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3日 星期五

零之洞

到書店去尋找一本雜誌,偶然發現許定銘先生有新作「書鄉夢影」,立即買下閱讀。

這書設計甚佳,封面樸素淡雅,內容字體略大而字型漂亮,讀來舒服;一文多圖,又是全彩的,美觀性及資訊性兼備。這本書拿在手中,有種愛不惜手的感覺,要挑剔的是書中有個排版小問題,令我不能暢快。


近年我寫自己的文字,凡年份等遇上「零」字,都是採用圓形符號「○」,例如「一九八零年」便會寫成「一九八○」年。我見現在不少朋友都是這種習慣,不過在實務上,有人用符號「○」,有人用數字「0」,也有人用大楷英文字母「O」,並無固定。而在這書中,編寫也是用這方法,不過所見的用字,都是一個個圈圈,卻是以不同方式處理的,就算同一版面,出現多處,也不統一,這便很礙眼了。

這類談文學源流的書,人名、書名、出版社名、地方名、機構名等等甚多,校對不易,有時校對者還不一定能查找到正字,主要得靠作者確定,在這方面若有出錯,反而可以理解。在排版上容許如此顯眼的前後不一格式,卻是難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