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5日 星期二

從迷離傷殘案看市民質素

「疑是擄人後再以釘書機書釘傷殘身體」一案峰迴路轉,主動召開記者會揭露情況者,反而被拘留調查。

有人說「用書釘如此自殘身體」的行為難以置信。誠然,但「被用書釘如此傷殘身體後,把書釘保留那麼長的時間不去拔除,期間更如常生活行動」,就算不是更匪夷所思,不也起碼是同樣的難以置信?


現在的香港市民,涉及政治因素的事件時,常出現「相信的便無論如何都相信,不相信的便無論如何都不相信」情況。這「無論如何」,即是罔顧事情的客觀真相和各樣可能性的相對高低,以自己的感覺或目的為支持一件事情與否的關鍵。這樣的公民質素很低,而當優質的民主制度遇上低質的公民時,情況可以變得極差。

人們常在討論民主制度的好壞。情形可能是:就算民主制度是極好,也許還不適用於香港,因為以香港市民普遍的質素來看,還不配擁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