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7日 星期三

冷凍記者


天氣嚴寒,不少人欲上高山觀賞下雪/結霜「奇景」而被困。事件中警察及消防等紀律部隊備受讚揚,但不少人忽略了同樣辛苦的記者朋友。

有人批評紀律部隊人員做的只是份內工作,面對的任何挑戰,都是收取高薪的代價。即使如此理論說得通,恐怕以記者的薪酬便不能受到同樣的苛刻要求。

記者同時留守在嚴寒的環境中,也同樣要到處走動,而配套設備應不會及得上紀律部隊齊全,他們的辛苦程度,只會更高;沒有了他們的報導,我們身在家中,便不能知道山上的情況,但提及記者辛酸的人卻很少。

而且記者的車子要停在就近支援,唯有非法泊車,即使警方先作了警告,也無可奈可,要硬接告票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