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7日 星期二

理順

近日又有一頓飲食,又再旁聽一班老友聊天,又再把一些舊事進行筆錄。

前塵往事,常常只記在當事人的腦海中,有人記漏,有人記錯,唯有把不同的人所記得的都記下來,點點滴滴,組織起來,才能令局外人對於當時的情況有個大約概念。


筆錄往事,我覺得最難一項,是在理順,特別是想要跟著時間線把事情排序時,最花工夫。有時當事人談到往事,能說出明確年份,有些則說是「我在 XX 歲時」,有些則把經歷和大事掛勾,例如「香港回歸後不久」;當大家所記日期都與事實有出入時,便彼此接不到榫了。

最近的這宗記錄,涉及許多已結業多時的公司名稱,本來以為公司註冊有官方系統可查,但有些記錄可能太舊了,現今的電子記錄系統中都搜尋不到。一些年代較近的公司,也不易搜查;常見的情況是我們掛慣口邊的公司名稱,其實不是完整名字,有時明明找到了,也是相逢不相識,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