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日 星期一

蝸角之爭

一位親友,身染危疾,由於當事人刻意隱藏,我們一家到近幾日才獲知消息。聽到的消息,情況不樂觀。

不很久之前,接觸中的一位業主離世了。在洽談事務時已知他身患重病達兩年,與他一起跟進事情時他的精神也很好,但一下子惡化了,進出醫院幾次,便過身了。

這天,網友敖飛揚兄因憶他近日癌病去世的弟弟,而寫了段文字,貼了在 Facebook ,得他同意後轉貼如下。

所以人們常說,我們年紀愈大,看著朋友離開的機會便愈大。


韓國受病毒的威脅;日本受天災的襲擊。香港的危機是什麼?無非是「人事」二字而已。相對起別國真正殺身的危險,簡直是蝸角之爭。

有人跑到別國去訴苦,就像我們有些朋友,跟家人或伴侶吵架後,找個朋友吐苦水那樣,作為朋友,最多也只是借出耳朵吧,還可以有些什麼具體事情做出來?根本自己的煩惱都忙不了,難道還跑去管東家西家的事?到處訴苦的人,倒以為自己家事真的十分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