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7日 星期六

學普通話


與從上海來的友人以普通話聊了兩三小時,要對方極度包容,努力揣測,加上紙筆輔助,真是有勞了。

從前上學不像現在已有用普通話授課; 上過普通話學習班,勉強到了中班,結果仍聽說不到普通話。曾到一家公司面試,主管說所聘崗位要常赴內地工作,但不懂普通話不打緊,因到身處內地時,當迫於要講,一兩個月內定可說得流利,我認為這是至理,不過我一直未有機會身陷這樣的被迫環境。

遙想當年京港直通火車初出現,有想到乘搭赴京旅行,希望有那 30 小時的實際操練,可以幫助學習普通話,最後父親介入,獨自旅行變成三人行,坐火車變成乘飛機,而日常活動安排又有能說普通話的父親友人包辦,計劃便面目全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