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4日 星期四

金古有別

正在閱讀「本色古龍───古龍小說原貌探究」。這書內容十足,硬殼精裝,不能隨身攜帶,所以應要多花一些時間。

金庸古龍的武俠小說都是大致上讀齊了;初看後多年間,又都陸續重看過不少遍。金庸的小說名聲較響,文學素質也獲較高評價,不過我重溫時,卻是以古龍小說為主,在比例上高出重看金作許多。


看金庸的小說,因初讀時都會較仔細,加上重溫之時,較大的懸疑例如「天龍八部」中的「帶頭大哥」是誰已心中有數,趣味始終有所削弱;看古龍的小說,卻常覺有新意,好像總有些細節是之前沒讀到的。

我一直以為主要原因是因古龍作品中,多以短句成行,又多二人一來一往的對話,初讀時一目十行地閱讀,已可掌握情節脈絡,所以有些段落或文字都沒上過心,重溫時發現,便覺新意;但現在據「本色古龍」的作者程維鈞考究,可能根本我當年所讀版本,是刪減了部份內容的,致有如此情況。

───當然,可能兩者都是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