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4日 星期一

「老子」一小步

一直有個念頭,要用自己的說法,演繹「老子」。早陣子,看到Facebook的二手書籍交易區,有人出讓一本「商務印書館」的「道德經」,是我手上沒有的,便洽購了,看了之後,有所得著,但亦有所失望。


像許多市面上討論「老子」的書一樣,這「名家大手筆」版本的「道德經」,除了原文,也有白話語譯,但是有關翻譯,只是在解釋個別字眼時幫助較大,對於整段文字的意思,說是譯了,但看了也不太明白;有好些地方,原文的上下句子之間都沒有連接詞,譯成白話後,句子之間也還是沒有連接詞的,這樣的文章,真的有看到,沒看懂,譯或不譯,也差不多了。

這種「翻譯」手法,並不是我想要的那種。不知為何,我總覺得讀來十分艱澀的「老子」,其實只是作者一篇平白道出顯淺道理的「論文」,只要「譯」得其法,行文用字猶如日常所讀的報刊雜誌文章般,大家一看便明白意思是什麼。──至於是否接受那便是另一回事了。

現在,這個計劃,只算是踏前了一小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