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3日 星期日

購買記事本,釘裝方式是一大分類元素。

薄裝的我喜歡「騎馬釘」方式,貪它可以用盡中間的位置;較厚的本來是喜歡熱溶膠方式,但每當把內頁撕走時,便會弄至其它的部分掉頁,很麻煩,便退而採用圈裝的。

選擇圈裝也有煩惱。以不阻礙手腕動作以及美觀程度來衡量,都應是細圈較佳的,不過圈子太小的話,要把內頁翻轉 180 度時,便不俐落。

現在有些主要以穿線結集的記事本,算是平衡得最好的了,可以用盡中間位置,可以平放,甚至翻轉 180 度來使用,雖然想從中撕下一兩頁來時,仍免不了要牽連到其它的內頁掉下,但害處已經算是最小了。

忽然有感,因見有一張美圖,繪畫者使用的本子卻是圈裝的,跨頁畫作中間被一排鐵圈砍斷,感覺很可惜哩。