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8日 星期四

獨。善其身


拖延良久的政改方案爭議,終於以一個令人意外的局面收場。

在頗長的一段時間內,看到兩方陣營,大同方向中又不斷湧現小異;大家都像佈署了一些策略,最後效果亦未如理想,機關算盡太聰明。有些議員,看得出有所掙扎,若果他們並不屬於任何組織,只作為獨立議員,完全跟著自己心意去投票,是非成敗,也許都會比較愉快一點。

「佔領行動」開始至今,我個人最大的得益,是順利地從兩個團體中退了出來,還原自由身,行事發言,只需本著「責任自負」的原則,不必再顧忌團體的形象,頓時輕鬆了不少。

兩個團體,當日都是因偶然遇上,我又好事地沾手某件工作,才忽然擔起了一些責任;其後推卻不到,關係便延續了。這次趁勢撤出,而不必大家撕破臉皮交惡收場,算是 Happy Ending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