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5日 星期一

香港社福

這一兩年,親友間利用社會福利的措施例子不少,雖然未至於說可以令人無憂,而且本身使用者或其家人亦需要頻撲走動,但這些福利,從來都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不會找到所謂最好的情況;在問題出現時,有些援手,可以舒減一下心理壓力,已經很好。


近日有個話題,關於涉嫌濫用長者的「醫療券」。

我知道有些情況,長者十分健康,怎也用不完資助的金額,診所方面可能半醫治半保健地,開出一些補充劑,協助增生軟骨、保留鈣質等等;既有政府津貼,實報實銷,本來可有較便宜而又效力差不多的選擇,但又何必替人節省?這等可省錢而沒省的灰色地帶例子,算否濫用,有點難說。

政府在市民進修方面,也有資助,不也是有許多教學機構推出許多五花八門的課程,打電話 Cold Call 人們上學?有些課程類別,頗「無厘頭」,但我們又怎去爭拗說這並無市民需要?既要走寧濫勿缺的方針,濫用情況,便只能規管,不能根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