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8日 星期四

奇情小說與「邦」片

在收藏的舊書中,有本馮嘉的「花之地獄」,是「二十世紀豪俠龍約翰故事」系列之一,由「激流出版社」所出,年份不詳。


翻閱舊書,常在微小處看到精妙,這一本書,內頁最後一版有總代理「陳湘記書局」的廣告,上有兩個系列的書目,「二十世紀豪俠龍約翰故事」有 18 個故事,「金蝙蝠羅傑故事」有 7 個故事,猜想是較為早期的資料,更有可能反映了各故事的先後次序;在之後有些書中,包括當中的一些書名,已經不再分清系列,全混在一起,就在馮嘉名下以「偵探小說」總括起來。

更有趣的是兩組書目之上,有段文字,先有「馮嘉」二字在先,更有一個冒號在後,感覺上像是一段專訪,那段文字真是出自馮先生口中般。該段文字全文直錄如下:
有人懷疑「邦」片之類裡面有太多馮嘉創作的「龍約翰」的形象;理由是「龍約翰故事」的出現,較之「007」還早得多。我們對此,不加置評。不過,「龍約翰」較之「007」突出的是,他是個黃臉孔黃皮膚的中國人,使我們產生了親切感。至此,那些一會兒出生入死,一會兒享盡溫柔的細節,已用不著多所介紹了。
根據「維基百科」,James Bond 的首次登場是在 1953 年的小說中,卻不知文中說比「007」「還早得多」,是指原著小說,還是所拍成的電影?

我個人一直認為,本地在 1960、1970年代十分流行的眾多奇情小說之出現,與「占士邦電影」的大賣,有著直接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