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30日 星期三

忽然罷工

倫敦地鐵工人罷工,市民大為不便,當然怨聲四起。香港也會有遊行、示威、罷工、靜坐,但沒有外國般突然,大家容易有所準備。

但又能如何準備呢?長途的交通,不是隨便找哪種替代工具便可以應付的。難道在香港沒有鐵路的話,我便踏單車從元朗到油尖旺區上班?

但若不另找方法也是不成的。假如說因為鐵路工入罷工,公司休息一天,以方便員工;罷工如果持續進行,難道公司也一樣長期停工,與罷工者共存亡?


聽聞外國罷工,除了突發,規模也大,工會旗下,全民動作,社會必然感覺到不便的壓力。香港的罷工,事前及早知會,規模又會控制得,把對社會造成的不便減至最低,做事始終留有餘地,真是文化大不同。

但當然,像外國的工會勢力之下,製造出的極大不便,是較容易榨取到他們所要目的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