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9日 星期五

歧視?

年前到台北旅行,在火車站甬道看到一夥外籍青年席地圍圈而坐,我也有過類似的疑惑;後來在香港地鐵車廂中,不是很擠迫的時段,也見過幾個金髮背包客坐在地上談天,同樣,我也覺得不算太大抗拒。

大家撫心自問,同樣的場景,同樣的行為,「演出者」是香港華人、中國內地人、歐美白人、南亞裔朋友,觀感會否有所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