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8日 星期四

沒沒無聞 vs 短暫而燦爛


黃玉郎的經典漫畫「龍虎門」,以「新著」的方式,重新起步,多年來,除了早段時期,整體並不算成功。書是繼續出版著,但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角色和劇情都甚少。

有個角色白仇,本來壯烈犠牲了,後來作者又令他重生,之後斷了的雙臂換成了機械臂、失去記憶、成了大奸角的乾兒子等,愈來愈走樣,令到讀者叫苦連天,慨嘆不如當日由他壽終正寢更好。

一個角色,寧可長久存在而不能惹人注意,抑或壽命短一點但可以叫人永遠懷念?這個本來就不是容易做的抉擇,何況很大程度上,選擇權還不在創作人身上,而是在讀者或觀眾的身上。並不是創作人想造成什麼效果,便一定可以達到該效果的。

白仇這角色的轉變,是否真的絕對不能接受?我覺得未必。歸根結柢,最大原因,只是因為故事寫得不夠好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