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0日 星期三

西洋偏方


身體微恙,康復至一定程度後,便似停住了,但仍有點腹瀉的感覺,竟日不止。

再一次的突破,不靠夢境,只靠記憶,想起有人說過西方有道「偏方」,若遇上輕微腹瀉,則喝上些「七喜」( 7 Up ) 可治,於是尋找;一時之間找不到「七喜」,同是檸檬汽水,便以「雪碧」代之。

喝了「雪碧」,情況果然又有所改進,到底是心理作用,或是時間所治療,或是其它原因?不得而知,也不大想去深究了。

這次不適,居然便在兩種品牌飲料「夾攻」下遏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