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6日 星期五

初版蔡瀾文集

並不完全齊集,但斷斷續續地藏下來,家中的亦舒小說和蔡瀾散文集都已有一定數量。

亦舒小說和蔡瀾的散文集都是流行讀物之王,未必本本十分好看,但都有一定質素,沒書可看時隨手抽一本出來閱讀,都肯定不會失望。

蔡瀾的文集銷量佳,常會再版,所以同一本書,會有不同的版本和設計;近年出版社時興從個別單行本中抽出話題相近的文章另行結集成書,又會出現新的版本。

很多年以來,蔡瀾的書都是由蘇美璐繪畫封面和插圖。蘇美璐的作品以作者的文章作基礎,畫出神髓之餘,畫作上的細節又似帶著額外的訊息,情節豐富,耐人尋味,獨立出來看都是一幅幅的藝術品;變成封面,襯托蔡瀾題材多樣化而趣味十足的文章,成為絕配。


由蘇美璐繪畫封面的蔡瀾文集不是不好,那是另一種的美;較早期版本的「天地圖書」版蔡瀾文集,簡樸實在,則是另一種美態。

那時的封面設計,都是左下角有「蔡瀾」二字的印刷體,下面有相同二字的印章,一陰一陽;右上角毛筆寫上的幾個字書名,則是蔡瀾父親蔡文玄的題字。十多本書都是如此設計,單調而不沉悶,簡單而顯大方,拿在手上,叫人有種愛不釋手的感覺。後來的版本設計,高級了,豐富了,華麗了,卻再沒當初的味道。

若再要細分,那些簡樸版本中,有些封面沒有過光面膠的,更美。

據知蔡瀾的文集,書名初時是全採用蔡文玄老先生的手稿;後來沒有現成的佳句,便把零散的文字拼湊起來而成;再後來,便全由蔡瀾自己執筆了。印象如此,不知有否記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