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日 星期一

記性雜錦

早兩天寫了篇「一個人的集體回憶」,得到老友楊兄傳來訊息,原來他不但記得「鮮事知多少」該書,更說他還記得「有篇講肛門括約肌厲害之處,有篇講『查泰萊夫人的情人』係一本很好的料理農務指南」。書中果然有這兩節,都多少年了,他的記性實在太利害!


不同人有不同的記憶方法,在別人眼中,都很利害,例如有些朋友,每當談及舊事時,便可以告訴你「那是XXXX年的事」,我便覺得驚詫。

又有些朋友強於記憶與數字相關的資訊,電話號碼、機身編號、股票編號及股價、賽馬比賽賠率等等,但凡這種資料,不必筆錄,交託給他們聽一遍,他們便替你記住了。

有些資訊,記得的朋友自己可能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但在我等凡夫俗子看來,還是要說聲佩服。我至今都記不清楚「十二生肖」的順序,有些朋友卻把更不規則的「十二星座」順序及起迄日子都記得清清楚楚,一聽到別人的出生年份或出生日期時,便即可道出那人的生肖或星座,也是要寫個「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