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2日 星期三

香港之死


那不是「藐視法庭」、「藐視法律」是什麼?看電視台訪問「佔領行動」現場的示威者,看他們的表情,聽他們的語氣,咀嚼他們的用字,把他們針對的「禁制令」換成任何某某人的名字,大家立即便能下個結論:「他們藐視某某人。」

示威者即使不會散去,明擺著東搬西移,執法者開一隻眼閉一隻眼,存在轉圜餘地,事情還可以拖延下去;若示威者堅持留在「禁制地帶」而政府又不去執法拘捕,那麼大家都可以輕鬆下來了,因為香港都已即時死亡了,哪還用去爭取什麼明年福利?

許多人許多人,包括倪匡先生數十年前寫的「追龍」,都是假設香港會死於不愛惜這地方的執政黨派之手,誰也不會想到,她竟然是會死於十分愛惜這地方的市民手上吧?

若香港真是這樣死去了,也真不枉她的傳奇一生,從開始到結束,傳奇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