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日 星期五

備份的依賴

以前會把往來電郵作備份,後來基本上電子郵箱容量變成無限,電郵收發頻率又愈來愈高時,已未進行這動作久矣。

對上一次把電郵大量備份,因為 Sina 取消有關服務,不及備份的電郵,可能會永遠消失了。現在使用中的幾個電郵戶口看來都沒關閉風險,危機意識便低了;像 Whatsapp 般的對話軟件,則因往來使用程度已到了大量至無法備份的水平而沒進行,但我們又偏偏依賴它們保存過往的通訊記錄,其實很冒險。


老朋友的 Facebook 戶口突然被封,事先亳無通知以作準備,之前和許多人之間的通訊,頓時消失無影。從我的角度看,在 Messenger 處還可看到他那戶口,而開啟後也還看到我這面所寫的文字,他那方面所有之前發來的訊息,都已看不見了。那朋友平日出售一些二手物品,多以 Messenger 向準買家報訊,準買家又在該系統中作實要買什麼,及跟那朋友協調交收安排等等,一下子,連哪些人需要聯絡、有關什麼物品涉及之類,都不知道了。

在朋友的例子,據知 Facebook 容許重開那戶口一段短時間,不過已經看不到的舊 Messenger 再也不會重現,朋友只能以該戶口名義貼出公開信,呼籲有需要者主動跟他聯絡,如此而已。

我使用 Messenger 不太多,但若在 Whatsapp 中某一兩位朋友出現這種情況,已經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