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7日 星期六

特權

鄧小平辭職退休後,便是一個平民。當然,對於軍政兩界,他極可能還會有著實質的影響力,但起碼在表面上,他的確變回了一個平民百姓。

一個「候任議員」,既未宣誓就任,就還只是一個普通市民。當然,即使是一個普通市民的意見,政府官員也應該認真看待的,但是政府官員接見一個普通市民,也不會如此招搖高調吧?打著「候任議員」的頭銜到處去接受訪問、發表政見、投訴政府、責問官員的,算是怎樣的一種「特權」?

若說現任議員看醫生時,醫院主動調動診療的程序,令議員加快得到治理是「濫用特權」的例子,則「候任議員」的那種權力,更是奇特中之奇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