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0日 星期六

餘裕

亦舒筆下的小說人物,常愛使用特別大號的桌子;我偶然試過,經驗十分暢快。

所有正使用、待使用、可能使用的物品皆在伸手可及的距離,用時可以到手,不用時可擱在目光之外暫且不理,讓人有一種游刃有餘的感覺,可惜不論在辦公室或家中,地方淺窄,可以這樣做的次數並不多。


用垃圾袋清理垃圾時,可以獲得相類似的感覺,而就我個人而言,這方面的經驗次數比較多一點。

打開一個大型的垃圾袋,執拾東西時遇上不要的,隨手一拋已必然命中袋內;東西跌進袋子中眼不見為乾淨,本來亂七八糟的地方很快便可以看來像樣;袋子夠大,便不必擔心很快裝滿。本來散佈各處的廢物匯聚一處,空間頓時增加不少,會頓時令人精神爽利。

有朋友的理財目標是:日常購物消費時不必先看價錢。

───這當然不是說要把財富累積到任何時候進入任何地方購買任何東西,都可以買得起的程度。自己平時喜歡到哪些地方消費,大家心中有數,而那些地方的價格水平如何,也大概心中有數;當偶爾興起,突發地出現額外的消費,例如說在用餐時,興致一到點了枝紅酒,不必事先問清問楚及仔細計算,也知道自己可以付得起,只是這樣的一種鬆動。

當生活的各個環節,都可以做到有餘裕時,即使餘裕的並不多,那種心安,是筆墨難以形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