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1日 星期五

替人豪氣

香港的「佔領行動」之下,有人說生意大損,有人說影響不大,也有人說生意反而增加了。不論是「黃營」或「藍營」,恐怕總是能找到一些個別例子,把它們視作最具代表性的情況,加以發揮,用以概全,便可以支持己方的論點。

我認為即使在股市,在所謂「股災」的日子,也未必不會有逆市上升的股票,何況「佔領行動」只發生在局部地點,任何行業中有人受影響有人不受影響,是十分自然的事。


受影響的人多或少,也許都不是關鍵所在。問題是:我們為何能根據自己的承受能力,而代別人作出慷慨承諾?

參與「佔領行動」的人可能不開工一兩個月都對生活無損,但因為有關行動受影響的小商戶,生意減少了而請工人暫停開工,那些「餐搵餐食餐餐清」的低收入朋友又是否能抵受得住?

在遙遠的記憶中,有過一次舊朋友的聚會,本來大家計劃在茶餐廳進餐,後來有人動議,多人和議,集會地點變成了一家頗高檔的西餐廳。當中有一位朋友家中財政是比較緊絀的,大家當時似乎都忘記了,而我和那朋友又都不好意思提出異議。那一頓飯,吃得很不自在,甚至要刻意迴避那位朋友的表情,因想到那一頓飯的錢,可能已花去那朋友本來要作一星期花費的預算了,我怕再多看幾眼,心中更不忍。

豪氣干雲的朋友,慷慨自己的那份便好,替別人作主說「短暫的/小小的影響就容忍一下吧」,又豈是民主及公義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