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日 星期五

容錯


施仁毅兄在 Facebook 貼帖,談到他使用 Photoshop 軟件的感想。

像有些人會用「Xerox」作為「影印」的動詞,及以「公仔麵」叫法統稱即食麵那樣,Photoshop 絕對是個經典產品,它面世後用電腦軟件修改圖檔這動作,就叫「PS」或索性叫「P 圖」。

仁哥說到濫用圖層形成檔案不必要地巨型的現象。我覺得這在本質上是用盡「Undo」功能的現象之反映,把成品拆成極小的元件,每個元件都可在事後刪除或修改,備留日後修圖時需時較少的便利,寧可現在架床疊屋多花些時間;日後真要大幅修改時便可見這方法聰明,若不必修改時,這便是個笨方法了。

現代社會現象,既有可以「反手改錯」的機會,工作時便不夠審慎,例如歌手錄音也不必全首歌曲一次過唱得好,就算每次只錄好三幾個字,事後也可以結合成為「完整」作品的,創作及工藝的水準,怎不變成遠低於從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