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0日 星期六

逍遙游

頗晚,在元朗一家茶餐廳的廂座安頓下來。等待食物之時,手上拿著一本書,正讀著消閒,忽然便看見了收銀機旁邊的那缸金魚。

魚缸不小,金魚卻只一條。和常見的金魚缸不同,雖然水平面處看到水波有些動靜,但水中沒看到有水泵和電動機帶動的滾滾氣泡;水是靜的,魚也是靜的,我看到牠時,牠就那麼停了在水中的某個位置,像在琥珀中遭凝住了的昆蟲。

魚缸沒有傳出氣泡聲音,金魚沒有動靜,我看著牠,也沒有了動靜,忽然感到很安祥舒服。

老闆娘也察覺到我注視著那金魚,在玻璃上輕拍了兩下,那魚驀地驚醒,轉過去近老闆娘的位置動了幾下,後來,又慢慢回到我最初見到牠的那地方了。

好像是睡著了?真逍遙。


童年時家中也斷續地養過多年金魚,不過也已是陳年舊事了,對於那些金魚,沒有很深記憶,只記得餵飼的食物,最早是紅蟲,後來便是包裝的乾糧;乾糧有種是大如棉花糖的一團,有種是紅綠交雜的小粒。

猶記得有次躺在尼龍床處看書,某人把一顆那種如棉花糖的魚糧給我,我眼睛仍停在書上,信手接過,自然地放了到口中。幸好及時吐了出來,沒有咀嚼及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