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7日 星期日

「香港飲宴述舊」

「香港電台」的節目「講東講西」,之前不時在網上重溫,「佔領運動」時期,各個節目主持不論什麼題目,都理直氣壯地夾雜政治評論,我聽得沒趣,便轉而看電視節目的網上重播。

近日心血來潮,到官方網站上看看,正好見到在聖誕當日,題目是「香港飲宴述舊」。題目已經吸引,加上主持人是劉天賜馬恩賜這配搭,更合口味,便重拾這舊習慣。

這集嘉賓是鄭寶鴻先生,他對香港歷史源流向有考究,在節目中略談了些舊日飲宴菜式和「聖誕大餐」,又兼及石塘咀娼妓及當時經紀的生涯等,趣味十足,但是這樣的題材,聽十多小時都不會厭膩,兩小時不到的節目,聽到的連「隔靴搔癢」都不大談得上,實在無奈。


從前飲宴,飲食和談天聚舊兩大目的並重,除了上菜時間快慢有致,菜餚製作也嚴謹得多,有時吃到質素較差的,也可以分辨得出是食材的平貴和新鮮度、師傅的功力問題等等「先天因素」所致,製作者已經盡力做到最好;現在的酒席,當然上述的「先天因素」仍存在,但更大問題是出在「後天因素」上,製作者不用心,馬虎應付,本來使用較遜色的食材也可以有不錯的效果,結果卻是連及格都做不到。有些飲宴菜式,比起平日上館子幫趁的小菜套餐水平也不如,真是哀歌。

當然,市場上可以讓那麼多質素低下的食肆長期存在,也和食家的識見和要求下滑有關,顧客要求日下,生產者的出品才可以打馬虎眼過到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