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日 星期一

自由與民主

一般說法,「自由民主」是個綜合詞彙,不過大家都知,「自由」和「民主」是兩碼子的事。香港一直在民主方面,都受到局限,而在自由方面,程度極高,這一點,早陣子倪匡先生在陶傑的節目中指出過,不約而同地,投資界的黄國英也在「香港電台」的節目「六十分鐘新視野」中提及。

「民主制度」比起「獨裁制度」,決策時間更長,架構維持成本更高,但日漸受到更多地方支持,是一個類似投資市場中,「風險──回報」的考慮結果:獨裁政府視乎當權者本身素質,可以是達到完美的 100 分,但也可以是低至地獄的 -100 分;而民主政府可能永遠無法達到 100 分的境界,但波動起伏較小,或者很大比例上,譬如說,便是在 70 分加減 20 分 ( 即約 50 至 90 分之間徘徊吧,差極有限,不會墮進地獄。


有些人能接受銷售行業收入的波動,有收入時可能上百萬,沒收入時可能半年餓肚皮;有些人不想承受如此巨大起伏,零可放棄平均百萬年薪,而穩定地每月支取二三萬元收入。一切視乎個人取捨。

有些國際知名的企業,都是相當「一言堂」的,但在有點兒偏執狂的獨裁領導管理下,獲得驕人成績,「成敗論英雄」,大家便不會說那些企業的管理中缺少了「民主」成分便足以致命。有些企業長期保持著「Good」已很滿意;有些企業會冒失敗的風險,而追求「Best」。一切視乎公司的取捨。

「民主制度」相對「獨裁制度」,最大好處是前者的決策層,其權力會受到法治的監督和限制。若一套「民主制度」的建立過程中,是採用了傷害法治的手法來爭取,又如何能令人有信心那套建立起來的「民主制度」,仍能公平地進行法治上的監督?這正正就是香港面對著的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