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3日 星期四

吊癮


從在出版社工作的朋友處,拿到一份打印的文稿,用的是「環保紙」,即是其中一面已經使用,另一面仍然空白的那種。這種紙張,出版社內存在甚多,不能用於正式公文,但一般的閱讀之列印,正好物盡其用。

就是在那已用的一面紙張上,常可看到未出版的書本的一瞥,讀起來,很吸引,但可讀到的內容卻很少,而且還不一定是連貫和順序的,那便叫人十分吊癮。

那些「未成書」的吸引處,不一而足,可能是題材吸引,可能是作者吸引,可能純粹是內容寫得好。這些書,一鱗半爪地閱讀時覺得好看的,會否當有完整一本在我手上,任我閱讀時,反而不會提得起興趣呢?我常這樣想,但卻又沒有機會做到「實驗」,所以至今仍是一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