把碎片縫合。……我感到現時的電影普遍放棄結構,把片段炒雜碎而成,但求觀眾過癮。而觀眾也不太著意問為什麼。……」

倪生當年所講的,像是暗合了我一開始時所提到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